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昭慧・專訪】參與社運的法師: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至少成就了自己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梁俊棋、徐子豪

25 May 2017

釋昭慧法師是台灣佛教界的話題人物,活躍參加社運,關注動物權益、勞工福利、反對賭博與廢除死刑等議題。影響她最多的,卻是性別議題。早在佛教界還是極度男尊女卑的時候,她已經頗有聲望,得到佛教領袖的重視。

佛教中一直有「八敬法」,列出比丘尼(女眾)必須恭敬和尊重比丘(男眾)的八件要事。釋昭慧看不過眼佛教歧視女性,她不怕得罪其他領袖,要求廢除此法。法師一直關心性別議題,期後還延伸至多元性別。她曾在2012年主持佛教同志婚禮,又到公聽會發言支持同志平權,金句常被網友瘋傳惡搞。面對批評,不一樣的法師釋昭慧平心靜氣地向記者說:「走這條路就是要有心理準備,罵聲會比掌聲來得大,我只專注做應該做的事。」

佛門「出櫃」的事

1978年,釋昭慧大學三年級決定出家,當時的台灣在戒嚴下還未有「同志」這概念,但不代表社會沒有同志。1984年,釋昭慧開始在佛學院教書時,她第一次遇上女同志。「班上有兩位學生走得很近,跟女生之間的同儕之誼不大一樣,我才第一次比較模糊地知道有同志感情這回事。」釋昭慧是任課老師,但沒有直接過問她們的生活。

「最早讓我開始踏入社會運動,就是性別議題。」法師最先看到的性別議題在佛門,出家女性除了要面對社會的歧視,還要面對來自佛門之中的歧視。有些佛學院會規定尼眾與小眾吃剩菜,或者只接受男性擔任主持,還有更多男尊女卑的規定,叫釋昭慧看不過眼。她要求廢除八敬法,又要求改稱女眾為比丘尼,不能叫做尼姑,結果得罪了許多法師。「本來我在佛教界有很超然的地位,提倡性別議題,反而令佛門中人尷尬。」這樣不是有很大壓力嗎?「我不把它當壓力就不是壓力,一個人要說該說的話就不可能面面討好。」法師站出來支持性別平等,在佛門也需要勇氣。

家庭不是唯一價值

「家,絕對不是唯一的價值。」釋昭慧總是開宗明義說。法師在家中四姐妹之中排行第二,決定出家之時沒有感情牽絆,父母也非常民主,不用鬧一場家庭革命,

社會對出家人向來有許多羞辱跟責備,都來自「家本位」的想法,釋昭慧的確比較幸運。說到這裏,法師不自覺換上嚴肅語氣,「社會認為出家人沒有結婚、沒有生育,就沒有盡一個家庭成員的義務,然後用同樣的眼光與角度去歧視同志。」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法師認同家庭是有價值,只是不應該把家庭當作唯一的價值。「佛法希望每一個生命都能夠離苦得樂。如果一個同志擁有婚姻會比現在的情況來得更好,我們就應該祝福他,成全他。」

延伸閱讀:【今日台灣,明日香港?】「現在出櫃是一場革命,希望將來結婚會是一個喜訊。」

許毓仁立委認為同志平權反映世代差異,釋昭慧補充說是台灣受上一代儒家思想影響。「我們這個世代的人認為,以家為本位,以家族為本位,人生奮鬥的最高價值就是光宗耀祖。」法師屬於同一世代,國文系出身,曾當上國文老師,為何會與別不同?「坦白說,像我這個年齡,如果沒有像我在佛法之中薰陶,從佛法的角度再超越的話,變得保守其實也很正常。」釋昭慧的國文知識沒有白學,她在公聽會上就曾經以中國傳統攻破反同人士的理由:「中華傳統文化是三代同堂、五代同堂,是不可以離開父母的,一男一女的家庭並不是常態。」

釋昭慧說,慶幸今日的台灣社會以及教科書上已經解放,不再以單一意識形態左右人民,而是讓大家在公共教育的平台上,認真地以同理心去看待不同的思想、宗教和文化,與人討論來釐清並確立自己的價值觀。「下一代受着如此不同的教育,看事情跟上一代不一樣也是很正常。」

延伸閱讀:【專訪許毓仁】 一場未完的仗:爭取平等同性婚姻 先要向專法說不⁠⁠⁠⁠

宗教政治的兩個面

與香港一樣,台灣的宗教力量龐大,立場保守。立法院一讀通過修改婚姻民法的法案後,多個宗教團體聯署表明反對。雖說宗教團體未能直接參與政治,他們也有不同方法間接影響政府。「宗教可以運用信徒或高層人脈的影響力,強推宗教的法規,導向國家的資源,而且都是在民主框架下進行」,釋昭慧說。

雖然法師站在支持同志平權的一邊,但是宗教團體在政治上的角色,也令人疑惑台灣政教是否合一。去年的立法院選舉,反對同婚的團體曾組成一個「信心希望聯盟」,打算推出幾個候選人拿到幾個席位,最後卻全軍覆沒。法師在言談之間表示欣慰,「民眾的眼睛還是雪亮的,他們在宗教上尊敬你這個人,不代表在政治上認為你可以擁有某種權利。」

法師多年來都積極參與社會運動,不少人指責她觸犯「貪瞋」佛戒,釋昭慧說社會上有許多議題都會觸碰到政治,一旦被貼上藍綠標籤就沒完沒了,她堅持「只是表達自己的立場」。法師認為社會看不起佛教,因為佛教徒不會表達立場。「如果你言之成理,就應該要發聲。」今年已經六十歲的法師,在沉着之中還是有一點點火氣。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至少成就了自己

釋憲結果為同志爭取同性婚姻帶來支持,看着台灣從此岸走到彼岸,香港同志只能羨慕。就在台灣釋憲翌日,香港立法會否決讓同性伴侶處理配偶骨灰,只加入「相關人士」身份,與死者生前同住最少兩年的人能代為領處理。建制派議員何君堯辯論時還引用《中山狼傳》的寓言故事,將同性戀暗喻成畜牲[按此看影片]。回顧台灣的平權路,走過了半個世紀的光景。當中不只是同運,還包括民主運動。「香港看起來是屢戰屢敗,但是勝敗乃兵家常事,大家必須要戰下去。要改變人們思想,要改變社會現狀,本來就是以卵擊石。」法師不忘鼓勵香港的同志朋友。

延伸閱讀:【同性婚姻合法】別要高興得太早:修民法與立專法二選一 還看民進黨

「成功不是來自偶然,更多失敗卻是必然。」法師看破世俗紅塵,佛門的智慧讓釋昭慧一早領悟,走上社運路就是要有心理準備,罵聲可能比掌聲來得大。「凡走過一定留下痕跡。專心做好應該要做的事情,走過的路,積過的功德,是不會白白浪費。即使最後沒有成就想做的事情,我們也成就了自己。」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合法】曹文傑:婚姻以外的平等—保障伴侶關係
【黃寶珠 同志 × 基督徒:人的身份是流動的,基督徒只是我其中一個身份。】
【特朗普勝選背後的反同志平權心態:不是自由問題 而是對與錯的問題】
【從同志平權歷史說起:我覺得當年沒有人站過出來。 】
【陳志全︰我希望在香港結婚】 
【女同學社:筆戰同運 我不回應誰回應?】 
【大專同志行動:我們不需要被保護】
【「大愛同盟」 梁兆輝︰大愛・不止同志】
【女同盟會 煒煒:抗爭從「激進」開始】 
【彩虹同志短片】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