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觀選記。25年民主路(下)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李雨夢

28 Nov 2015

<<上一頁

1

編按︰11月8日,緬甸進行二十五年來首次民主選舉,中外傳媒雲集,昂山素姬領導的反對黨取得大勝。長期由軍政府統治的緬甸領導層下放權力,是一種令人意外的偶然,還是民間長期抗爭之下領導者統治意志動搖的必然?未來緬甸將走向民主的不歸路?無論如何,緬甸民主之路,值得爭取香港民主的人密切關注。


選舉前一天,我來到緬甸知名藝術家Htein Lin的家中,連日來,他一直奔波於民盟的競選活動中,疲態盡現於中年的臉龐。

3緬甸著名藝術家Htein Lin曾為「八八世代」的學生領袖

拖着低沉而沙啞的聲線,將近五十歲的他向我娓娓道來這二十多年的經歷。曾為「八八八八民運」的學生領袖之一,事後不免受到政府的清算,於是,Htein Lin躲進了緬甸與印度邊境的叢林中,並加入由「八八世代」學運人士所建立的武裝組織「全緬學生民主陣線」(All Burma Students’ Democratic Front, ABSDF)。那段艱難的日子,他依然歷歷在目。

「當時我們太天真,以為印度政府會有意幫助我們。」這解釋了為什麼緬印邊境的叢林會是學運分子的其中一個據點。對於學生來說,要適應叢林生存的法則,是一道大難題;但最可怕的,始終不是自然力量的考驗,而是人性,權力鬥爭似乎永遠考驗着每一個人。

英國自由主義者Lord Acton曾說過︰「權力本身具有導致腐敗的傾向」。那時,「全緬學生民主陣線」分了兩派人,Htein Lin所屬的一派被另一派別視為間諜,曾為同伴的人立時壁壘分明,並將他逮捕,最震撼的,是見證身邊的同伴被殺害。那時他醒覺,這不是民主,只是權鬥。把生命保存下來後,1993年,他回到仰光大學,修讀仍未完成的法律學位。然而,畢業以後,他走上了另一條道路︰當一個藝術工作者,以另一種形式作對抗。

用囚犯衣服繪畫

1998年,正值「八八八八民運」的十周年前夕,他遭到了政府的拘捕,被關押了六年多,於2004年釋放。在監獄中,他沒有放棄過從事藝術創作。買通監獄的人,用囚犯衣服作為他的畫布,再偷偷運送出外。在出獄後,得到現任英籍妻子Vicky Bowman的幫忙,這批畫作被運送到阿姆斯特丹的社會歷史國際研究所檔案館中,引起國際關注。2006年,他隨着妻子移居至倫敦,兩人發現再也無法返回緬甸,因為他很可能會因這批畫作而在入境時被當局拘捕。

2012年,登盛政府上台之後一年,一連串改革正如火如荼地進行。Htein Lin獲准回國,妻子和女兒的簽證也沒有問題了。判斷過各種形勢以後,他們決定舉家搬回緬甸生活。

同年,緬甸政府特赦了一批政治犯,現年二十七歲的D Nyein Lynn是其中之一。

大選過後,一切處於尚算平穩的狀況,我和D Nyein Lynn在仰光一家連鎖咖啡店見面。他是2007年的學運人士,那一年,發生了一場反對軍政府的示威行動,後來僧侶介入,外界稱其為「袈裟革命」(又名「番紅花革命」)。軍政府出動武力鎮壓,緬甸一些記者把影像拍下,秘密運出國外,製作成紀錄片《Burma VJ》,讓外界理解這次革命。當年十九歲的D Nyein Lynn是學運領袖之一,遭軍政府拘捕,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半,在專門用來關押政治犯的茵盛監獄服刑。他在監獄度過了四年多的時間,因特赦提早獲釋。

4前學運領袖D Nyein Lynn

2004年,D Nyein Lynn入讀西仰光大學(University of West Yangon),修讀地質學系。讀了兩年大學後,有感緬甸的教育制度充滿着諸多缺陷︰「現在全國大約有一百六十八間大學,幾乎都位於偏僻的位置,上學非常不方便。你要知道,我們沒有宿舍,大學缺乏基本設施,進入學校還要進行身份辨識。」他開玩笑道,這很像一所監獄。

新一代良心犯

為了爭取學生權益、推動教育改革,他與同學密謀重新籌組「全緬學生會聯盟」(All Burma Federation of Student Unions),這個以全國串連為基礎的學生組織,前身為1936年成立的「緬甸全國學生會」(All Burma Students’ Union),直到1951年才改名。這個學運組織跟緬甸爭取獨立與民主的歷史有着深厚淵源,「獨立之父」昂山將軍曾是這個學生會的主席。從反抗英殖民政府到反對軍事獨裁政府的鬥爭中,都能輕易看到學生的身影,自從1962年奈溫將軍發動政變後,學生組織的活動被迫轉為地下化,直到1988年的民主運動期間,才再次公開地重新出現,但很快又受到軍方壓制。

在緬甸,學生運動一直扮演着先鋒角色,從三十年代昂山將軍帶領緬甸人民走上獨立之路,到1988年的民主運動,一直都是當權者的眼中釘及憂慮,在獨裁政權底下,學生不被容許成立學生會,因為那是培育異議分子的溫牀。但D Nyein Lynn回憶起2007年前後,其實沒有很多學生加入他們,因為被恐懼纏繞。

直到緬甸逐漸開放後,愈來愈多年輕人關心政事,氣氛鬆動了許多,加上資訊的解禁,要獲取信息更為容易。今年年初,學生運動再次湧現,抗議政府去年通過的《全國教育法》,認為該法干預了學術自由,同時收緊大學的自主性。最終,多名學運人士遭到拘捕。舊一批的政治犯被釋放了,然而,根據國際特赦組織關於緬甸的最新報告,新一代良心犯又再出現,人權狀況將有走回舊路之虞。

選舉最終以和平的姿態落幕,舉國歡騰之際,正如許多論者指出,選舉只是民主的其中一環,現時緬甸國內仍然充斥着各種問題,例如貧窮、種族、宗教、性別、人權、軍方勢力……這次選舉只是一個看見光明的開端,那些埋藏在喜悅底下的哀愁、各種複雜而盤根錯節的難題,都需要下屆政府認真去面對和解決。這是改變的時刻,但願真的如此。


延伸閱讀︰

《緬甸觀選記。25年民主路(上)》

《衝突與壓迫 — 孤立無援的羅興亞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