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大峽谷】乖女生邊緣吶喊 只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劉玉梅

21 Jul 2017

2541-story08-web客人願意與她發生關係,已能為她帶來「被需要的感覺」

一個看起來像二十歲,聲線沙啞卻像廿七歲,談吐時卻比較像十七歲,實際年齡是廿二歲的女生。人前人後是乖女生,兩年前的春
天,開始背着父母做Ptgf。「家裏管得嚴,我在父母面前表現得像一個乖女。我愈沒有自由,就愈想往外走。」Shelby說。

Shelby家設門禁,放學後要於四十五分鐘內以家中電話報到,逢星期一至五不可外出,星期六日必須在晚上11點前回家。與朋友出街,一定要留低朋友的電話。假如漏掉家中來電,父母就會致電朋友查證。為免在學校惹麻煩,Shelby在學校的朋友都是文靜的同
學。「雖然我未能融入她們的圈子,但是至少不會被壞同學牽連。在學校搞出事要見家長,好煩。」

玩 , 不 一 定 在 夜 晚 

失去現實生活的社交自由,Shelby轉到網絡尋找友伴。在論壇討論區有大小的羣組,大家交換MSN,可以在網上聊個痛快,Shelby也因而認識一羣羣住在不同地區的朋友。她住大圍,朋友圈遍及港九,由柴灣玩到北角,再蒲到觀塘,不知怎地又跳去荃灣。這樣的生活,由十四歲開始,維持到十七歲。

「我不喜歡讀書,每天放學就是睡覺,睡醒吃飯,然後再睡。在這班朋友身邊,我鍾意飲酒就飲酒,食煙就食煙,講粗口就講粗口。我喜歡這種生活,因為夠刺激。」有時候,大家只是一起在屋邨打發時間。「我們可以坐上一整天,有時會打鬧一下。有門禁就一定不盡興。但是要玩,不一定要在夜晚。」她笑說。

有一次,柴灣的朋友約在平日放學後慶祝生活,Shelby心思思想去,「切個蛋糕都好呀!」她向媽媽說與小學同學去街,以為只要
不漏接電話就沒有問題,偏偏她就是漏接了一個。媽媽致電小學同學發現Shelby講大話,隨即發起奪命追魂call。「那晚回家是真的被她打了一身,我只覺得媽媽不疼我,令我不想留在家中。」

2541-story08-02少年都需要從朋友之間找到認同感,家中管教愈嚴,只會適得其反。

你 付 鈔 會 否 對 我 好 一 些 ?

「我在柴灣認識第一個男朋友,三年內我認識了十多個男生,都叫做有拍過拖。」為什麼叫做拍過拖? Shelby說,她的男友大多數
是「MK仔」,不少都是為了上牀才拍拖。一般為上牀的男生,最長只能維持兩星期。她坦言,假如對方表明一夜情,她反而沒有問題,但是以戀愛為名來欺騙感情和得到性關係,她就不能接受。「上過一兩次牀,厭了,他們就會找另一個。」

Shelby不是沒有遇過投放真感情的男生,有幾段關係都維持了半年至一年。可是兩年前與男友分手,卻為她送上致命一擊,累積的負能量一下子爆發,患上情緒病。當時高登論壇在討論援交的時候,已經有提起Ptgf plan。Shelby當時也需要清還十幾萬卡數,就開始做Ptgf。「既然以前的男友對我都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為何我要免費被人『呃蝦條』?假如由我提供服務給別人,客人會否對我好一點?」

第一次應約,是兩年前的春天。雖然說是一小時的服務時間,實際過程只是十五分鐘,收費卻有一千元。「我覺得有種被需要的
感覺。」

活 在 兩 個 世 界 的 邊 緣

過去這段日子,Shelby開始減少搵客。她早已還清卡數,中學畢業以來一直都有正職,從事服務業。「問題是,我好渴望被需要
的感覺。」她回想,第一、二次接客的時候,心裏沒有太多掙扎,去到第三次才開始想,是否貶低了自己的人格。「為什麼要做到這麼低賤?好人好姐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只是為了被需要的感覺?」

與前男手分手之後,Shelby一直都有看醫生,也有繼續上班。「那段時間很辛苦,無論在公司還是在家裏我都不可以表露不妥。」
Shelby身邊不是沒有朋友,但是有保持聯絡的,只有一班比較乖的女生。「朋友們都很好,我們在電話和短訊上時有聊天。但是有時我在家附近想找朋友陪我食支煙傾下偈,他們都會推卻,不想家人見到自己同一個食煙的朋友一齊。冇辦法,大家喜好不同,其實是兩個世界的人。」

身邊的朋友都不能分享,Shelby更加不會向家人吐露心聲。「父母並不怎麼了解我的事,我知道他們關心我,但是也不想他們囉
嗦。」有時候,她在等過馬路的時候,總會有衝動想衝出去。「如果有車駛來,我衝出去會怎樣?又試過去附近大廈的天台,坐在石壆邊緣,覺得跳下去就什麼都不用煩。」

那一刻,她想起爸媽:「他們養育我這麼多年,我為了一個人跳下去,不是會令到他們傷心嗎?與其他們傷心,不如我自己辛苦下
去。」可是情緒總需要宣洩的出口,Shelby開始自殘,原本外向的她也不太與好友外出。「即使現在有人對我好,我也沒有勇氣拍拖,我怕會重蹈覆轍,再受傷害。」

編按:一個人只有一個故事,可是年青人投身性行業的原因卻不止一個。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不妨抽空閱讀其他部分的文章,也許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寂寞大峽谷】延伸閱讀

【編者話】Part Time GF/BF的(愛情)故事
【寂寞俱樂部】尋找恪守規條的PTGF  請維持一種No Trouble的距離
【寂寞俱樂部】進入PTBF萬花筒  請珍惜我這個萬人迷
【寂寞俱樂部】蕩婦的自白: 就讓全身G點起了繭
【籠中鳥的慾望】乖女生邊緣吶喊  只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籠中鳥的慾望】單簧管追夢記  生涯有限  賣時間不賣身
【青春殘酷物語】十七歲的成人禮  在高學歷世界找位置
【青春殘酷物語】當日賣紙皮的男生  靠自己走出黑暗
【青春殘酷物語】我援交 我無罪
【青春殘酷物語】誰唆使別人進行不道德行為?
【採訪手記】峽谷回音: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