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大峽谷】十七歲的成人禮 在高學歷世界找位置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劉玉梅

21 Jul 2017

2541-story04-web為專注學業, Nicole每個月只會接客一兩次。

面對父母離異、入不敷支的家庭,賣淫成為一種搵快錢的引誘。或許,這世界再沒有黑幫逼良為娼的事,但因貧窮出賣肉體的真實人生在社會不斷上演。

一位十七歲的女生,要為剛出生的妹妹撐起一頭家,又是怎樣的一回事?今年二十三歲的Nicole,身世聽起來像電影劇情,面對父母離異,照顧與她相差十七歲的妹妹,經歷是如此真實,也是如此的沉重。 Nicole回想十七歲那年,提早降臨的成人禮。

自 從 爸 爸 成 為 另 一 家 庭 的 父 親

「小時候我很喜歡爸爸」,Nicole說。爸爸平日都在大陸廠房工作,周末才會回港,每次回家總會買些小禮物,哄女兒開心。升上初中,稍為懂事, Nicole也心知父母的感情有問題。拖拉多年,臨近二人分開之際,卻伴隨一個新生兒的誕生。父親沒有再與母女聯絡,他已經是另一個家庭的爸爸。

家逢巨變,Nicole只擔心媽媽會崩潰。媽媽在大陸跟爸爸相識,來港後舉目無親,為怕婆婆擔心,媽媽也沒有跟婆婆說起。媽媽的身體一直不好,需要定期食藥,不能夠長時間工作,加上妹妹出生,就留在家中照顧新生兒。生活上捉襟見肘,母親曾帶着 Nicole見社工,申請綜援。「最重要的離婚證明,爸媽一直沒有處理,但是社工需要這些文件批核申請。」社會福利署的社工曾提議媽媽申請單方面離婚,但是需要支付八千元法律費用,另一途徑就是申請政府的法律援助,排期辦理手續,「最後好似都沒有排到,搞了兩三年還是申請不到。」

Nicole憶述,該位社工態度冷淡,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Nicole的媽媽缺乏學歷及工作能力,假如社工只是協助申請而沒有妥善跟進,她未必有能力處理後續的各樣文件,到最後也許就是因為遲遲未有更新離婚的手續,被中止綜援。「當時我有想過放棄讀書,出來工作。」 Nicole說。「當時我在學校都是不太出聲的人,在班上被排斥,也沒有幾個朋友。」學校有社工,但是她沒打算找人幫忙。媽媽知道中學畢業只能找到收入一般的零售或服務業工作,「如果我有心讀,媽媽不介意辛苦一點,叫我捱下去。」 Nicole會考成績不理想,只能報讀毅進課程,也開始了借學貸的日子。

Nicole每天有二十元零用錢,她帶着媽媽預備的飯盒,行路去港鐵站坐車返學,放學回家幫忙照顧妹妹。隨着妹妹升讀小學, Nicole還要替她對功課。「有時替她沖涼,安頓下來都夜晚10點,只剩下很少私人時間。」她笑言,乖巧的小妹好像也明白家中的困難,平日沒有怎樣發脾氣。

只 想 照 顧 到 自 己 

讀完毅進的暑假,Nicole也做過兼職零售業,飲食業炒散。「當時還未知媽媽辛苦,只當是暑假零用,開學也沒有時間做。」這些兼職通常要求員工每星期達到固定的工作日數和時數,假如只能在放學後工作幾小時,通常都不會獲聘。唯一一份可以讓 Nicole放學做的兼職,是一間服裝店的員工。當時 Nicole已升讀高級文憑課程( High Dip),每天放學就去上班,工作三小時。「但是計算車費和交通時間在內,每天只能賺到百多元,幫不了什麼。」每晚都11點才回家,令 Nicole難以兼顧學習。回想當初捱下去的原因,也是為了得到更好的學歷,最後她決定專心讀書。

直至有一天, Nicole看見媽媽去典當嫁妝,才恍然大悟。「我一直不知媽媽是用私己錢養大我們,原來爸爸好一段時間沒有給家用。」她覺得,自己一定要幫忙減輕媽媽負擔,至少想「照顧到自己。」

智能手機未普及的年代,仍是以 SMS通訊,盛行網上招友,之後交換人仔台電話短訊。Nicole因此認識了一個不屬原本生活圈子的女生。「她知道我在經濟上有問題,就提議我做私鐘。」這個女生本身也是做私鐘,叫Nicole考慮能否接受到,「當然是接受不到。」

2541-story04-03Nicole最擔心客人臨時要求不安全性行為,交易時亦要提防客人偷竊或偷拍。

決 定 下 海

Nicole考慮了半年,最後還是敵不過貧窮的生活。雖然Nicole直升高級文憑,但是毅進的課程完成後,就要開始分期還款。「毅進的學費、妹妹讀書的書簿費、買校服,加上平日的生活費,就算我不食也要坐車返學。一開學,樣樣都係錢,怎樣也要找到錢。」 Nicole像個計算機般列出需要的費用。

於是Nicole再次聯絡私鐘女生,女生轉介了一些以前服務過的師兄給她,替她約好在酒店樓下等。「她陪我一起等,又教我各種安全措施,最重要保管財物,去沖涼也要同步,以免對方有機會安裝偷拍鏡頭」,Nicole說。

男 人 這 東 西

走進房間,對着一個陌生的男人,Nicole不知如何是好,也就任由對方主動。「一邊做都覺得反感,誰會想在這年紀與一個不認識的中年人做這件事?這件事很寶貴,但我根本不願意」,Nicole無奈說。一個小時後,她去到朗豪坊,那位女生在等她。收到錢,算是唯一的安慰。

「我好記得,這筆錢,是用來交毅進的錢。」Nicole說。過了兩個月,又到期繳交另一筆還款,她請女生再次介紹客人。「這段時間,我一直嘗試接受這件事。假如媽媽知道會好傷心,二來我也覺得對不起將來的男朋友。」可是這兩年來,接觸過的客人大多有女朋友或老婆,也令Nicole對男人有點失望。

「男人真的信不過,即使我想拍拖,但是真的抱有很大懷疑。」

畢 業 = 負 債

接完第二個客人, Nicole知道將會升讀一年的全日制銜接學位課程(Top Up),由於缺乏媽媽的離婚證明,她在申請資助時困難重重,最後選擇向政府借貸。「不過之前一直借錢,已經覺得好大壓力,我希望畢業前繼續還款,以免畢業後未找到工作就有四十萬元債務在身,香港讀書真的很貴。」

四十萬元怎樣來?毅進課程四萬元,三年High Dip十八萬元,一年 Top Up十萬元,加上五年來的生活費,就是未畢業便負上近四十萬的債。「今年終於有車船津貼,一年有接近三千元,已經很好。」Nicole說。

2541-story04-01由毅進、高級文憑到自資學士學位, Nicole花了五年取得一張「沙紙」,還有社會給她的債。

為了找更多客人, Nicole像其他女生一樣,在論壇開 post說明自己的資料,留下 WeChat讓客人聯絡。「一下子就有接近二百人加我的賬戶,我都很意外。」不過當中真的邀約的並不多。直到今日為止, Nicole只是接過大約五十個客人,一個月應約一兩次,每次收費一千多元。「接完客的錢,我通常留幾百元自己用,省着用都夠使。剩餘的都交給媽媽,說是做兼職賺的錢,她就不會過問。」

夢 想 太 遙 遠

近幾個月開始, Nicole已經逐漸減少接客,「要考試,又要交 project,始終讀書最緊要。」8月畢業,她打算在商業公司找一份文職工作。五年來經歷這一切,換來這張學歷,值得嗎?「其實說不上值得不值得。這個社會沒有選擇,沒有大學學位,能找到幾高收入?總不成一輩子做Sales。」

Nicole只希望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就不用再做私鐘。「但是這份工,真的是一份工作,我不明白社會為何總是說我們賺的是『污糟錢』。每個人做得都有原因,可能有人是為買名牌,也會有人像我一樣為讀書。我們都有付出,不應該看不起我們。」

雖然快要畢業,不過Nicole還未開始找工作。聽到她的答案有一點無奈,記者問她:其實她有沒有真正想做的事?「我其實想做設計師,時裝或者室內設計都可以。」就像所有擁有繪畫天分的人一樣,她小時候已經會畫畫。「有時會設計衣服,但是最喜歡還是畫一間屋,設計室內的空間。」

中三的時候,學校與 IVE合作提供免費的設計課程,逢星期六上課,是 Nicole十分懷念的日子。「那時候真的有想過將來修讀設計。不過老師和同學都都話,在香港做設計師搵唔到食。沒有去外國進修,很難被認同,除非有好高天分。」最後,她就選擇了另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假如將來有能力,你還會嘗試走上設計路嗎? Nicole點點頭,難得地笑了。

2541-story04-04Nicole自小對時裝和室內設計有濃厚興趣

編按:一個人只有一個故事,可是年青人投身性行業的原因卻不止一個。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不妨抽空閱讀其他部分的文章,也許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寂寞大峽谷】延伸閱讀

【編者話】Part Time GF/BF的(愛情)故事
【寂寞俱樂部】尋找恪守規條的PTGF  請維持一種No Trouble的距離
【寂寞俱樂部】進入PTBF萬花筒  請珍惜我這個萬人迷
【寂寞俱樂部】蕩婦的自白: 就讓全身G點起了繭
【籠中鳥的慾望】乖女生邊緣吶喊  只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籠中鳥的慾望】單簧管追夢記  生涯有限  賣時間不賣身
【青春殘酷物語】十七歲的成人禮  在高學歷世界找位置
【青春殘酷物語】當日賣紙皮的男生  靠自己走出黑暗
【青春殘酷物語】我援交 我無罪
【青春殘酷物語】誰唆使別人進行不道德行為?
【採訪手記】峽谷回音: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