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專訪】胡國興︰我參選就係想贏 唔係同人開路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劉玉梅

11 Nov 2016

m161111-koey-0038

約了胡國興早上做訪問,訪問之前,他接受本地另一家傳媒專訪,訪問結束,緊接又有下一個行程,馬不停蹄。問他最近在閱讀什麼書時,他也直言︰「無時間睇書。」

選特首

10月27日,退休法官胡國興宣布有意參選下屆行政長官選舉,在各路人馬遲遲未曾明確表態之前,胡國興的出現,打響了明年3月選戰第一槍。

對於參選特首的原因,胡國興表示,是有感於近年香港社會撕裂,接近一個臨界點,所以要重回正軌︰「我做咗70年人,未見過香港咁撕裂,覺得好唔舒服,對香港唔好。」

他認為,深層次矛盾的源頭,來自政改。

「如果解決到政改的問題,就能令政黨和社會和諧。」

參選的念頭源於今年3月,4月開始知會各路人馬,首先接觸的是政界人士︰「邊一個派別就唔好講啦,邊個容易搵到就搵邊個先。」他解釋,知會的原意是為了避免令人感到諤然,然而,這半年間,接觸過這麼多人,不怕洩露風聲?「因為我信得過他們,我好信任人,希望別人都可以信任我。」

然而,沒有班底,也沒有政綱,只談理念,以及炮轟現任特首梁振英,難免惹來「陪跑」或「開路」之嫌。

胡國興指這些傳聞完全沒有根據︰「我參選就係想贏,點解要同人開路?」

在宣布意向之後,他拜訪了不同的人,每一次見面,他都會問兩個問題,第一是會面者的訴求及理據,第二便是詢問政綱的建議。他以此回應沒有政綱的質疑︰「我不是沒有政綱,我心裏有數。」至於何時才會公布參選政綱,他指大約在12月11日前後,那時選委名單大致塵埃落定。

胡國興直言,有信心拿到150張選委的提名票而取得「入閘」的資格,但在當然委員或任何界別中,他並無足夠票數的保證,那信心從何而來?

「你看我歷來當公職的表現,在當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的時候,我秉持公開、公平、誠實的原則,別人知道我是公道地去處理事情。」公道是他不斷掛在嘴邊的話,從而認為自己能得到市民的信任,根據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的研究民調顯示,他的支持度有12%,位居民調的第二。「假如有很多市民或民意趨向我,1200個代表他們的選委也需要順應民意,不可以完全不理會。我有信心可以拿到150個提名。」

立法會選舉中,有候選人聲稱遭受恐嚇而退選,胡國興直言不害怕︰「邊有人恐嚇法官的?完全唔驚,未驚過,簡直是不會發生的事。」他說,在任何情況下,自己都應該不會退選。

m161111-koey-0015

釋法

最近,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引來人大釋法,有人認為此舉破壞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曾任法官多年的胡國興卻不同意。他說:「釋法對香港法庭有約束力,一定要按照人大釋法的解釋行事,這是不能爭拗的。像之前的吳嘉玲案,上訴法庭都要依據其後的人大釋法來處理案件,這是《基本法》158條賦予人大常委對基本法的解釋權,所以佢一解釋,香港所有法庭都被約束,那是沒有問題的,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所有法庭都要跟。」

案件還未判決,人大便釋法,難道不是在影響法官的裁決?「如果法官之前不是這樣想104條的解釋,而現在人大解釋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便有影響,影響了這個案件的決定。然而有沒有影響司法獨立呢?我覺得沒有,因為法官同樣是獨立地依照你的釋法來判案。」

然而,他也批評,即使法律上賦予人大這樣的權力,也不應用得太多太盡︰「釋法是希望透過法律達到政治目的,這當然是不對的。但佢有權去這樣做,所以我說權不要用得那麼多、那麼盡,不然會嚇怕香港人。如果每一件案都要釋法,那便不得了,這樣下去香港法庭幾乎不用做判決。」

m161111-koey-0153

23條

伴隨着人大釋法帶來的另一個疑慮,是23條立法的問題。對於23條的立法,胡國興有一套自己的見解,他認為,23條立法是香港憲制的責任,由自己人訂立,總比將全國頒行的法律如《國安法》引入香港來得安全。

人大釋法的後續結果,有人質疑,更多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隨時可能觸到「地雷」,被取消資格,議會將進一步由建制派議員所把持,在建制派形勢一面倒的情況下,為23條自行立法,跟引入國安法,會否相去不遠?

「咁又唔會,當人大立法的時候,考慮的是全國性問題,會一併思考西藏、新彊、東北…等地區,而不是單以香港為本位出發,所以中央一定不會深深地將香港人的利益放在心裏,更不用說考慮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但是,如果是本地立法,香港立法會一定會保障香港人嘅核心價值,因為建制派議員都牽涉在內,如果抹殺了言論自由,他們都會很危險,所以一定不會立法影響自己。你用最低劣的方法去想,他們都不會這樣做。」

「等了十九年,香港仍未盡憲制責任,可能上面會急不及待把全國性法律放在《基本法》第三附件,那時候我們便會更糟糕及沒有保障,所以如果有機會就可以立法,但前提是要先解決政改的問題。」

胡國興念茲在茲及掛在口邊的,是政改。2014年雨傘運動的觸發點是人大的「831決定」,佔領中環最基本的訴求,就是爭取真普選。在目前許多人高舉「Anyone but CY」的政治氣氛下,換了一個人,可能就是一切,但是如果政治制度仍然原地踏步,香港不斷步向撕裂的缺口,其實還沒有真正解決。胡國興是能夠填補缺口的人嗎?七十年來,他未見過這樣的香港,他內心很急,時間不會等人。記得訪問最初,他說過,他連看書的時間也沒有。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