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幸福】編者話:新界西年輕人 跑過山坡,回望山坡

撰文: 張帝莊     攝影: 梁俊棋

14 Sep 2017

伍詠欣作為在港島土生土長的記者,多次遠赴「異域」採訪,踏足屯門、元朗和天水圍,行走往返之間,終於記下了一篇關於「屯元天」的地理誌。這期封面故事觸發了我以前住在元朗的回憶。

2549-ntwest-prologue

從來不覺得「元朗人」是一種身份。可是,搬離這個地方超過十年之後,竟然發現對報道中受訪者談及的一些經歷頗有共鳴。我突然記起,中二時一個人跑到長沙灣科華圖書公司領取徵文比賽獎項時的心情。那時,心情已經不再是興奮,而是憂慮,總在擔心搭錯車,落錯站,迷了路,然後沒有足夠的車費返家。中學時每次「出城」,都因為非常重要的事,例如親自走去北角工業大廈從《怪異集》主筆漢民手上拿稿費。出了城好多次,但還是有好多次,都在擔心搭錯車。現在想回來,的確是這樣。可是,這種害怕搭錯車的心情,原來早已被我在有意無意之間忘記。十七歲之前,一直待在元朗,連打暑期工都在元朗,有一段時間,我覺得美孚和荃灣的女孩比較漂亮。讀新聞系,二年級有機會到《香港時報》實習,採訪主任說明天要到港督府後門採訪示威,我嚇了一跳,心想:「港督府後門在哪裏?」然後悄悄翻查地圖(那時還沒有Google Map呢)。

有人說,人生總有一個階段,很想越過這個山坡,走到對面那個山坡,因為那看起來非常美麗,可是,當你花費了許多力氣,真的跑到那裏,你再回頭,才發現自己本來的所在其實最美麗。

想走出去,想留下來,是人生兩難。無論最後你選擇了留還是走,過了一段時間,或成或敗,或喜或憂,你都會有一種悵然若失之感。

新界西年輕人的故事,重點不是交通距離,而是那種若即若離,那種年輕人迷惘和驕傲並存的矛盾感覺。

張帝莊
採訪主任

2549-ntwest-cover-fb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