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盧吉道散步(三):考據 盧吉道是如何建成的?

撰文: 蕭曉華     攝影: 曾梓洋、譚志榮

31 Oct 2016

當年的《南華早報》曾報道盧吉道興建後的面貌(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年的《南華早報》曾報道盧吉道興建後的面貌。(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它依着蜿蜒山勢而建,就像一道從天而降的天梯,顛覆了一貫的道路邏輯,在高懸霧裏昂然聳立,似能引領行人緩緩走進雲端,直達一個世外境地。

盧吉道,這道蔚為奇觀的「仙橋霧鎖」,有著百年歷史。

全長2,400米,平坦的柏油路面只有約兩米闊,斜道不多於1:20。人們是如何在海拔552米高的陡峭山峰進行施工?我們一直一知半解、眾說紛紜,有人說它共花了五萬元興建、有人說它由英軍親手建成……

|為歷史補白的「古老」|

盧吉道於1922年全面落成,當時的山頂已聚居不少英國富豪與名流紳士,他們大都不習慣香港酷熱潮濕的天氣,而山頂氣溫清涼,加上景色優美,所以逐漸搬往山頂居住,如港督麥當奴爵士於1867年設立避暑別墅,1873年山頂酒店落成,山頂纜車於1888年通車,為山頂居民提供交通服務。但在1904年前,香港政府以華人衞生問題,通過「山頂保留條例」,禁止華人在山頂建屋居住,條例至1947年才廢止。所以在盧吉道建後的二十五年間,都是洋人富豪與名流的專享道路。

記者在網上進行搜尋:維基網、中文的行山或生態網站,資料都較零碎,只能找着一句「工程之偉大為各路之冠,乃用人工征服自然者」,但背景資料來源卻是語焉不詳。直至走進一個名為”Gwulo”(古老)的英文網站,才獲得一點線索。

「較準確的歷史考證,應以最接近當時年份的資料和官方的紀錄為依據。」撰寫”Gwulo”網站的David Bellis說。搜集盧吉道的歷史時,他先把工務局的年報翻查一遍,然後按道路興建的時序、重點,引述在網站內。例如1913年政府落實工程時,將尚未命名的盧吉道稱為”the Road from Victoria Gap to High West Gap”、並說明建路的目的是為了觀賞維港風景、第一期工程路段長1,448呎;第二期路段長3,402呎,於1919動工,1922年落成 。亦有提及工程之艱巨,因為山勢陡峭,建路時要以防泥石流,所以工程十分困難。

這些資料,在網站內都列明研究出處;更重要是,內容附有當時建路的圖片,可見當時山上如一塊禿石、建前工人會在山上畫線、也搭上竹棚。David說,早期的政府憲報和檔案,可在Hong Kong Government Reports Online(HKGRO)和香港大學圖書館的Digital Initiatives搜尋得到。而照片則是從一位在香港居住的英國人提供。

David的網站上載了近6,000幅舊照,大部分也由英國人提供。原因是,香港開埠早期,有能力買相機的華人不多,而且還有種族隔離政策,洋人華人不相往來。直至今天,網絡凝聚了不少年長的英國人瀏覽討論、提供老照片,從而將歷年缺失的洋人圈子生活歷史補白、呈現。

施工前先在山脈上畫線。(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施工前先在山脈上畫線。(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年工務局年報指,盧吉道的工程艱巨,進度亦普通,因山禿陡峭,大雨時必須停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當年工務局年報指,盧吉道的工程艱巨,進度亦普通,因山禿陡峭,大雨時必須停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盧吉道分為兩個時段興建,因施工前要進行準確測量。(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盧吉道分為兩個時段興建,因施工前要進行準確測量。(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第二路段要在無法築路的峭壁上建架空道。(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第二路段要在無法築路的峭壁上建架空道。(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盧吉道部分路段以擋土牆興建,以防止山泥傾瀉。(圖片來自《Mapping Hong Kong》)

(盧吉道部分路段以擋土牆興建,以防止山泥傾瀉。(圖片來自《Mapping Hong Kong》))

|西洋物料,華人施工|

關於香港建築物和道路興建歷史,《香港工程考》作者兼退休工程師馬冠堯,在搜集和考證資料的過程中,更是無孔不入,舊檔案、舊報紙、舊憲報、舊法例,甚至石刻、廢屋都是他的追查來源。「在凌亂有缺的資料嘗試重拾真相,再從當中提出疑問,然後再嘗試解答,不斷思考、驗證。」

以盧吉道為例,由於當時華人未能涉足山頂地帶,坊間流傳的資料着實不多。想要了解其施工工程的細節,只可從工務局年報、立法會會議紀錄和承辦商合約,嘗試重組建路過程。

首先是工務局年報,如”Gwulo”的David一樣,最先吸引馬冠堯注目的,是報告說明道路是為風景而建,「這確實是十分罕有。」他再留意路面物料,是柏油碎石路(Tar Macadam),一種由蘇格蘭人發明、以碎石混合柏油的路底,沙石不會翻起,耐用性亦高,他又進而推敲:「因為1906年路上已經有摩托車行駛,這種適合行車的物料,當時正廣泛利用。」報告還列明路上建有五枝五火電的街燈,「1860年代的街燈是油燈,1890年代已使用電燈。」

工務局年報亦顯示,1914至1915年第一階段的工程承辦商,是由「李興」投得。馬冠堯指,1848年的承建商已是清一色華人天下,他們集挖工、磚工、泥水工等專門技工於一身,只有鑿、鑽等簡單器材,工程物料則來自石礦場供應的花崗石和石灰。後來1944年港督戴維斯來港,在環島巡行時,無意中發現很多人在採石,於是便制定石礦場發牌制度,以價高者得讓人投標,一方面爭加政府庫房收入,一方面宣示土地主權。「事實上,當時的潮州人是鑿石高手,華人承建商每有工程,就找鄉里幫手,建路工人必定是華人。」

《香港工程考》作者兼退休工程師馬冠堯。

(《香港工程考》作者兼退休工程師馬冠堯。)

|皇家工程師傑作|

1914年的立法會會議紀錄,指出立法會通過撥款,以一萬元建路,會上港督梅含理亦宣布道路命名為「盧吉道」,1915年正式刊憲,第一路段亦於同年落成。而接下來第二階段的工程卻足足中斷了四年,要在1919年才復工。「為何遲遲未動工呢?因為未做好測量工程。工程前要知道工程位置,要否開山或搭橋,亦要以最經濟的方法來考量。而且第二階段全屬陡峭的懸崖峭壁,無建築路面的山坡,更加要計算準確。」

馬冠堯說,當時負責道路工程的,的確是英軍的皇家工程師。在英國,他們做炮彈、戰船和軍事設施,是精英分子。被派到香港,則協助各種基建,如前身是港英軍三軍總司令官邸的茶具博物館、駐港英軍軍營的美利樓,都是由皇家工程師操刀。1919年的工務局年報顯示,工程測量後決定以三種方法建成:開山劈石(長1,859呎);在沒有石的路段建擋土牆(長1,543呎);以及在無法築路的峭壁上建架空道,即棧道(長1,448呎)。

而建棧道的方法,是在峭壁下面鑿石立樁為橋柱,然後在上面架橋為路。「橋柱用鋼筋混凝土建成,當時是新引進的建築物料,能承受壓力和拉力。工務局報告也列明橋柱的數量是八十七條。」工程的第一階段,報告內指進度普通,因落雨會有泥石流,工人可能會被壓倒,不能進行工程,「也可想像,即使當時社會已開始使用摩托車,但從山下搬運原材料上山始終十分困難。承辦商的火藥爆石技術亦不先進,所以工程有危險性。」在第二階段更曾發生四十五噸大石倒下的意外,有人死傷嗎?報告則沒有紀錄。「那年代人命不值錢,工業傷亡也比較普遍。」

1922年,盧吉道整個工程竣工,工務局報告第一路段花了5萬5千元,第二階段則用上九萬元,合共14萬5千元。費用龐大嗎?馬冠堯再翻查當時的物價指數:「一程小輪普通位收費是三仙,大概一般人的月薪是三十元,可以做些對比。」

此後,盧吉道一直巍然聳立於陡峭的太平山上,馬冠堯同樣以考據的角度分析:「翻查過戰前的年報,沒有提及道路進行過維修。1926大水災,創下至今還未打破的降雨量紀錄,當時山頂許多路段也破爛,報紙檔案卻沒有報道盧吉道有意外。1937年的大風災,報紙檔案亦沒有顯示它被吹倒,大概因為橋柱不『食風』。」

地政總署測繪處出版的《Mapping Hong Kong》,收錄了六十年代的中上環和半山地圖,盧吉道顯示在圖的較下方位置。(圖片來自《Mapping Hong Kong》)

(地政總署測繪處出版的《Mapping Hong Kong》,收錄了六十年代的中上環和半山地圖,盧吉道顯示在圖的較下方位置。(圖片來自《Mapping Hong Kong》))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