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鬼古】藍屋導賞員秀萍姐:灣仔鬼魂無處不在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李浩賢、周耀恩、關震海

29 Oct 2016

秀萍姐(藍屋導賞員)

秀萍姐(藍屋導賞員)

灣仔鬼故事,街坊有云:都在皇后大道東。

近百年前的皇后大道東除了山坡上的律敦治醫院,一望是唐樓羣。1941年12月日本襲港,灣仔多次遭到空襲。香港淪陷後,日軍將皇后大道東命名為「東明治通」,將修頓球場用作斬首場,將灣仔街市改為停屍間,將船街改成慰安所。據上世紀六十年代報道,聖佛蘭士街的建築地盤曾掘出多具包括不同年齡、性別與種族的骸骨,總共發現二十多個人頭蓋骨。灣仔舊居民口耳相傳,這是日軍當年的生化實驗室。

秀萍姐長居灣仔半個世紀,在灣仔帶領導賞團十多年,見證灣仔變遷。她說,今日灣仔依然鬼影幢幢,陰魂不散。灣仔最詭異的地方是,明明應該看得見的東西,突然之間消失了。

防空洞前無數冤魂無處棲身

1937年落成的灣仔街市,秀萍姐說,街市山坡地底其實建有防空洞,防空洞入口位於山坡與今天街市之間的後巷中間。當年遇到空襲,入口處每每屍橫遍野,灣仔道一片哀鴻。「舊報紙的報道說,很多人偷屍體當豬肉買。舊街坊言傳,豬肉混有指甲,及後日本人乾脆在街市設立停屍間。」秀萍姐憶述說,舊街市陰氣重,菜檔的鏡子是「不可拍攝」,檔主千叮萬囑,多年來遊人屢勸不聽,不是相機報銷,便是全卷菲林或記憶卡作廢。秀萍姐是唯一成功拍照的一人,她說全靠誠意打動,「當時街市快將清拆,我對鏡子說:『給我影一幅相片,作為歷史紀錄』。」

一句「歷史紀錄」,打破陰陽隔閡。

幾年後街市換成高聳豪宅,鬼魂壓在混凝土下,苦了鬼,亦苦了人。記者重臨舊灣仔街市,陰風陣陣,斜坡街燈太高,光不及街,灣仔道顯得特別黑暗。昔日通往防空洞的冷巷入口,變了停車場後巷的「走火通道」大門,見其門而不得其入,防空洞從此不見天日。保安員理直氣壯地說:「這裏都是私人地方,所以門都經常關掉。」秀萍姐搖頭輕說:「防空洞怎會是私人地方,萬一有危險,豈不是只有有錢的人才能進入?」

地產商在舊區重建的發展方式,往往「驚天地、泣鬼神」。

地產商在舊區重建的發展方式,往往「驚天地、泣鬼神」。

吸血鬼殺死原生瀕危「生物」

秀萍姐說,灣仔的「鬼」,特別猛。當你走入囍帖街的大廈陣,即如走進迷宮,九曲十三彎,左拐右轉,頓時變作「失魂鬼」。

囍帖街的因緣走到盡頭,十年間夷平,化作摩天大廈,外來店五光十色,與掛在半空的燈籠相映,顯得改建後的公園黯淡無光。雜草遮蓋的「廈門街公園」門牌,尋尋覓覓,方能確認那是政府轄下的「真.公園」。走到麥加力歌街後巷,赫見一身白衣的保安抽了一口煙。他步履輕盈,進入黑漆一片的後巷,隨一縷白煙而消失。記者走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巷,躲開建築雜物,糊裏糊塗地走到三板街的公園。地產商介入之後的公園,池中有長椅,無人能坐,水中波紋蕩漾,詭異絕倫,途人見門閘,敢望不敢入。

灣仔的二戰遺蹟與唐樓羣,近十年來,成了瀕危「物種」。政府與地產高舉「發展」之名,推倒舊廈,翻新重建後,那些年的後巷、公園與防空洞入口,一個跟着一個,神秘消失。秀萍姐痛斥,地產商為了增加地積比率,蓋建更高樓宇,答應根據地契要求同時建設和保留規定中的公共空間,但建築物落成後,私人發展商故意將規定中的公共空間「隱藏」,用各種方法把原有名稱掩蓋,目的就是要讓市民不知道有關設施和空間是屬於公眾的,而不是屬於私人的。私人發展商的設計亦「別有用心」,務求令市民用不到規定中的公共空間,有些甚至加閘上鎖,將公共空間「在物理上」完全私有化,近年甚至出現私人發展商霸佔原有公共後巷,以致市民不能通過。

秀萍姐說自小在灣仔聽到不少鬼古,以前不怕,現在卻不寒而慄。「冤魂野鬼不會謀財害命,今日的地產商吸血鬼比真鬼還要恐怖!」

別矣,古代的灣仔!

別矣,古代的灣仔!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