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TSA到BCA 家長聯盟:罷考是我們的最後一步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由受訪者提供

06 Feb 2017

whatsapp-image-2017-02-06-at-5-40-39-pm

漫長的農曆新年假期放完,才剛開學,就聽到兩個學生輕生的消息,有中學生電郵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指出近年學生的自殺現象,並非因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說的生涯規劃不足,而是「學生的壓力源自於制度」。香港教育制度的問題,早在小學階段已經埋下禍根。近年社會所關注的TSA(全港性系統評估)議題,被家長批評為奪去了學生學習的動力與興趣,最後把學生操練成應試的機器。新年前夕,吳克儉執意在全港小學推行「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劃」(簡稱BCA)。隨後,有特首參選人表明會以「取消小三TSA」為其政綱,TSA所帶來的爭拗,再次回到大眾的視野。這道壓在學生、家長、學校頭上的夢魘,曾一度在反對聲音的浪潮下暫緩一年,卻在新的學年,以另一個名義死灰復燃。

BCA,普通被理解為改良版的「小三TSA」,去年曾經在50間小學進行,雖然吳克儉一再強調這個計劃是擴大研究而非復考,然而,甫一宣布,便迅即引來家長的強烈反彈,多個家長團體組成聯盟,指若局方堅持強硬推行,不排除會發起罷考作為最終的抗議手段。

BCA到底改善了甚麼?

根據教育局的說法,BCA有四個優化的新元素,以「移除因系統評估引致過度操練的誘因」︰

1.改良試卷及題目設計

2.優化學校報告

3.加強多元化專業支援措施

4.加入學生學習態度及動機問卷調查

吳克儉也指,不會把數據用來評估學校的表現,學校也不需要額外的操練,似乎嘗試去釋除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曾惹來的疑慮及爭議。whatsapp-image-2017-02-06-at-5-40-38-pm

為甚麼即使在宣稱「改良」之後,仍然引來家長們的強烈反對?家長聯盟的發言人何美儀認為,這只是教育局換湯不換藥的做法。

從乏人問津到全港關注

現為三子之母的何美儀,大約在五年多前,由於小兒子當時就讀小三,看到他的功課與操練時,不禁疑惑︰基本能力的測試,為何要操練?遂開始關注TSA所產生的問題,後來更與理念相同的家長組成了「TSA關注組」。

whatsapp-image-2017-02-06-at-5-40-37-pm

初期,沒有太多家長理解TSA背後所帶來的影響,在無人問津的階段,一直透過不同方法嘗試引起大眾的關注,在報章撰文、擺街站、出席公聽會、與教協合作……走到今天,終有愈來愈多家長意識到TSA所引起的問題︰「TSA是促成各個家長團體走在一起的契機,其他團體各有不同的關注面向,例如功課、全日制,但後來我們才理解,這些教育問題是環環緊扣,我們希望從更宏觀的制度面向著手,但現在首先要面對及處理的是TSA復考的問題。」

何美儀認為,現行所推出的BCA雖說優化,卻是局方的語言偽術︰「吳克儉說其中一個推行BCA的原因,是因為參與的50間學校反應正面,但本來參與的學校就是屬於自願性質,所以檢討TSA委員會在十二月時提交的報告是偏頗的。」

未能解答家長的疑慮

即使試卷題目變淺,也難以解答家長們的疑慮,何美儀說,多年以來,他們一直重覆質問教育局一條問題︰「為甚麼試卷會一年比一年深?」深得連立法會議員都未必答得對,而這卻成為了學生需要操練才能應試的原因之一,但教育局從來沒有回答過。「難道八歲孩子的基本能力是浮動的嗎?第一,到底教育局如何釐定基本能力的標準?第二,如何確保日後試卷的題目不會加深?」

隨著吳克儉決意要全面推行BCA後,話題再次炒熱,連特首參選人也以「取消小三TSA」作為政綱的一部分,但是,還有很多家長不明白︰「所以我們現行要做的是家長教育的工作,讓更多家長理解TSA的問題所在,另一方面,也會爭取社會上不同團體的支持,包括教育界選委。」如果今年五月教育局仍然一意孤行全面復考,在用盡方法也未能阻止時,何美儀說︰「罷考會是我們的最後一步。」


延伸閱讀︰

《【尋找另類教育】父母首先要教好自己》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