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鬼古】遺體防腐員伍桂麟:最接近生死界線的人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李浩賢、周耀恩、關震海

29 Oct 2016

伍桂麟(遺體防腐員)

伍桂麟(遺體防腐員)

中文大學山頭,夜色漸濃,醫學院地庫導修室的燈還亮着。一個醫科新生正研究着一副人體上半身的標本。隔壁解剖室的超強冷氣,從門縫滲了進來,醫科生不自覺地掃了掃手臂解凍。她見功課已差不多完成,就收拾物件離開。正要走向電梯,驀地瞥見身後房間傳出一道藍光。那房間是用來進行遺體防腐處理的。一陣寒意,從背脊爬升。她打了個哆嗦,快步向前走。通過了走廊的兩道大門,眼前情景十分詭異,只見地板上出現了一灘淺紅色的液體。她驚魂甫定,來到電梯口,定睛一看,電梯口出現了鮮紅的血水。「這會否是解剖和運送遺體時留下的血迹?」她告訴自己不用害怕,遺體是令人尊敬的「大體老師」,根本用不着害怕。「啊~~寄癡心風雨中……」背後的那房間,突然傳來一把高昂的女歌聲……

破解醫學院地庫恐怖傳說

結局?沒有,這故事是杜撰的,靈感來自中文大學醫學院遺體防腐員伍桂麟(Pasu)。Pasu解釋:「處理遺體防腐的房間,設有三枝紫外光燈,用來殺菌消毒,入夜後會相對容易留意到這些光。唱歌的女聲倒是真的,有位同事愛聽戲曲及老歌,他在加班時會聽音樂。」那麼血水又怎樣解釋?「部門訂購一種醫療用的消毒藥水稀釋清潔地板,我也不明白為何會訂一隻紅色的藥水,這種藥水乾掉後還會褪色。至於電梯口的血水……」我緊張地看着Pasu,他緩緩地說:「是真的,是屍體的血水──不過不是人體,而是樓下飯堂運送凍豬肉的血水,哈哈!」Pasu也忍俊不禁。他補充說:「我們才不會使用客用電梯運送遺體,這些故事在醫科生之間流傳了一段時間,我也無意闢謠,由他們去吧。」

Pasu在2011年加入中文大學醫學院,成為遺體防腐員。在此之前,他曾在殯儀業打滾了六年,兼職跟師傅學習遺體防腐。Pasu入職殯儀業時只有二十四歲,入行前也有平常人的恐懼。「事後才明白,那些莫名的恐懼,是因為無知,才會有許多不必要的聯想。」那些在鬼片出現的劇情,在Pasu看來都是加鹽加醋的戲劇效果。有人繪影繪聲,說見到遺體突然睜大眼睛,似乎含冤未雪,但Pasu指出:「當遺體轉送到溫度較低的地方,已經缺水的眼部肌肉,因為遇冷收縮,就會出現遺體張開眼睛這種現象。」

鬼有鬼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

在殯儀業工作多年,Pasu坦言有過數次「撞鬼」經歷,其實只是感覺到有鬼魂在身邊,而非大家幻想般恐怖。他以天線來形容接觸鬼魂的能力。「即使做殯儀行業,假如你的天線接收不到信號,就無論如何都遇不上。反正,鬼有鬼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

當初加入醫學院,Pasu是抱着求變的心態轉工。入職不久,Pasu就建議推行「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一來可為醫學院提供遺體,供醫學生及醫生學習,二來可以藉此宣傳生死教育。Pasu希望學生從無言老師身上學會尊重,將來學會善待病人。

Pasu認為,如果談論鬼魂能夠吸引更多人關注生死、恐懼,他不介意多講。要推行生死教育,政府本來應該擔當一個更重要的角色。外國設有相關部門負責殯儀事宜,香港的遺體處理,竟然由食物環境衞生署負責。「那不是以處理垃圾的態度來處理死亡嗎?政府只會忙着在不同地區找土地起骨灰龕,卻沒有想過要改變市民對死亡的看法。」

他反對花大錢進行風光大葬。「我們要學會面對恐懼背後的源頭,學會面對死亡。」

醫學院流傳的鬼古之謎,輕易被遺體防腐員化解。

醫學院流傳的鬼古之謎,輕易被遺體防腐員化解。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