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學校】理想學校:讀書寫字不是最重要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劉玉梅、譚志榮、伍詠欣、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5 Jun 2017

早上7點半,天已光亮。坐巴士上山,半睡半醒來到觀塘的順安邨。幾個身穿黃色運動服的學生與我一同下車,我跟着他們穿過露天停車場入口,轉一個彎,眼前先迎來一個仍在維修的籃球場。

校長也有夢想

地面灰濛濛一片,四面有膠帶圍起施工範圍,旁邊就是學校。粉藍色外牆的一面掛上校名,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下稱:堅二小學)。火柴盒般的校舍高六層,外牆分別塗上不同淡粉色,方正的外形多了一點活潑。

踏入9月中,天氣仍未見清涼。校長蕭婷站在校門,跟學生打招呼。

“You’re five minutes earlier today, good job!” 她向一位少數族裔女生說。

另一位媽媽目送兒子踏入校門,校長問他,”What do you say to your mom?”

“Byebye.”男生向媽媽揮揮手,拿出學生證「打卡」。

今年是蕭婷接管這所學校的第二年,學校的「壽命」只餘下七年。學校前身是葛量洪教育學院校友會觀塘學校,由司徒華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創辦,2008年因收生不足被殺校。隨着觀塘區內有多個公共屋邨及屋苑落成,校舍被凍結七年後,由政府主動邀請辦學團體營運,不過辦學權只有九年,是全港三間「短命學校」之一。

「九年限期」是起點不是終點

蕭婷接任堅二小學校長一職之前,在舊校已任職十七年。由普通教師轉為英文專科老師,再升為主任及副校長兼任行政工作。蕭婷說,如果不是限定九年的任期,她也未必有打算做校長,因為她未能有心理準備把一生人都投進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在前線繼續教學,直接影響學生當然沒問題,但是要在校長的位置,才能改革,才能帶動老師改變教學模式。我希望有一個新地方,可以提供心目中的理想教育。」

什麼是理想教育?

「學生可以鍾意返學,發掘到自己的強項,從而帶動到平日的學習。只要能夠提升學生返學的動機和動力,我已經滿足。」

為了「我鍾意返學」 你去得幾盡

可是在催谷文化下成長的學生,有幾多個講得出「我鍾意返學」?

為了這個理想,校長可以去到幾盡呢?

曾有研究指出,假如學生不用放假,用兩年半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六年的小學課程。為什麼小學的基礎教育需要定為六年呢?除了學習知識之外,學生在學校還學會什麼?在羣體生活中,學會與人溝通的技巧;在各式各樣的體驗中,了解自己的強弱項;在面對挑戰的時候,嘗試用創意解決問題。

這一切,不是每天坐在課室八小時聽老師講書就能學到。於是,學校的時間表出現了新意。

午飯之後,不設常規課堂。換言之,中英數等學科,下午不是屬於你們的,下午是一個不一樣的學習國度。

Learning By Doing

這個主意,由推廣不同教育理念的民間組織「教育大同」提出,沒想到可以與校長一拍即合。

「教育大同」在2015年以「我要真假期」為主題,舉辦教育論壇,其後吸引到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關注,主動邀請機構申請資助。「教育大同」創辦人及總幹事張惠侶,與堅二小學當時的學校顧問梁幗慧博士,已經與校長蕭婷洽談合作可能,在賽馬會推動下,決定推行一個三年計劃,名為「感‧創‧做大本營」,英文就是”Learning By Doing”。

「我們希望嘗試在一間本地主流學校,實踐Learning By Doing(LBD)的理念,我們想證明這不是一個中產離地的口號。」梁幗慧說,她現時是LBD計劃的課程統籌。

沒有學科課堂,午飯之後,堅二小學會做些什麼?

「教育大同」找來MakerBay工匠灣、Creative Kids奇極創作室、綠腳丫親子讀書會、青田教育基金以及Playright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六個機構一起合作,與學校共同設計課程,定下「遊戲(Play)」、「自造(Making)」、「設計(Design)」和「閱讀(Read)」四大方向。

舉家浪遊世界一千日

張惠侶育有兩女,實踐Home Schooling,一家人曾經駕着帆船浪遊世界一千天。在張惠侶看來,此舉只是為時間表添上一點新意。在外人看來,這可是一場革命吧?

幸好校長也打算今年試行下午只教術科,「時間表上沒有太大取捨,我一直希望學科以外,術科和文化等科目也可以平衡發展,現在只是把重點放在後者多一點。」蕭婷說。

下午的課堂主要由六個機構的導師帶領,學校老師在第一年只需要從旁觀察。「老師並不容易改變,但是,他們的思維不變,課堂就不可能改變。我可以『豪』一年的時間讓老師從旁觀察。」蕭婷相信「教學相長」,老師在下午體驗到LBD如何帶動學生投入,很自然就會反思老師在課堂上的傳統角色。

「老師不應該是講者,而是支援者。」為免老師佔用太多時間講書,校長規定每堂完結前十分鐘,設有提醒鐘。「老師一節課教十件事,學生可能只收到五件事。為什麼不是一開始就只教五件事呢?」

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魅力

校長曾經也是老師,她笑說自己一向不太理會教科書的課堂計劃建議,但會用盡所有的視聽教材,配合唱歌、看新聞、講故事等不同方法,讓學生投入課堂。「我不敢說每一次都成功,但學生會感受到你的用心,這已經可以改變他們的心態和學習動機。」

蕭婷相信每個老師都有自己的魅力,只是因為被教學進度牽着走,沒有時間花更多心思備課,廢掉了自己凌駕框架的能力。「如果老師每堂只用十分鐘教授需要的知識,其餘時間可以讓學生討論和表達,已經是很大進步。」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