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大峽谷】蕩婦的自白: 就讓全身G點起了繭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劉玉梅

19 Jul 2017

2541-story03-webSandy認為,買春賣春只是大家跳過互相「摸底」的過程,直接跳到結果而已。

Je suis slut,她的Facebook Page名為「地方的蕩婦(的不專業援膠手記)(咪又係雞)」。冗長的名字,也讓人大概知道她的態 出度。你以為她一向身體開放,她在兩年前還是一名處女,一年前才學懂替男人打飛機,十個月以來性交超過一百五十次之後,蕩婦心中還是個有自卑的老處女。

29+ 1 釋 放 處 女 心 中 的 懼 冷

「由中學到大學,我都追不到男生,也沒有男生會撩我。」Sandy說。中學時她不懂打扮,沒有男生走近。讀大學會打扮的時候, 累積起來的自卑感卻成為最大的屏障。「以前連flirt人的身體語言都不懂得區分,只會覺得對方沒可能對我有意思,識到男生就先將他friend zone,我怕別人不揀我。」訪問時正值29+1上映之際,看到鄭欣宜要求蔡瀚億摸胸做愛一幕,曾經在Secrets Page上找陌生人破處的Sandy崩潰大哭。

「原來心中那個驚慌不安的老處女依然瑟縮一角,我以為這份不安早已消失,原來它仍然存在……」

當初不肯找Ptbf,是因為自己有包袱。「接受不到因為自身吸引力不夠,搞到要找Ptbf買感情。」Sandy過去十個月做私鐘接客無數,與「師兄」(註5)以外所發生的性關係只有兩次,其中一次是街邊被「抄牌」留電話。「抄牌喎,好緊要架。」她坦承這是軟弱位,「就是很老套地用性的吸引力,尋找自己的認同感。」

註5:「師兄」:男客人的別稱

Sandy最初連交友Apps “tinder”都不敢用,今日能夠似模似樣地flirt客,一切都是逼出來。「一個人一定要有某程度的自信才姣得到人。」她只用過半小時tinder便放棄不用,因為覺得約出來被評頭品足好赤祼。「假如吃過十餐飯都沒有人想跟我上牀,心理陰影面積會擴大」,她自嘲說。

一買一賣,省略前奏,客人看過她的照片後相約,一開始就確立 「我想要你,我被想要」的關係,「我的玻璃心就沒那麼易碎。」

2541-story03-01要成功接到一個客人,Sandy在背後花了大量時間用短訊,與他們建立關係。

內 心 的 履 歷 懂 填 嗎 ?

見過不同類型的男生,聽過千篇一律的情話,Sandy認同與男生相處失去好多驚喜。 「初出來trade(註6)的兩個月,常被朋友取笑我的 『沉船』故事(註7),現在已經過濾到那些只屬一剎 那的戀愛感覺」。她說,現在只想「拍三分一 的拖」,「或者找到想『攝時間』的人夫攝走我的三分一時間。」

註6:「Trade」:性交易
註7:「沉船」:為對方付出真感情,同時適用於客人和性工作者。

身邊的朋友廿幾歲,正值求偶年齡,Sandy 眼見有些人並不清楚自己的需要,或是為求安 全跟隨主流的步伐。「我不知道是拍拖霸權還是單身標籤,大家單身就想出Pool(註8)。」然後期望對方接收自己的所有開心和煩惱。有些人廿五、六歲開始拍拖,拍得三幾年,就考慮是否結婚,「其實未玩夠好容易出軌。」

註8:「出Pool」:找到拍拖對象

Sandy接觸到的客人,部分是別人丈夫,他們與老婆恩愛,只是貪心,貪新鮮,但求出火。「留精不留情,我覺得他們態度健康。」

2541-story03-02十個月的私鐘體驗,Sandy得到的總結是只想「拍三分一的拖」。

Sandy接觸到的師兄和囡囡,就算互有好感到可以做sex partner,大家寧可維持收費的性關係,藉金錢這個pay wall,以免彼此沉船。「Trade是一個訓練場,我現在全身都是G點,我想令到這層G點起繭,不會再隨便動錯情。」Sandy眼神像期待破繭化蝶,真正自由的一天。

建立一段關係,需要的是時間,而城市人最缺乏也許就是時間。「大家返工返到沒有時間拍拖,買春就是最方便。」Sandy說。溝通能力都需要透過大大小小的社交聚會,才會習得一身好武功,她開玩笑說:「但是出來見面,襯衫都要時間。」網絡上遍地抒情文,不見得大家不渴望親密。「有些人有溝通能力但沒有慾望,有些人沒有能力導致沒有慾望。大家都努力寫好求職的履歷,可是內心那張履歷,大家都不懂得寫。」

偽 善 的 f re e   h u g

每一次收費連酒店房,客人可能需要付出二、三千元。Sandy遇過一些基層的客人,其中一個侏儒叫她印象深刻。「你看得出他的收入只有一萬元左右,我就算不做私鐘,每個月收入都不會少過二萬元。要我在他身上收千多元,我都不好意思。」

在她看來,那人從小到大缺乏自信,找不到朋友,更莫論女友,最後就惡性循環找私鐘,然後變得更窮。他本來想博大霧只付房錢車費。那一刻,Sandy有想過走開,但是又覺得這樣做很偽善。「有時大家在聖誕節去尖東海旁free hug得好開心,但是我眼前這個人不就正需要一個free hug嗎?」Sandy壓下心中憤怒,在酒店房讓他攬着,那個 “free hug”歷時半小時,「他像個小朋友,出盡力抱緊我。」

Sandy最堅持做的事情,就是定期更新Facebook Page。她笑言以前接受訪問,話自己做社會實驗是說過頭,但是希望大家了解性行業的想法,從來都沒有改變。「我想做的事,第一日做私鐘就已經做到。我想透過分享一些情感的故事,破除大家對嫖客或私鐘的刻板印象。」

2541-story03-03Sandy強調不會與客人在街上拖手,因為不想失去日後拍拖的驚喜。

編按:一個人只有一個故事,可是年青人投身性行業的原因卻不止一個。讀完這篇文章之後,不妨抽空閱讀其他部分的文章,也許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寂寞大峽谷】延伸閱讀

【編者話】Part Time GF/BF的(愛情)故事
【寂寞俱樂部】尋找恪守規條的PTGF  請維持一種No Trouble的距離
【寂寞俱樂部】進入PTBF萬花筒  請珍惜我這個萬人迷
【寂寞俱樂部】蕩婦的自白: 就讓全身G點起了繭
【籠中鳥的慾望】乖女生邊緣吶喊  只渴望被需要的感覺
【籠中鳥的慾望】單簧管追夢記  生涯有限  賣時間不賣身
【青春殘酷物語】十七歲的成人禮  在高學歷世界找位置
【青春殘酷物語】當日賣紙皮的男生  靠自己走出黑暗
【青春殘酷物語】我援交 我無罪
【青春殘酷物語】誰唆使別人進行不道德行為?
【採訪手記】峽谷回音: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