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北韓人】活在正常與 非正常之間

撰文: 陳伊敏     攝影: 周耀恩、李浩賢、譚志榮 部分圖片•法新社、GLO Travel、受訪者提供

06 Jun 2017

ztan170502yimin_0029

方欣浩擔任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地區研究員,他指出,北韓當地人民對於溫飽、生計、自由的需要都跟你我無異。

「北韓,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個不可思議 的國度。當地政府對於周邊國家的安全威脅特別敏感,所以在新聞裏經常有各種令人擔心的消息。不過,在做救災、扶貧發展以及人權工作時,我都盡可能把它當作一個正常國家看待。最低限度,當地人民對於溫飽、生計、自由的需要都跟你我無異。」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地區研究員方欣浩道出北韓人民所需。

市場經濟開始萌芽

方欣浩2012 至13年任職國際NGO期間, 曾前後七次到北韓參與扶貧工作。據他觀察, 市場經濟勢不可當,自由經濟意識已在民間發酵。例如,很多地方日間沒有電,有居民會跑到市場買充電器發電。「 政府知道難以抵擋市 場經濟,因此某種程度上算是默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他的印象中,北韓郊區非常簡樸乾淨。農家的房子看起來一模一樣,農場種什麼皆由政府統籌,但自家的前院可以有自己的安排, 例如許多農戶種了草莓等經濟作物,用來換玉米,可以換三倍之多。因為燃料匱乏,農產都用小型農機。令他出乎意料的是,農場的委員關心社區,並非對政府官員絕對服從。他親見農場委員與政府官員「頂嘴」,居然揚言要到市場買燃油。 除了平壤,他還涉足南浦、元山等地,「感覺街貌與灣仔舊區舊樓差不多。街上行人的衣服顏色頗為繽紛,公共場合亦較守秩序。 飯後喝一些酒,農民代表開始卸下一些防禦, 聊點日常,男人們還開始談自己的老婆,談笑風生。

方欣浩近期訪問脫北者,研究北韓人作為兒童的權利。結果令人大吃一驚:所有受訪者脫北後的反應無一例外,都是極度震驚自己被騙了一輩子。然而,回憶自己的童年,卻曾是簡單和很開心的。

dsc_0312

北韓的元山市有機會發展成旅遊城市

與脫北親友聯繫可判監禁

「自由」二字,在北韓最為稀缺。當地人和外國人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當局的監控和管 制,作為外籍遊客,難以獨自離開羊角島。那次方欣浩離開酒店跑了二十分鐘,馬上被人 盯上,回到酒店立即被警告。而作為當地人,僅僅打長途電話與海外親朋聯繫便可能犯法被囚。

方欣浩說,北韓人無法自由打出或接聽國際長途電話,大多數脫北者無法聯繫他們在 家鄉的親人,雙方對彼此的生死和現況無從得知。國際特赦組織去年發表的《音訊隔絕:北韓的手機和對外信息的限制》調查報告揭示, 自2011年金正恩上台後,政府對人民的操控、壓制和恐嚇加劇,亦進一步限制其人民使用通訊科技。平民若被抓到使用手機與脫北親友聯繫,有可能會被送到政治犯集中營或其他拘留設施。

報告指出,北韓的手提電話網絡供應商現 有三百萬用戶,不過這些用戶均不能使用國際長途電話服務。在北韓,能瀏覽外國網站的互 聯網亦只有少數北韓人和外國人;一般北韓人能使用的電腦網絡,只能瀏覽國內網站和查閱電子郵件。「兩年前,全國只有二十八個網站。家中有電腦的人本來就很少。」

近年,智能手機幾乎成為現代人生活的必需品。愈來愈多商販從中國走私手機和SIM 卡至北韓黑市販售;這些手機不論品牌,北韓人通稱為「中國手機」,鄰近中國邊境的北韓人到黑市買一個「中國手機」便可以收到中國的信號進而上網。「注意,講電話一兩分鐘內要立即收線,不然位置會被監測到。監聽無所不在,信號亦經常被屏蔽……」

在北韓,黑市交易來自其他國家的通信設備屬於違法行為。任何人使用從非法交易得 來的「中國手機」作通訊,都可能面臨刑事檢控,例如非法貿易等罪名;若果他們聯繫的是在南韓或其他被視為敵國的人,更有可能被控以叛國罪。

zdsc_0333

元山市郊協同農場的秋景

消息不能自由流通的世界

方欣浩從脫北者口中得知北韓通訊被監測的狀況:一名四十多歲的脫北者曾因使用「中國手機」而被捕。她形容「國家安全局第27 隊的探員會手持一種天線型裝置,上面的紅燈一 直閃爍着。他們聲稱這是一種檢測裝置。當他們來拘捕我時,他們脫下自己的大衣,身上就是繞着這些電線。

「與親友聯繫理當是作為人的基本需求,在資訊全球化的時代,北韓政府卻剝奪國民與家人聯絡的權利。政府禁止國民認識世界, 讓他們無法向外界透露自身所遭受的人權侵害。」這沉重而無奈的現狀,正是北韓人民日復一日所承受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