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洲綠化地】地主被漠視 苦等兩年局方鄉事未溝通

撰文: 許莉霞      攝影: 關震海

09 Aug 2017

img_9632

橫洲事件去年被朱凱廸揭發有官商鄉黑的介入,政府才公開部份文件。

橫洲事件牽涉的三村是非原居民村落,共3.5公頃土地,當中包含少量私有地。歐陽太太的家族半世紀前買下橫洲永寜村其中一片土地,從此定居在此。30多歲的歐陽太在橫洲出生成長,成家立室後繼續住在這裏,育有兩女,代表村民向傳媒控訴政府收地不公。

政府在村地刊憲逾三個月,地政隨時入村收地。歐陽一家苦等兩年,至今局方仍未與村民溝通。歐陽太說,上一代真金白銀買下的地,作為地主,竟多次被形容成「只要賠償」的村民。她希望今次市民可以看到見收地的不公義,聽到村民的聲音。

發展了什麼 犧牲了什麼

歐陽太不明白政府為何從原本可以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的橫洲棕地,改址選擇橫洲三村,並將興建數目減至4000個。

「用我們的地,市民還少了單位。我們犧牲反令市民吃虧,那我們為何要犧牲?」歐陽先生不滿原本有棕地可用,卻改用他們這片有生態價值的綠化地。

歐陽太說,先不講橫洲的大片棕地,單是屋前的村長地,政府卻沒有收;而按政府「既有的諮詢程序」,諮詢由鄉議局派代表與村民溝通,至今村長沒有跟他們商討。「正常的收地是整排地收,零丁不收那片地,似乎也跟鄉事勢力有關」,歐陽太質疑說。身邊的歐陽先生稱,要先問一個問題,「我們的犧牲值不值得?如果我們的犧牲只讓一班有錢人、鄉紳得益,我覺得不忿氣。」

img_9124

歐陽家上一代買下土地,發展時屋前村長土地原封不動,惹村民質疑。

歐陽家看過橫洲未來規劃圖,他們發現家是用來建學校,並非公屋。現時元朗區的學額充裕,更有學校有殺校的壓力,「這規劃是錯的,但政府卻堅持,根本是浪費納稅人的錢。」歐陽夫婦氣憤是,自抗爭以來,外界將村民打造成「只要賠償」的村民,希望公眾了解綠收地的諮詢過程與規劃上的諸多不公義。

廿名地政入屋 留下賠償指引書

2015年,歐陽家在報紙一隅,得悉家園可能要被收的傳聞,但當時並沒有任何人諮詢過他們。直至2015年10月30日,一行近二十人的地政人員,來到他們家作凍結戶口登記,他們才恍然大悟,,家園快要失去。當時是平日的早上,村裏年青的一群已外出上班、上學,只剩下老弱的一群在村裏。

img_9116

一群地政人員初時只稱要作登記,並未提及收地。歐陽太的老父未覺異樣,開門讓他們進屋。甫進屋,地政人員就四處拍照,拍下花園每棵樹及每塊地,更進屋拍下每一間房間。一再查問,地政人員才提及收地,並留下一本政府沿用的賠償指引書。

政府工程師:「可入住中轉屋」

5月地政署已入村刊憲,但到今天,歐陽家仍未得到正式的安置賠償回應。「政府究竟想何時才回應我們?收地才通知我們,還是用堆土地把我們的屋剷平後,也不公佈如何安置賠償我們?」

近月,每個村民現在每天輪流寄信給候任特首辦。得到的回信,只是推說會把這事交給發展局或元朗地政專員處理,卻未針對性解答他們賠償的問題。他們曾翻查政府沿用的收地指引,發現原來最多只能賠60萬,這金額現時連一個厠所也買不了。若要上公屋,家庭收入又過不了審查機制。

3月,政府派出署方工程師向村民解答,歐陽一家曾質問在場的工程師,如何安置他們,在台上非局方的房屋署工程師葉承添指:「你們可暫住中轉屋一年。」

img_9096

歐陽一家兩年來為事件四處頻撲,希望政府有商量。

這回應令歐陽一家十分氣結,歐陽太說自己的家並非僭建木屋,是有正式屋牌,每年又有交差餉及地租。他們不解,為何要淪落去住幾家人共用一格厠所的中轉屋。「上一代真金白銀買落嘅地,到現在也沒有正式賠償回應,我們一家11口有老有少,難道要叫我們『瞓街』?」

鄉事噤聲

歐陽家感到求助無援,甚至認為區議會也出賣了他們,因為屏山鄉的區議會有雙重身份,同時是鄉事。他們曾找過區議員曾樹和及張木林,但他們除了在初期有入村跟進,現在已沒有再處理。更甚者是,連部分他們所選的村長也沒有幫他們。

這片地土是她太嫲買給她父親的結婚禮物,可是一家很快便要被逼遷。賠償只今未有安排,歐陽太說即使有千金也買不到他們對這片地土的感情。

img_9109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前的回信,稱已轉交給上任發展局處理。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