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鬼古】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我的「真.撞鬼」經歷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李浩賢、周耀恩、關震海

29 Oct 2016

曾繁光(精神科醫生)

曾繁光(精神科醫生)

周五晚上,精神科醫生曾繁光接見完最後一位病人,始有空閒接受記者的訪問。

甫坐下,曾醫生便說︰「我有幾個故事跟鬼有關。」

大佬我請你飲酒不要嚇我

印象最深刻的,是1989那年。「那時轉工,要從瑪麗醫院搬走,有些舊物是我不要的,打算轉贈給朋友。從宿舍的小路開車出去,突然在路上冒出一個身穿白恤衫牛仔褲的中年男子,眼看便要撞到他,連忙駛到另一條線,怎知他又跟隨着車的方向,走到另一端。當時心想一定會撞到他了,但車子駛了過去,卻無聲無息,我當時全身的毛管都戙了起來。走下車看,空無一人。當我正在發呆思考的時候,旁邊駛來一輛的士,司機跟我說︰傻佬,你不要在這裏停車,幾天前才發生了一宗致命的交通意外。我馬上上車離開,整個身都顫抖着,一邊開車,一邊把啤酒倒在馬路上,口中唸着︰大佬,請你喝酒,不要嚇我。」後來曾醫生才得悉,那天是農曆的七月十四。

那是一次公路上「撞鬼」的經歷,一般人做法,不是求神拜佛,就是敲經念咒,然而,曾繁光接着做的卻是:他去了醫院驗腦。

科學訓練敵不過民間傳說

「根據醫學上的定義,那些見鬼的狀況都可以歸類為視幻覺,即見鬼其實是一種幻覺,是精神病學的一種。」作為精神科醫生,他說,比起見鬼,更可怕的是腦出現了問題。「於是馬上找朋友幫忙檢查,幸好最後什麼事也沒有。」

說到幻象的成因,曾醫生說很難一概而論,也許因為疲倦,也可以是腦或眼睛出現了毛病。雖然那次經歷讓他感到害怕,但他堅信世上無鬼。「我想,我的科學常識在那刻是輸了給從小到大的教化,遇到不尋常的事物便以為是鬼,因此而害怕。老實說,我不應該恐懼視幻覺,但那種恐懼的反應,令我體驗到科學是如何敗了給文化。」

那麼,做了這麼多年的精神科醫生,是否很多病人也有類似的遭遇?

「聽過太多了。很多人說自己被鬼上身,但診斷出來的結果,往往都已經處於精神分裂的階段,或是在腦內長了一個瘤。」

當你細心注視這幅照片時,是否留意到相中某個部分有靈異的鬼手出現?如答案是肯定的,曾繁光可能建議你先去醫院驗腦。

當你細心注視這幅照片時,是否留意到相中某個部分有靈異的鬼手出現?如答案是肯定的,曾繁光可能建議你先去醫院驗腦。

桃木劍斷道士敗走醫生最淡定

談起深刻的經驗,曾醫生回憶往事︰「記得有個病人入了院,他說見到鬼,後來又說那鬼從腳底鑽進了身體,家人認為是他被邪靈附體,便找來當時一位頗有名氣的道士替其驅鬼。我給了一個房間他們,不去干預,只把他們視作普通探病。沒多久,病人的家屬『閃』了出來,那師傅接着惶恐地逃出,連手上的桃木劍都斷了。」

莫非妖怪法力無邊,連道士也頂不住?曾醫生續說︰「那個道士跟他家人說︰『我不做你這個生意了,他是真的有問題,要留在這裏醫病!』我剛好在外面跟護士聊天時看到這一幕。其實,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

所謂見怪不怪。人生之恐怖,不是要去害怕,而是要去了解。曾醫生說,若讓他將來真的見到「鬼」,他不會感到害怕。「可能會請他喝酒,看看有什麼能夠幫助他,總算是有緣相識一次,哈哈!」伴隨着豪爽的笑聲,曾醫生談起往事,總像多了一份調皮的感覺,似乎在年月的累積下,科學終於戰勝了與鬼有關的文化。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