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Love妄想世界】文手會百川:寫一篇香港和英國的BL故事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譚志榮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30 May 2017

BL為什麼經常與政治搭上關係?

很多人誤解BL的主旋律必然是性,甚至以為BL必然盡充滿色情畫面,可是,其實不少BL漫畫都沒有裸露場面。與其說BL是關於性的,毋寧說BL是關於權力與界限的。

根據同志平權組織女同學社的說法,性權就是把人權的框架延伸到與性相關的種種思想、行為、身份、慾望、表達以至社會政策的制訂上,為形形色色的性提供保障。

當英國愛上了香港

香港不少人最早發現BL,始自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周永康與岑敖暉被腐女子配對為HeHe團,鬧得「街知巷聞」,連陳志雲在商台訪問兩人也不得不提到兩人的hehe關係。自此之後,較知名的HeHe政治人物,還包括一起參與真人騷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的曾鈺成和梁國雄,兩者政見南轅北轍,可是腐女子配對這些各據一方的人物,反而往往情有獨鍾。

BL其中一大特點,是跳出男女性別定型,打破固有權威或約定俗成的觀念,本質是一種推翻傳統父權體制的抗爭。現代民主強調尊重和保障個體,推崇自由選擇法則,視政治管理為一種可更迭替換的暫時物品,而不視之為一種有道德壓迫意味、必須遵守的規條或者道統。

「香港文首會」的百川,喜歡以文會友,組織集結了一班有志於寫小說的同好,目前有一百四十個會員,其中三分之二是腐女。無巧不成話,或者說其來有自,2012年,百川自行出版的第一本小說,正是政治寓意非常明顯的一部BL作品。

書名叫做《Bauhinia》(洋紫荊),講述「香港」和「英國」之間的悲劇戀情。不得不提的是,作品中的地名其實是人名,概念來自日本八十後漫畫家日丸屋秀和的《Axis Powers Hetalia》(《黑塔利亞》),該作品以世界大戰時軸心國為主角,將所有參戰國家擬人化,譬如意大利就是一個討人喜歡但打鬥時十分沒用的笨蛋,而他的朋友德國卻是一個超級認真的人。百川寫的小說,少了日丸屋秀和漫畫搞笑的味道,反而着力表現男男戀情曖昧的情感,以及那種很努力也跨不過的禁忌。《Bauhinia》全長四萬字,結局是,在皇后碼頭這個對兩人都充滿記念價值的地方,「英國」決定離開「香港」,臨別時遺下一封信寫着”I’m yours.”淒美得一如其他BL漫畫。跨過了許多界限之後,方才發現,世界上原來還有一些界限你永遠無法跨過。

帶着腳鐐跳舞也蠻好玩的

為了寫這部小說,她花了整整一年時間,翻閱了二十本關於香港歷史的專著,由鴉片戰爭一步一步,走到了小說結局1997年回歸祖國,每一隻字都是嘔心瀝血的成果。詎料,四年之後,百川打算再版這部小說,重新翻看了小說內容,終於狠下心腸,刪去了那種淒美的分手場景,換了另一個「更現實」的結局。

那幾年,她經歷了高鐵抗爭、雨傘運動,政治上忽然覺醒。過去對「英國」以至「香港」的想像,已經無法維持。人長大了,經歷的事多了,再也沒法恢復舊有的內心世界。「四年間成長了好多,之前以為香港和英國之間有山盟海誓,其實那全是自欺欺人的鬼話。」百川說:「現在香港最重要的事是生存。」

這個「香港」是真的香港,還是他腦海中有手有腳有一張俏臉的香港?不知道,只聽見百川又幽幽的說了一句:「但是,明天會更好,也不過是一種妄念。」

喜歡BL的人,有一種不怕威權、不怕頭破血流的衝勁,但同時又有一種對悲劇的執迷。

百川喜歡寫小說,三個月可寫完一本,可是每次擺event,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宣傳,往往只能賣出幾十本。她一方面堅信好的作品一定找到好的歸宿,一方面不得不真情流露地說:「香港人好怕睇字!」剛剛說完創作不為維生「很憂鬱」,不旋踵又信心滿滿:「帶着腳鐐跳舞也蠻好玩的。」

縱管只有幾十本的銷量,她都努力記下買書人的年齡、性別甚至消費模式,覺得這對日後的市場推廣有莫大好處。在中文大學主修文化管理的她,副修市場學。除了記下市場數據,她還會隨時記下任何靈感、生活中的浮光掠影,或者人在現實上遭遇到的挫折。「曾經想從事舞台劇演員,可惜才能所限,有些事一輩子都做不到。」「DSE考到高分,興高采烈報讀了文化管理,卻被冷嘲熱諷是浪費分數,應該去讀醫生或者做律師。」

她說,人生遇上挫折,不必怨恨,應該選擇讓角色幫她演活人生,轉化成台詞與行動。難怪有人說,悲劇,其實是一種快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