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Love妄想世界】腐男漫畫家:男生想看女生的東西,有什麼問題?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31 May 2017

lp01「想看女生的東西,有什麼問題呢?生為一個男生,怎麼一定要活在框架?」

lp04

 《少年邪》

BL漫畫雖然是男男戀的唯美故事,但作者多為女性漫畫家,而讀者對象亦是女性。不過,界限是用來打破的。BL漫畫中也有小部分男性讀者。

LP戴着貝雷帽,穿卡其褲,外表溫文, 看不出四十多歲了,是少見的大齡腐男。只是一開腔,便知他活過八九十年代BL仍然禁忌的年代,用「場面」代替H,省去了所有露骨的形容詞,他初入圈的時候,甚至BL一字仍 未出現,被歸入少女漫畫的分支。他至今活躍同人漫畫圈,見證同人圈的開始。

當世人都以為腐女是主流,他要訴說這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香港第一部本土BL作品,其實是由腐男寫的。」

次文化總由星星之火開始

故事得從頭說起,七十年代港產連環圖冒起,各種漫畫書刊如雨後春筍出現,等到八十年代末期,才積聚一班日系少女漫畫粉絲,漸漸形成創作勢力。1986年,一班人在《漫畫周刊》登廣告,號召同好投稿及結集出版少女漫畫,LP當時讀中三,第一次投稿就獲取用,最後造就了香港第一本同人誌,售出超過三百本,當年是了不得的事。

八十年代,漫畫租書店成行成市,那時, 獨立漫畫多是大學生自資出版,甚少在市面流通。雖然也有雜誌介紹日本同人誌,但接觸渠道有限。直到香港動畫漫畫之友社(下稱:之友社)帶頭將日本同人誌概念引入,在漫畫、模型、精品店寄賣同人誌作品,才算開拓了本地市場。

blok

左一:香港第一本打正BL旗號出現的同人誌
左二:他畫的《衝鋒21》同人作
右一:萩尾望都的《天使心》感動他進入BL的世界
右二:萩尾望都的《死神之吻》是他第一本遇上的BL漫畫

 

初遇大師萩尾望都

連”BL”一字也未存在的時候,遇見BL,似是命運的安排。LP當時幸運借到兩本耽美元祖雜誌《June》,更幸運的是,他懂一點日文。家住銅鑼灣,附近是日資百貨公司,剛好有圖書部,他於是天天打書釘,遇見七十年代的日本BL始祖─ 「24年組」萩尾望都的《死亡之吻》和《天使心》,完完全全被為對方犧牲生命那種強烈的感情以及悲劇的故事情節俘擄,「感動得哭」。閒時又流連旺角的閣樓租書店、信和、銅鑼灣廣場的零星租書店, 尋找中譯本,一個月要租上三四本。

少女漫畫是LP的起點。「七八十年代,BL是屬於少女漫畫的分支,通常男角色都偏中性、理想化,滲入了女性投射,雖然有好多男尊女卑的觀念,但許多已經強調女性獨立。」

九十年代,CLAMP和尾崎南的《絕愛》在商業圈突圍而出,加上動漫雜誌《A Club》大力介紹同人誌作者和日本次文化,本地漫畫租書店發現商機,終於首肯代理日本同人誌。 LP仍然記得當日雜誌的讀者投稿園地,甚至出現了門小雷、KAI和小雲等名家。

那一年是1991年,同人誌《少年邪》出版,收錄香港第一個BL漫畫故事,足以作為里程碑。作者黃志恒,是私人同人組織「千年會」的成員,一向較為低調,與他所在的之友社關係超好,經常交流,無巧不成書,兩個同好會都在同一個商場租舖位,閒來搞放映活動、交換畫集、消息、畫畫交流,二人都是罕見喜歡少女漫畫的男生,一見如故,常常交換漫畫。黃志恒如今早已移民海外,鮮少回港。

y170503cy0667

我行我素 見證歷史

九十年代中期,同人誌出現過斷層,主筆之中,有的就業,有的移民,一去不回頭,同人圈幾乎一蹶不振。LP也因此離開過好一段日子,成為全職freelancer,闖過一輪商業漫畫圈,但其後也漸漸淡出。

九十年代中期,「H株式會社」成立,打正BL旗號出版同人誌,再過幾年,第一屆同人祭舉辦,LP也是搞手。至此,「無論二次創作,cosplay,還是BL也好,完完全全滲透到香港。」當時租書店的中譯本多是「老翻」,印刷時為湊足頁數,常將《聖鬥士星矢》的單行本夾雜BL漫畫家島川春奈畫的Q版四格漫畫。LP形容她「CP意識濃厚,常安排曖昧對白」,「變相推廣二次創作」,是他們那一代老同人的集體回憶。

他接受我們訪問,但不願意上鏡,坦言接受訪問的原因只有一個:「這段歷史,我若不說出來,就沒有人會說了。」

「與其說是BL漫畫,不如說少女漫畫 shape了我。」身為腐男,自小家裏壓力不小。但他決定我行我素,不為所動。「想看女生的東西,有什麼問題呢?從小看到大,一個男生怎麼一定要活在框架?」已婚的他,身邊亦有不少腐男朋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