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學校】我鍾意返學

撰文: 伍詠欣

15 Jun 2017

m170519-yan-0131

「我鍾意返學!」今日如果聽到這句話,要不懷疑學生是否被架刀在頸才就範說出,要不學生就是撞邪。

老師講書悶?知識一向都是沉悶。困在課室很厭悶?返學就是痛苦。學生失去動力?學習就是充滿挫敗。

提早讓學生感受社會的殘酷,學海無涯就是「有排捱」。由紙筆到電腦到智能手機,社會演化了好幾代。我們的教育,還是一樣的課室,一樣的科目,一樣的時間表。每個不同的學生,學習同樣的課程。每個不同的老師,使用同樣的教學方法。教育局主張的自主學習,在緊絀的資源、有限的時間、讀不完的課程、鬥不斷的競爭之下,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作不了主。

缺乏長遠計劃的政府,在十年前的小學殺校潮之後,眼見元朗區及觀塘區的小學學額短缺,重開三間棄置學校,限定九年的辦學時間。

位於觀塘的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是其中一間「短命學校」,到了今年9月,其生命將踏入倒數第七年。

沒有獎牌,沒有歷史,沒有校友,相信不是家長那杯茶。

但是也沒有包袱。

下午不設堂,老師與同學一起在遊戲中學習。記者由2016年9月開學開始採訪,過去十個月見證老師與學生的成長,一起尋回教育的初心。

伍詠欣
專題組記者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