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大峽谷】採訪手記-峽谷回音: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劉玉梅

21 Jul 2017

2541-story010-web

完成採訪之後,心裏被一種孤寂感填滿,像走到大峽谷的懸崖。山峰在前,那種距離,總是觸不及。大聲呼喊,只聽到自己的回響,愈是呼喊,愈感寂寞。

其實大峽谷人很多,只是我們看不見。坐落這城,我們都寂寞。

一個人要寂寞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才會付出三千元,只為找個人陪伴聊天?

一個人要傷心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才會因為不想沉船,情願做sex partner也不拍拖?

一個人要不安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才會為了被需要的感覺,在牀上找認同感?

一個城市要墮落到一個怎樣的地步,才會有人為了生存下去,販賣自己的身體?

「沒有誰比誰更高尚。」聽過各人故事之後,我選擇以這句話來總結。

社會看低嫖客,嫖客看低性工作者,性工作者常常是社會的最底層。大家以無比高尚的道德觀,衡量着這羣永遠不會合格的人。

當其他人以鄙夷的目光投向他們,甚至「看不見」他們的存在,嫖客Adam卻說出一句最有人性的說話。

「一個社會有雛妓,是社會的問題,不是這班小朋友的問題。」

事實上,主流的觀念是協助這些少男少女脫離性行業,但是對於身在其中的青少年而言,這些說話並無意義,只會令他們更抗拒主流的支援。

援交男生阿康說:「當日是否完全沒有其他路選擇,我不賣淫是否會死呢?一定不會。」

在前線支援性行業少女的林寶儀,願望是這些青少年都能夠做一個普通人。「在香港太大壓力,不是每一個人都要成為出色的人。」

人無完人,而社會就是由每一個人組成。這個社會出現問題的話,我們可以說自己沒有責任嗎?誰沒有在讀書時排斥其他同學?誰未試過因為別人的身份地位而看不起人?當我們以為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俯視眾生的時候,其實我們都是在垃圾堆中生活。

我們生活在一個崩壞的世界,自然也成為崩壞的人。意會到這一點,明白我們都是這個世界的共業。下次要伸出手指責別人,要在鍵盤敲下充滿父權主義和性別階級歧視的說話之前,看進對方雙眼,看清楚電腦屏幕的倒影,也許你要擲出的石頭,正在擲向自己。

編按:一個人只有一個故事,可是年青人投身性行業的原因卻不止一個。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不妨抽空閱讀其他部分的文章,也許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寂寞大峽谷】延伸閱讀

【編者話】Part Time GF/BF的(愛情)故事
【寂寞俱樂部】尋找恪守規條的PTGF  請維持一種No Trouble的距離
【寂寞俱樂部】進入PTBF萬花筒  請珍惜我這個萬人迷
【寂寞俱樂部】蕩婦的自白: 就讓全身G點起了繭
【籠中鳥的慾望】乖女生邊緣吶喊  只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籠中鳥的慾望】單簧管追夢記  生涯有限  賣時間不賣身
【青春殘酷物語】十七歲的成人禮  在高學歷世界找位置
【青春殘酷物語】當日賣紙皮的男生  靠自己走出黑暗
【青春殘酷物語】我援交 我無罪
【青春殘酷物語】誰唆使別人進行不道德行為?
【採訪手記】峽谷回音: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