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另類教育(二):為了孩子創辦一間學校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李浩賢

08 Dec 2016

有家長因為育兒資訊不足而成立教育平台,接下來這位母親更成立了一間學校!她曾經是怪獸家長,為孩子報讀上下午班幼稚園,每天帶着兒子在九龍塘名校聯游走。後來發現傳統教育方式的單一扼殺兒子的成長,就放下設計師本職,毅然走到台灣修讀另類教育的教師培訓課程,逐步走上創辦學的路。

老師以木偶劇講故事,小木偶沒有五官,有助小朋友自行想像情節。「假如木偶有面部表情,當日小孩心情低落卻要面對一個微笑的木偶,不是更難過嗎?」余貝茵說。

(老師以木偶劇講故事,小木偶沒有五官,有助小朋友自行想像情節。「假如木偶有面部表情,當日小孩心情低落卻要面對一個微笑的木偶,不是更難過嗎?」余貝茵說。)

|曾是怪獸 懸崖勒馬|

「其實我當初並不懂得湊細路。」余貝茵說來仍有餘悸。「我去過許多教育展覽,又去書展買育兒書,以為買套幼兒影碟教材讓仔仔觀看就萬無一失。」余貝茵與大部分家長一樣,以為「贏在起跑線」是真的為小孩好。「不少研究指出小孩在幼兒時期擁有很強的學習能力,作為家長當然想孩子趁早學習,將來就不用像大人學習般辛苦。」於是余貝茵在兒子兩歲時,就替他報讀九龍塘名牌學前班,保證升到頂尖的小學,下午還要參加不同playgroup,有學術也有遊戲,上認字「閃卡」堂,可謂讀足全日。「我見仔仔好似讀得幾開心,做功沒問題,只是比較疲累,放學回家就渴睡。」

「我沒有想過以為對孩子好的事,原來會傷害到他。」兒子三至四歲的時候,性格「驚青」,體能甚差。「仔仔行路容易跌倒,玩滑梯、盪韆鞦都怕得發抖,我還以為他的感覺統合有問題,帶他做兒童瑜珈,又要見醫生。」醫生檢查後,帶余貝茵觀察兒子在測試房間的活動情況。房間內有個很矮的韆鞦,地上舖了安全墊,佈置得色彩繽紛。「我看着仔仔放下戒心嘗試玩韆鞦,才明白他只是缺乏安全感。原來家長應該陪子女面對挑戰,孩子成長時才有安全感跳出安舒區(Comfort zone)。」

機緣巧合下,余貝茵接觸到華德福教育的家長培訓班,自此改變了全家的生活。「當我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問題,當下十分沮喪,但是我立刻為兒子取消所有plaugroup並退學。」那時她的兒子剛好四歲,讀完K1。假如當時沒有當機立斷改變,可能今日就會有學習障礙。

余貝茵說,學校並不鼓勵小孩在戰爭狀態中學習。

(余貝茵說,學校並不鼓勵小孩在戰爭狀態中學習。)

|飛越台灣取經|

香港現時的學前教育五花八門,最為人熟悉是有「蒙特梭利」、「瑞吉歐」、「國際文憑」及「華德福」,大多是國際學校,各有家長追捧。余貝茵獨愛華德福教育,鼓勵小孩在大自然自由地玩樂。起初,余貝茵只是與兒子在家學習,為了更深入學習華德福教育,才與丈夫一起報讀台灣的幼兒及小學教師培訓課程,三年間每個月都要飛往台灣一次上兩日課。

台灣比香港更早開始教育改革,華德福教育早於二十年前已於當地萌芽,同樣是由一位母親創校。二人到當地學校取經後,很快便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家長創辦「毓秀華德福基金會」,註冊為慈善機構。幾年下來,終於成功由playgroup註冊為幼稚園,小學就以「共學」模式運作。(按:與申請自家學習一樣,但是幾位家長帶同小孩於同一個地方學習。)

|落田種菜 入廚燒飯|

踏入校舍,四周都是一片木頭。桌椅、攀爬架、玩具都是木製,絕無塑膠。每天早上先由「晨圈時間」開始,老師帶領同學一起唱歌,幼稚園唱一首歌至少唱一個星期,加強孩子記憶。媒體不時有報導指小孩子驕生慣養,有「王子病」、「公主病」,五穀不分。華德福教育強調日常生活的課程,幼稚園也有烹飪及烘焙課。小孩懂得拿刀切簡單食材,在手工課已學會用羊毛球做手縫及編織圖案,在勞動課更會幫忙清潔課室地板。小朋友在長假期也有功課,就是幫忙做家務和煮飯。「在這些課程中,孩子已經能夠訓練專注力、運用大小肌肉及創意思維,又有助學生維持生活節奏。」小人兒的學習能力,其實比成年人想像的高很多。

課室裏有一塊黑板,黑板不是掛在牆上,而是將一本打開了的圖書。坊間有些幼稚園已經要孩子懂得「太空人」的英文Astronaut,這裏的黑板沒有生字,卻畫滿不同編織圖案,原來正在教小孩數學。「華德福程沒有課本,七歲前不會認字寫字,學習語文主要透過唱歌及講故事。」余貝茵笑說。即使是小學的語文課,內容也相當有趣。老師會按四季或自然主題配合教學內容。例如在冬天會教柳宗元的絕詩《江雪》。小學生還有農耕課,學校旁邊有一小塊田,老師與同學曾一起種過菜、番茄、粟米等。

小學生還有農耕課,學校旁邊有一小塊田,老師與同學曾一起種過菜、番茄、粟米等。

(小學生還有農耕課,學校旁邊有一小塊田,老師與同學曾一起種過菜、番茄、粟米等。)

小二學生抄寫及繪畫二作籌,在一版抄下黑板上的詩,另一版就繪圖,每個孩子對天鵝都可以有不同想像。

(小二學生抄寫及繪畫二作籌,在一版抄下黑板上的詩,另一版就繪圖,每個孩子對天鵝都可以有不同想像。)

|生命的導師|

一般學校的老師都是專科專教,每年級都會換過一批老師。但是華德福教育的老師就像家長,會跟隨同一批學生成長。「換言之,一個小學老師就算就到第八年,也只是第二次教小一。」七年相處下來,老師會比較了解學生,可以按其能力調整學習內容。不過,要找一個通識的老師,往往是最大的難題。要成為一個華德福老師,先要願意投放時間認識自己。在培訓課程中,每位老師都要面對自己的生命史,回憶不同階段的重要經歷。余貝茵說:「每位老師接觸生命史課程時,都一定會哭一次。面對自己的過去,明白如何成為今日的自己,這樣才能為小朋友帶來更圓滿的成長。」

二年級的老師在閒談時提到,小孩子主要透過模仿學習,當初最困難就是要留意自己的說話和動作。「現在我開始反思如何成為一個『愛的權威』,既要令學生感到安全,願意向我學習,但是又不能被學生牽著走。」為了提升同學的學習興趣,老師也常構思不同主題,例如特意找一些描述動物的唐詩,變成「動物謎語」,然後讓學生自行繪畫心目中的動物形象。

黃太太十分認同身教的重要,大女兒懂得細心教導妹妹在倒瀉牛奶後用毛巾清潔地方。「這是她從老師身上學到的處理手法。

(黃太太十分認同身教的重要,大女兒懂得細心教導妹妹在倒瀉牛奶後用毛巾清潔地方。「這是她從老師身上學到的處理手法。)

|未來的路向|

訪問前一天,學校舉行招生簡介會,示範平日的教學方式,三十位家長全神貫注聆聽,像上課一樣。余貝茵認為家長的配合對於學校教育很重要,她笑言:「當初學習華德福教育後,第一時間就是扔掉家中電視,老公的反應最大,哈哈。」不過她亦深明就算家長願意配合,生活上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做到。「例如雙職家長把小孩交給傭人照顧,傭人情願讓小孩看電視,也不會由得小朋友做家務,免得愈幫愈忙。」

家長在簡介會提出的問題,離不開銜接小學、認字寫字、孩子的紀律等。「家長擔心銜接是正常的事,因為他們身處體制內,在懷孕的時候已經要為孩子舖好小學的路。甚至有家長認為小朋友將來都要捱,倒不如從幼兒開始,這我就難以認同。總不可能因為小朋友長大後一定會食公仔麵和飲可樂,所以從幼兒開始就放任吧?

由當初自言不懂湊細路,到今日開辦學校教導其他孩子,余貝茵希望令更多家長有信心嘗試不同的教育方式,唯有與團隊盡量找理念相近的小學銜接,並另設銜接班。「與其硬銷整套華德福教育,我情願更多小朋友有機會接觸到。要讓更多人明白不同的教育理念,一切都需要時間,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等待。」

學生上木工課時搭建的攀爬木架和搖搖板,已經成為同學日常玩樂的設施。

(學生上木工課時搭建的攀爬木架和搖搖板,已經成為同學日常玩樂的設施。)

 

(刊於《明周》2461期〈尋找另類教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