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工業4.0】大品牌與小城鎮 德國家族企業如何走進國際?

撰文: 佟鎮南     攝影: 佟鎮南、劉玉梅

07 Nov 2017

帕德博恩(Paderborn)是德國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的城市,帕德博恩縣的首府。作為高科技城市,甚至擁有全球最大的電腦博物館Heinz Nixdorf MuseumsForum, 是全世界IT產業的朝聖地點。在這個安靜怡人的小城,人口大約為十四萬四千,這當中除了Sagem-Orga Systems GbmH、McAfee、dSPACE、Fujitsu Siemens Computers、Siemens……等IT產業工作,更有一大部分人世代以來都是高級家用及商業用電器製造商Miele員工。當行走在安靜怡人的帕德博恩小社區,你會不時在翠綠環抱的鄉鎮風景中,偶爾出現一個Miele廣告燈箱,可見這品牌與社區的密切關係。

1899年,Carl Miele(1869年-1938年) 與Reinhard Zinkann在Paderborn附近小鎮Gütersloh共同創辦該公司,百多年後,品牌仍然由這兩個家族持有。最初公司只是一家十一人的公司,在當時都是每戶農家以人手分離生產牛奶和牛油的年代,Miele生產的這部走於時代之前的牛油分離器,據當日在品牌博物館的接待員Thomas Huth指,正好逢上德國現代化的過程,隨着社會結構改變大城市發展,品牌掘得第一桶金,次年又造出了奶油製造機。在奶油製造機的技術基礎上,Miele研發出了第一台洗衣機。

當我們檢視到Miele的開發歷史,會發現這種將過去產品的技術改良應用到不同產品上的規律,那是一種追本窮源、因不滿足於成功現狀而把成功元素拆解重組以發現新可能的思想方法。

m170823duen_5_pre-assembly-062作為家族企業,雖然面對的是全球高級家電市場,大部分生產都在Miele發源地Gütersloh,及附近Bielefeld和Bünde等小城鎮。
m170823duen_4_museum-003二十世紀初,在大部分人還以人手洗衣時,Miele已看到城市化未來對洗衣機的需求,因而由奶油製造機領悟出攪拌式洗衣機,並在Gütersloh開始生產。

世代可持續發展的必要

正如Miele集團第四代執行董事兼合夥人Dr. Reinhard Zinkann,這位有着學者氣質的德國仕紳所言,能夠讓企業成功是透過不斷的reload(重裝):「假如不透過『重裝』讓高級品牌得以在舊有的成功上發現新的、可持續的發展,品牌便會成為歷史。作為家族持有的企業,我們肩負社會責任,由於不是上市公司,我們不用因為要每年向股民交代而追求每年賺取最大利潤;作為以社區為根據的中小企業,我們有責任確保企業不會因眼前利益而犧牲下一代的未來──我所擁有和做的一切決策,都是我從子女的未來中預支借用,正如我父親所做的,是從我面對的未來中預支借用,作為生產商,我們不能為短期利益不斷製造垃圾讓下一代承擔沉重的社會包袱,損害他們的未來。因此作為決策者,必須從世代的可持續發展角度思考。」這番話的視野,顯示Dr. Zinkann從人文精神出發思考企業存亡的深度。作為企業第四代決策者,Dr. Zinkann認為作為高級品牌,Miele堅持以最新科技和精良品質來讓人生活更加幸福,這種對物質和幸福關係的思考,反映了Dr. Zinkann過去在歷史和哲學浸淫的成果。

dsc00556Miele集團第四代執行董事兼合夥人Dr. Reinhard Zinkann

「Think and act different是我們的信念。我們不做下價產品,是因為我們是一家小企業,市場上比我們強大雄厚的對手大有人在,比低價實在難以生存,我們只能在可持續產品這概念上致勝──每當說『可持續』,人們往往說的是對環境的影響,但我們的『可持續』,說的是一種長線的世代視野──如果一個世代是二十年,可以用上二十年而不落後時代需要的產品便是可持續發展。這裏包含了兩種可持續觀念:所有生產過程都用可持續發展方式生產,減少廢棄以免為環境帶來負擔,就像我們洗衣機的十字固定零件,相對業界慣用的石屎,我們採用可回收再用的鐵;由於我們生產的是高級電器,為了讓我們掌握最當前的科技走向,絕大部分電子零件都由自己生產。」

為了在全球化市場下取得生存空間,品牌走的也有別於大企業的生產策略,正如Dr. Zinkann強調,”think local, act global”是品牌面對全球市場一體化的大方向。「我們投入大量資源,對不同市場的文化背境和社會習俗作出研究,然後對同一產品於不同市場作出微調。如當日我們為華人市場研發蒸爐時,我們從中國人怎樣蒸煮菜式,到食材從市場買回來的狀況,及如何處理食材等都一分析研究,這些數據都影響我們的產品。作為決策者,我可以自豪的說,市場上沒有其他人接近我們的水準,相對韓國企業涉足不同領域產品的發展,我們只專注於家電和商用電器的生產。」

m170823duen_9_warehouse-012在生產過程中,有不合標準的零件會循環再生,再生度接近百分百,目標是希望不會產生任何廢料。

Think Local, Act Global

相對於喜歡用宏觀角度思考企業未來的Dr. Zinkann,專注市場策略的另一位Miele集團第四代執行董事兼合夥人Dr. Markus Miele,對”think local, act global”有更具體的掌握:「(身處網絡時代)要了解未來的家居會怎樣發展,先要對未來家庭生活形式進行研究。作為生產商,我們要知道什麼產品對客人最有用,根據客人的生活方式來思考『易用』的定義,所以我們需要與客人有密切的溝通。」Dr. Miele提到(包括在香港新設)的各個Miele Experience Centre,認為那是直接取得市場信息第一手資料,及讓客人可以得到如何正確使用品牌那些最尖端科技產品、讓產品可以用上二十年以上的重要市場策略。

「除了需要客人回應,我們還從供應商搜集市場反應,及跟大學合作。例如我們預示到未來在已發展地區的人口老化問題,所以我們和大學合作,研究大部分時間待在家中的老人,我們需要生產怎樣的產品來讓他們生活較為輕鬆?如為免老人家忘記自己在煮食而產生家居危險,開發產品時就要思考是否煮食時可以讓子女知道,從而減少意外?又或同樣是煮食,但中國人和日本人因菜式烹調不同,我們在構思產品時亦會把這些數據同時參照考慮。」

同樣是家族企業,卻對市場有不同的取態,源自不同文化的價值觀。當東方家族迷信權力、勝者為王全取市場,令官商勾結和貪污情況成為常態,這種東方式企業哲學雖然短期讓國民生產總值飆升,但同時亦埋下社會動盪的因子。而過去德國在二十世紀也曾一度迷信權力,替國家帶來黑暗一頁,二戰後西德痛定思痛,正視隱身於自身文化中的魔鬼,到東西德統一後,實事求是和求同存異,讓德國中小企可以力壓美式福特主義的工業生產模式而成工業強國,正反映了由Miele所代表這種中小企對發展的共同價值觀。

m170823duen_5_pre-assembly-157由智能機械人造出的洗衣機滾桶,每個需經這位伯伯,人手用一塊絲襪質地布塊在每處焊接位反覆揩抹,來測試接合平順與否,這種費時的人手品質檢測,相信對重視短線利潤的企業來說,簡直匪夷所思同錢有仇。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