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北韓人】荒誕異域中 的真情流露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李浩賢、法新社、GLO Travel、受訪者提供

06 Jun 2017

don170424olivia-7

專做北韓深度遊的GLO團隊;左起Rubio(陳成軍)、Jamie(張振華)和Timothy
(陳啟添)。

誰想到銅鑼灣GLO Travel小小的共用辦公室中,裝着一扇通往北韓的門。

「北韓深度遊」是旅行社賣點,辦公室裝潢簡單,白牆上鮮艷的北韓政治宣傳海報格外醒目──三隻巨手握着導彈,重重壓在西方人身上。

雖然北韓一再試射導彈,但旅行社創辦人Rubio和Jamie只信賴中國旅行局和英國外交部的旅遊建議,一致認為暫時未有開戰危險。Rubio 說:「不是第一次,每年都會出現敏感時間。」

Rubio之前做公務員,後來因為一次非政府組織活動,踏足北韓,不料因此改變了他眼中的世界。Rubio最記得有次帶團去聾啞幼稚園做義工,他看到小朋友流露燦爛笑容,忍不住拍照,在場北韓相關人士並無制止。「他們知道我們真心來民間交流,沒有政治企圖,亦不是來嘲笑他們。」他們經常捐助物資(例如英語聆聽練習)給當地中學,慢慢建立了互信關係。

同時存在兩種北韓人面貌

Rubio多次踏足北韓,鏡頭中的平壤,簡單純樸,配合方正的城市建築風格,有人說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中國,但他認為不能一概而論。他說,東北清津市毗鄰中國,外國品牌的二手時裝經常見到。踏進只開放給外商的樓上舖,連MacBook和iPhone也有銷售。負責開發行程策劃的Timothy(陳啟添)大感驚奇,想游說北韓方面開放這地方讓遊客參觀,不料對方竟說:「總之這裏跟出面(世界)一樣,有iPhone有MacBook,有什麼好看呢?」

美國記者Barbara Demick獲獎書籍《我們最幸福》,描述脫北者於九十年代大饑荒的經歷,塑造了許多人對北韓的刻板印象。可是,對Rubio來說,真實的北韓並非如此。「脫北者的生活是一種,我們接觸的平壤生活又是另一種。」Rubio經常和北韓人聊天,「他們每天關心的是子女唸書、職業前途、結婚對象,這都不是新聞媒體關心的。」另一創辦人Jamie補充說:「北韓二千多萬人中,我們有沒有見過最慘最窮的?一定沒有。但我們會看到二、三線城市,也會和團友討論。」

don170424olivia-3

北韓海報的風格其來有自,但事過境遷,現在變成碩果僅存。

遊客嘔吐 團友彈開 北韓人攙扶

北韓如同洋葱,剝開一層,才能觸到另一層。看透北韓人典型的”stone-faced”,才能看到真心。他們一直援助的中學,有女生學完廣東話,臨別時依依不捨,眼泛淚光。他們帶團友玩機動遊戲,嘔吐大作,同團人爭相走避,反而是北韓人衝上前攙扶,又為旅客抹乾淨身上的嘔吐物。

「好多人說北韓人做戲,為給最好一面你睇,每件事預先排演,但是,那一刻不是,只是純粹出於人性的舉動。」Rubio說:「這些細節,好動人。」

當然,政治宣傳,國家集體意識,遍佈太陽宮、大銅像以至領袖遺體館,你無法視而不見。看見運送導彈頭的貨車,Rubio也不免心頭一震。身在北韓,每個城市的廣場,都矗立着領導人的銅像,每個家庭都掛起了領導人的照片。有次去到科學館,發現某個座位不能坐,原來是某月某日金正恩坐過的位置。

「國家意識這麼強的國家,要跟當地人作交流接觸,才能認識他們人性一面。」Rubio說。

不過,當地人的政治信仰,是真是假,他們根本無法知道。作為旅行安排者,他們有共識,絕對不會談論任何有關金正恩和金日成的話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