【許毓仁・專訪】 一場未完的仗:爭取平等同性婚姻 先要向專法說不⁠⁠⁠⁠

撰文: 伍詠欣、關震海     攝影: 梁俊棋、徐子豪

24 May 2017

今日下午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全亞洲屏息靜氣等待結果。台灣憲法法庭宣佈,民法未允許同性結婚是違憲,並指示立法機關需要於兩年內,完成法律修正或制定,意味台彎很可能成為全亞洲首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方。

在法庭宣判兩小時後,台灣總統蔡英文在Facebook發文:「釋憲結果不是勝負輸贏。無論大家對同婚議題的立場是什麼,這一刻是我們將周遭所有人看成是自己兄弟姊妹的時刻。」對於支持一方,這確是一場「勝利」。

一直與民進黨合作致力修改婚姻法的國民黨立委許毓仁斬釘截鐵說:「這是一次勝利,是同志平權運動的里程碑。」這場同婚合法化的仗,許毓仁對「兄弟姊妹」的立場比同黨立委都要清晰。

許毓仁認為釋憲之後,迎面而來的焦點是:修改現有民法,還是另立專法?同志平權團體一直希望能夠達至真正的法律平等,將同婚納入民法。即使許毓仁相對悲觀,他寄語同路人:「運動還未結束,立法院要在兩年內完成修法或立法的工作,希望大家一起努力,走完最後一里路。」

異性戀為同性婚姻發聲 台灣同志不孤單

平權不一定由同志撐起來,三十九歲的許毓仁非同志,參與平權運動近十年,小時候走的路跟平權沾不上邊。許毓仁小時候的志願是在夜市「炸鹹酥雞」,畢業後曾去中南美洲流浪,跟著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Che Guevara的足跡旅遊半年。退伍後,他曾在雜誌做翻譯,2009年創業成立TEDxTaipei。

許毓仁選擇在民進黨執政後,加入國民黨,參選立法委員。加入立法院的司法委員會之後,他提出修改婚姻法,與民進黨的尤美女合作,爭取婚姻平權。跨黨支持的結果便是黨內遭排擠,今年有國民黨成員要求開除其黨籍,許毓仁大聲疾呼:「一個好的國家不能沒有好的反對黨。」

許毓仁常常被「同志雷達」誤讀,在大學時因此第一次接觸到同志。「有同學向我出櫃,我沒想過他之後還會表白。」在十多年前的台灣,同性戀還是禁忌,許毓仁因認識同志朋友,才開始了解同性戀是什麼一回事。

成立TedxTaipei之後,他發現公司也有很多同志同事。「與下屬聊天後,我才明白同志面對怎樣的社會壓力、家庭關係及法律問題。」公司響應「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號召,簽署「反歧視宣言」與「同志人權公約」,提供平等的員工福利,成為台灣少數的同志友善企業。「當我成為立委之後,我覺得有需要發揮影響力,透過立法讓社會聽見同志的聲音。」

政黨執政就會變得保守

台灣的民主路已經走了二十幾年,政黨政治漸見成熟,國民黨與民進黨成功輪替執政。回看香港,由一半全民授權組成的立法會沒有還價的能力,平權立法無期,第一步也不知從何說起。許毓仁在局外人看香港的平權運動,「香港的民主有中國在背後,香港人要用真正的制度去解決問題,目前看來還是十分困難。」

延伸閱讀:【今日台灣,明日香港?】「現在出櫃是一場革命,希望將來結婚會是一個喜訊。」

回顧台灣近年的同志運動,許毓仁說最大的問題是「一個政黨執政之後,就一定會變得保守,因為需要妥協。」國民黨邀請許毓仁加入之時,幾乎肯定會敗選總統。許毓仁認為,假如國民黨願意接受一個像他這樣的人,代表黨內的化學作用也正在改變,未來有機會出現。「反對黨有反對黨的做法,執政黨會有更多包袱。我帶着創新的看法進入這個保守陣營,國家才會平衡,一個好的國家不能沒有好的反對黨。」

當執政黨保守,反對黨要進取,許毓仁認為同婚合法往後還需靠民進黨與國民黨兩黨雙方持續的拉引效應,在新一屆國會是適合時間推動婚姻平權的議題。「一直以來,不少政客都將婚姻平權當成政治提款機,選舉時才捧出來爭取選票。一個保守陣營的委員提出一個屬於民進黨的議題,民進黨就會有壓力要跟進,尤美女才得到支持在黨內提出議案。如果今天我在民進黨,根本就完蛋了,這個法案不會給提出來。」

提出議案時,許毓仁曾與黨內溝通,希望黨團不要制訂官方立場,而是讓委員表達個人立場。國民黨在立法院有三十五席,許毓仁取得十一個委員支持,他認為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不過,今年二月的國民黨中常委會議上,就有黨員認為支持同婚會斷送整個國民黨,更要求開除許毓仁的黨籍。

許毓仁坦言黨內曾有人批評,提出一個民進黨的議題,功勞會被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拿走。「如果抱着這種態度思考,就不會有新價值出現。」在許毓仁眼中,很多議題是跨越黨派界線,正如國民黨以前沒有發現原來自己有不少同志支持者,他們也終於覺得國民黨有人聽見自己的聲音。「假如政治是一盤生意,我們不是應該要擴大自己的市場嗎?假如我是一個總統候選人,也是人民的一份子,不也是應該以整個國家的價值為前提去思考嗎?」

立法現暗湧 反對另立專法

雖然目前有過半立法委員支持修改民法的議案,但是到真正投票的時候,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的委員,都要考慮地區選民的意向。宗教團體不斷施壓,部分委員有可能會支持但不投票,或是改為支持專法。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廖國棟,比民進黨更早提出成立同性伴侶法,亦即另立專法。即使民進黨是立法院的多數黨,但是黨內也有很大分歧,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控制了民進黨的方向,但是他也反對修改民法,支持另立專法。一個議題變出幾種方案,最後可能攤薄了支持的票數。

民法專法有何分別?

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直接放寬現行法例,將男女改為雙方,兩個當事人毋須區分性別。專法則為同性伴侶另設一套法規,而非直接使用既有的民法結婚規定。

延伸閱讀:【同性婚姻合法】別要高興得太早:修民法與立專法二選一 還看民進黨

修改民法 VS 另立專法

專法派認為,現行法律有不少條文均採用「夫妻」、「父母」等相關用語,最少涉及三百多條法律條文,修改民法等於要修改其他條文,程序繁複。民法派認為,現行法律中未有「同性伴侶」的身分,即使另立專法也需要重新檢視全國法規,確定哪些法規適用於同性伴侶,程序並不會比修改民法來得簡單,用專法去令同婚合法是一種不尊重。

「大家在法律面前應該是平等的,專法是差異性立法,他們需要說明為何不可修民法,不然就等於1960年代的美國種族隔離時間的專法,黑人坐公車要坐到後排一樣 [按此了解更多]。」許毓仁說。立法需要三分之一委員出席,二分之一投票通過,通過法案的門檻是六分之一的立法委員支持。「但是六分之一的支持是極少數,即使通過法案也會在社會上造成相當大的爭議。」

今日的釋憲結果,已為同婚民法修正案的二讀定調。許毓仁卻認為,執政黨未必會將法案排進今年會期審議,以免影響來年選舉。 政府或許會利用這兩年時間,研究另立專法,修改民法或許未能成事。

一路走來,面對黨內外的不同聲音,許毓仁也感受到巨大壓力,他印象最深刻是同志遊行當日,對群眾講話的一幕。「當日天氣很冷,但是陽光灑滿在群眾身上。我相信這個陽光最後會照滿大地,超越一切政治和宗教。」

過去台灣藍綠政治惡鬥,這次婚姻平權一起合作,實屬難得。許毓仁與尤美女曾在不同平權活動中一起站台,台下支持都報以熱烈掌聲。釋憲前一星期,二人還一起穿上同志友善品牌的服裝,牽着手拍宣傳照,呼籲民眾參加造勢活動,網民都紛紛讚好。「我是帶着一個電筒走入政治,希望能照亮黑暗的角落。無論我在哪一個政黨,我的目標都是為台灣帶來更進步的價值。」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合法】曹文傑:婚姻以外的平等—保障伴侶關係
【黃寶珠 同志 × 基督徒:人的身份是流動的,基督徒只是我其中一個身份。】
【特朗普勝選背後的反同志平權心態:不是自由問題 而是對與錯的問題】
【從同志平權歷史說起:我覺得當年沒有人站過出來。 】
【陳志全︰我希望在香港結婚】 
【女同學社:筆戰同運 我不回應誰回應?】 
【大專同志行動:我們不需要被保護】
【「大愛同盟」 梁兆輝︰大愛・不止同志】
【女同盟會 煒煒:抗爭從「激進」開始】 
【彩虹同志短片】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