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Love妄想世界】港腐女學Konnie:令腐女子不再孤單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6 May 2017

觀念轉變:當日變態 今日潮流

BL文化由隱學變成顯學,不過是兩年 間的事。兩年前,「港腐女學」創辦人Konnie 的專頁才剛草創,現在已經有一萬千七多個 like。雨傘運動期間,迷上hehe的腐女子,喜 歡把周永康和岑敖暉配成一對,主流傳媒覺得 十分驚異和新鮮;但是到了今天,日本男排隊 員擁吻,登堂入室,腐味無所不至,連黎明與 林日曦最近新拍的《100毛》咖啡廣告也大玩 腐元素。廣告中黎明對林日曦說一句「攬住 我」,腐女子低聲輕呼,怦然心動。

Hehe以前是帶有貶義的詞語,今天成了 潮流,而且無所不至。最近在日本以至海外爆 紅的電視動畫BL神劇《YURI!!! on ICE》(冰 上的尤里),講日本男子花式溜冰選手勇利 如何為達到偶像維克托的成就而奮鬥,第一 季播完,動畫光碟馬上成為全年銷售榜冠軍, 主題曲放在YouTube,現在觀看人數已超過 一千萬,除了腐女子,現實世界許多花式選手 也成為這齣神劇的粉絲,包括美國冠軍好手 Johnny Weir和日本首位男子花式溜冰奧運冠 軍選手羽生結弦。BL進入全世界的種種現象, 遠非Konnie創辦「港腐女學」時所能預料。

戴着金絲眼鏡的Konnie,看起來斯文又 開朗,但一談到她喜歡的CP,便忍不住雙眼 放光,眉開眼笑成一朵花,彷彿是腐女子的通 病。回想創立「港腐女學」,毫無大志,大抵 也沒有太多先見之明,只是,那一刻,心有所 感,卻難以與任何人分享傾訴。那種壓抑之 苦,外人恐怕難以明白。那年頭,在香港當一個腐女,可以說是「孤苦無依」。「其實是因 為我太寂寞了。」

喜歡看BL被男生鬧「變態」

最初的接觸時,她只是一個小學四年級 的學生。有一天,百無聊賴,上網搜索喜愛的 卡通「百變小櫻magic card」,卻忽然看到論 壇帖子裏有一個標題寫着「BL慎入」。好奇心 驅使下,她按下滑鼠。眼前竟然出現了一篇篇 男男性愛描寫(腐女 H)的文字。她嚇得馬上 關掉了視窗。 那天晚上,她在牀上輾轉反側,難以成 寐,終於按捺不住,躡手躡腳,走到客廳電腦 前面,誠惶誠恐地把文章列印出來。她狗頭狗 腦地逃回房間,偷偷摸摸地在被窩裏讀完那些 她從來沒有想過的故事。

「小時候覺得有關性愛的事不對,那是一 個未接觸過的新世界,但是你叫我不要踩入 去,我偏要踩。」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她沉 浸在故事魔力裏,由同人小說、原創小說、插 圖「食」到漫畫;為解鎖網絡上的漢化漫畫, 狂刷內地論壇積分;放學後其他女同學去逛 街,她流連旺角信和的BL漫畫店。

早熟未必是好事。常識課時,女老師教 導性知識,提到同性戀的肛交,Konnie豎起 耳朵,卻留意到同學紛紛說「好核突啊」。平 日人緣不差,Konnie只覺「好壓抑」,她並不 是一個擅長隱藏自己喜好的人。有次學校旅行 歸程,校巴上,她和隔離男同學聊着聊着,發 現他也喜歡漫畫,不知道哪裏出錯了,她至 今記得對方拉下臉來說一句:「你睇啲嘢咁變 態。」她傷心欲絕,回家嚎啕大哭,甚至打算 以後不再看BL。誰料哭累了,決定起來讀一 本BL,又「開心番」。

女性要柔弱男性要強壯?

「那時候,我醒悟到喜歡什麼是自己的 事,根本不需要理會其他人。」Konnie 擺擺 手,彷彿煩惱都因此甩掉。

為什麼讀BL就開心?「我不喜歡傳統異 性戀愛情小說,太一式一樣,比方台灣校園 偶像劇《惡作劇之吻》,女主角明明又白癡又 煩,卻有一堆人喜歡。有危險一定跌倒,被抓 一定要等人跑來保護,為什麼女孩子一定柔 弱?為什麼男生理應強壯? BL的世界裏,二 人平等相待,男生不一定滿身肌肉,可以情感 脆弱,有軟弱的時候,也有悲傷的故事,故事 有血有肉。BG小說,我控制不了會代入女主 角,BL我可以用旁觀者目光看,祝福他們。」

Konnie自幼習畫,閒時照BL漫畫隨手塗 鴉,紙張也從不外傳;中三苦讀,暗中將歷史 知識「腐化」,加深記憶,自得其樂。可是, 隱藏歡樂的日子終於被打破。儘管刻意把BL 漫畫書脊朝內擺放,藏得嚴密,卻隱約察覺被人翻過,最後媽媽拿着一張同志電影的光碟 《十七歲的天空》,問是否跟同性戀有關,她 嚇得不敢開口,爸爸不動聲色說了一句:「同 性戀有病的。」她激動得長篇大論反駁。

「好似come out一樣。」之後他們沒有再 提起這件事。「當時香港人不知道什麼是腐, 禁忌程度同come out差不多。」

世界和爸爸媽媽的轉變

Konnie今年二十四歲。2014年,她讀中 大法律系,選修性別研究課,漸漸接觸多了 LGBT運動資料,朋友加入女同學社義工,討 論愈來愈多。「現實跟想像當然有差距,讀BL 接受不同性傾向,卻像是一道門,讓你看到更 多,喜歡一個人不止因為性別。」

「我想讓腐女子知道,她們不是單獨一個 人。」成立網上專頁後,她訝異於香港腐女社 羣人數之多,於是路愈走愈遠,愈來愈忙。

為結識同好,她舉辦過三次腐女聚會, 有初中生、零零後,有拖着一雙子女的媽媽, 後來更結識到一班同好,共同創立全港第一本 BL雙月刊《Blank》。現在她每天大概都要花 上兩三個小時在專頁上,繪製許多插圖。她自言希望從事相關工作,以成為門小雷般的漫畫家為目標。

那天,在同人展Rainbow Gala會場,她 拖着沉重行李箱,裏面全是她的個誌。近兩年,父母都透過專頁看她的作品。一家人開心 見誠談話,漸漸化了誤解和偏見。現在母親甚 至會陪她拿H漫同人去印刷,一起摺書。她要 把個誌放入行李,爸爸不厭其煩,手把手教她 整齊收拾行李的方法。

世界在變,本來「罪大惡極」,原來並不 是那麼大不了。這天連弟弟也跑來會場幫忙。 Konnie說,BL愈來愈普及,她剛發現原來自 己的表妹也是一名腐女。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