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災後立法會選舉 廉潔與公民意識的呼聲 (選舉結果更新)

撰文: 特約記者 司徒志雄     攝影: 司徒志雄、法新社

16 Sep 2017

A man (lower C) is pictured through trees damaged from Tyhoon Hato on August 23 as he takes a picture in front of the Grand Lisboa hotel as severe tropical storm Pakhar passes over Macau on August 27, 2017. A powerful storm lashed Hong Kong and Macau early on August 27, just days after a punishing typhoon swept through southern China and claimed at least 18 lives. / AFP PHOTO / DALE DE LA REY

【澳門選舉結果- 泛民代表吳國昌、高天賜、區錦新連任成功,蘇嘉豪成最年輕議員,非建制派代表林玉鳳當選】
投票率為57%,14名當選人分別為:麥端權、李靜儀、施家倫、高天賜、何潤生、區錦新、梁安琪、宋碧琪、吳國昌、林玉鳳、黃潔貞、蘇嘉豪、鄭安庭、梁孫旭。

澳門第六屆立法會選舉9月17日(本周日)舉行,全澳30萬選民可透過手中選票選出14名直選立法會議員。四年間,澳門出現反離補法案運動,上月風災揭示政府失當。非建制的各路人馬如何看今日澳門的公民意識與廉潔情況。

1999年回歸以來,議會分成三大板塊─商界(博彩業/同鄉會)、傳統建制派與泛民。上屆建制一方佔議會10席,主要來自商家、社團,以至擁有龐大財政資源作為後盾組織;相反,非建制派陣營主要以監督政府為其施政重任,資源較貧乏。

四名非建制派候選人—區錦新、蘇嘉豪、林玉鳳及洪榮坤,以爭取廉潔與民主作旗幟。一場奪去10條人命的風災,暴露政府管治嚴重失誤,對於明天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仍是未知之數。

so

青年民主派蘇嘉豪:
增加議會透明度

蘇嘉豪是24組參選名單中年紀最輕的第一候選人,今年26歲,現任新澳門學社理事。四年前他在台灣完成大學畢業歸來,2013年在區錦新名單的第二候選人,無緣當選。上屆泛民得票是歷年出現下跌。今年社團與賭業商人傾力選舉,年輕聲音能否進入議會,還看年輕民主派能否進入議會。

上屆立法會選舉後半年,2014年推出針對高官離職福利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法案(簡稱:「反離補」),結果引發7000人包圍立法會,而反離補案運動的中堅大多是年輕人,其中有蘇嘉豪的身影。

A volunteer (C) displays a banner on a street to raise awareness of an unofficial referendum in Macau on August 24, 2014. Voting began on August 24 in an unofficial referendum on the gambling enclave's electoral system, an action seen as a challenge to Beijing's authority in the semi-autonomous territory. AFP PHOTO / DALE DE LA REY / AFP PHOTO / DALE de la REY澳門政改被譏為「龜速」,直選議員由12名增14名。2014年民間發起公投選特首。

「我就是年青人,最感受到他們的焦慮與鬱鬱不得志。」他指,社會上位置最尷尬,是一班大學畢業後投入社會10年以內的年青人,他們在經濟增長未能獲益。澳門公民意識增強,年輕人亦想增加資訊流通,網媒有《愛暪日報》獨立報道,但蘇嘉豪分析指出,紮根的問題制度上透明度不足,而導致資金補助的流向,公眾亦不知如何監督。

「澳門的立法會議會透明度不足,只有大會是開放,其他是閉門會議,記者不得進入,公眾無從得知討論過程;而澳門傳媒獲政府資助,我這類民主派,這四年間受主流媒體封殺。」蘇嘉豪過去兩年辦網台、做政策研究,在其他網媒撰稿。

過去的風災,一度斷水電,釀成10 人死亡,特首崔世安成立由司法官組成的委員會撤查,蘇嘉豪認為立法會有職權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傳召相關的人上來,調查事件,「社會的動員向立法會施壓,要令立法會真正的開放」。

外界剖析澳門大局,均認為風災對非建制的選情沒有幫助,而蘇嘉豪也同意,但希望藉着公民意識的提高,比上一屆投票率高。

「澳門本身的政治文化植根得很深,很難因為一件事件去動搖,但我覺得這個風災提升了澳門人,特別是年輕一代,八、九成出來做義工的都是年輕人。他們的公共意識,特別是對於社區的關懷與互助。老實說,現在也只是停留在社區的層面,但我們希望將這個層面提升到社會,甚至是政治的層面。」

au

民主老鬼區錦新:
民主仍然遙遠

2013年,區錦新退出由他一手創辦的新澳門學社,今年自組名單參選。訪問之前,區錦新原來曾有不參選的念頭,理由很簡單:「我想抽多啲時間陪屋企人。」然而,最終打消念頭,理由也簡單:「街坊叫我選,佢哋話如果我唔選,以後就唔會再喺議員辦事處搵到『議員』了。」

當了16年議員,區錦新與拍檔吳國昌被稱為「民主新」、「民主昌」,成為澳門的民主標誌。區錦新指出,普選仍然爭取,今次出選是急市民所急。他深感未來四年是迫使政府會否興建大量資助房屋(社屋與經屋)關鍵,2013年政府將居屋貨尾1900個單位接受申請,有4萬家庭申請,「澳門有350公頃填海地,亦收了很多涉貪土地與閒置土地,市民希望建公屋,但與發展商有關的議員,就不想興建太多,怕影響樓價。」

他斬釘截鐵說,民主精神沒變,他更強調利用解決民生問題來導入民主,目前是需要積聚力量,貿然爆發民主運動,並不是好事。「香港的追求民主是為生存,但澳門的追求是為改善生活,兩者根本唔同。」

民主老鬼總結澳門回歸快廿年的民主進程,99年何厚鏵當選時是「鴉雀無聲的,沒所謂吧,能人好人就行了」;事隔十年,市民開始有反彈:「為什麼我們不能投票?」另一方面,區又認為政府表現不濟,令市民覺得我們需要有民主,官商勾結的的醜聞,亦喚醒澳門人對民主的追求。

Chinese soldiers of the PL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Macau Garrison carry away trees uprooted by strong wind caused by Typhoon Hato on a road in Macau, China, 27 August 2017. About 1,000 troops from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Garrison in Macao were mobilized on Friday (25 August 2017) to support the relief efforts of the disaster caused by typhoon Hato in China's Macao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SAR).區錦新網上批特首要求解放軍救援是「小題大造」,言論備受質疑。

港澳爭取民主的步伐不同,區錦新指是經濟發展有關。香港雨傘運動到今天,年輕人的抗爭越見激進,區錦新認為香港年輕人面對一個問題:由一個國際大都會,下降為一個中國大城市,過程中很多優勢在消失中。

「2012年香港做了一個統計,25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的薪酬中位數十年不變,十年不變即是一直在下跌,在這個情況下,年輕人會覺得死路一條的,這是迫出來的。澳門是相反的,澳門回歸之後,由一個小鎮向現代化都市來邁進,這個過程中最得益就是年輕人,我們整體私薪酬由4千多升到1.89萬,大幅提升,在這個情況下,年輕人有沒有不滿?」

災後揭示政府混亂,區錦新認為不會有利民主派,當權者習慣「派錢」,的確可以舒緩不滿情緒,說到底澳門市民還是「罵可以繼續罵,但不容易轉化成一個對政府不滿的一個政治參與,未必能夠做到這個作用。」

區錦新災後網上撰文,崔世安求解放軍求助是「小題大造」,區承認「用詞不當」,預計或多或少會影響選情。

hung

律師洪榮坤:
先廉潔後普選

「就算我請你食飯,你都唔好因為咁就投票畀我!」

這句說話,上周選舉論壇,洪榮坤不斷追擊建制派,堅持要求他們辯論施政前須向選民講這番話。

洪榮坤是一名大律師,第二次參加立法會選舉,上一次他僅得848票落敗。今年他捲土重來,他坦言要改變現時社會的不公平現狀,如果不能「入局」,有多大理想與抱負,均是空談。「為了下一代,選民應該提升自己質素,向賄選說『不』。」

每逢選舉臨近,坊間總是出現大量如「請食飯」、「請去旅行」等現象,洪榮坤不怕得罪選民,他坦言今年落區派傳單,有長者問「有沒有紙巾送」,對此他感到反感。他將問題推敲,澳門更只會變成有錢就可當特首及當議員的社會,這根本就失去了民主社會所追求的目的。

img_6033賭牌於2020年陸續到期,商界積極參選,冀增加影響力。

洪榮坤認為,現時澳門政府的行政效率偏低,施政方向與執行力度,均與市民的期望有明顯落差,而落差正反映政治體制出現問題,若然體制不改,只會原地踏步,政府根本沒有改善空間。推崇選舉廉潔,並認為有了廉潔的選舉制度,才能邁向落實雙普選。

一場風災後,洪榮坤認為揭示的不單是政府的腐敗,而是整個社會氛圍。「傳統社團什麼也好,包括一些學者,什麼也找政府派錢,來來去去也是政府有錢就派,不管人死了派錢,財產損失的我也派錢,派錢減低民怨,如果我們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中,我們會覺得可能是市民的悲哀、年輕人的悲哀,年輕人沒有辦法可以站出來發聲。」

「我們只是清理垃圾也好,維持社會正常的經濟活動也好,這是一個事後的補救,但事前是否一點措施也沒有?」洪榮坤這樣層層追問下去。

lam

中間派林玉鳳:
政府無章法 倡專業議政

曾任職電視台記者的林玉鳳已第三次參加澳門立法會選舉,上兩次落敗,上屆獲5200票,只差1100票落敗,今年捲土重來。她坦言繼續參選,因10多年前出現的社會問題仍未解決,證明政府根本沒有積極處理累積已久的問題,即使有提出,也像是敷衍了事,說過便算。

林玉鳳是一名大學教授,她推崇將專業獨立的聲音帶進議會,在她的候選人名單中,有醫生、文創工作者等專業人士。上屆外界質疑她有「河北省政協」身份,同時她又倡全面普選,是偽民主派。她說自己「相對偏向建制」,但她會堅持理念,澳門中產期待改善民生。

她以城市基礎建設做例子,「10多年前已講舊區重建,講解決水浸問題,但為何10幾年過後,一個風災折騰,又再將政府千瘡百孔的過失,表露無遺。」更離譜是政府還是「故我」地採取用錢解決問題的方式,雖然用錢確實解決了不少問題,但卻同時說明,政府在處理問題上,沒有章法。

另外,林玉鳳關注澳門的民主發展,她建議澳門2024年實施立法會議員與特首選舉隻普選。選舉臨近,林玉鳳每天馬不停蹄落區探訪,「澳門的不公不義仍然存在,而改變制度就是最有效解決不公不義的方法,所以我要透過民意授權進入立法會,改變壞制度。」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