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樂賢 演員 × 裝修工人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譚志榮

11 Nov 2016

tan161027yan_0091

(趙樂賢按攝影師要求,在裝修現場穿着戲服,扮演古代書生。)

「一開始做油漆工人,著住開工衫褲,我一定要戴帽才敢落樓食飯。」趙樂賢(阿樂)帶着一點尷尬地笑說。「其實,根本冇人認得我,這樣做,只想自己心裏好過一些。」因為劇集《純熟意外》一場扮演幻聽的自殺戲,被網民盛讚「好戲」,該集片段在社交網站「洗版」。入行十二年,才有第一次「被洗版」的機會。為了做演員,一直在戲服與工人服之間穿梭,身兼兩份正職,趙樂賢依然認為值得。「身份,是外界給我的;我如何看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幾百人爭做一個路人甲

鏡頭回到2004年的一個大熱天。電視廣播城外圍,幾百人排隊,參加藝員訓練班面試。當時正值沙士之後,市道低迷,趙樂賢是那時直逼百分之十的失業大軍的一員。無工作的日子,他晚晚窩在家裏打機,難得有機會一圓自小着迷的「明星夢」,於是的起心肝、膽粗粗走去面試。「最後一次面試時,考官問我覺得自己似哪一個明星,我還記得自己答:方中信。」說罷,趙樂賢哈哈大笑。這個「方中信」就這樣成功參加了第十九期訓練班。「這一屆的平均年齡是歷來數一數二地高,大家都二十多歲。」

在二十五歲之齡才入行,趙樂賢印象最深刻的,是資深綠葉李成昌在演技堂的一席話。「別人都教你做主角,我只會教你做好『羣眾演員』(臨時演員),因為新入行的角色,一定是『男盜女娼』。」由最初只負責充撐場面,到開始有一兩句對白,到後來擔任一些有戲分的角色,趙樂賢也沒料到要用上整整五年。「初出道的幾年其實是黃金時間,監製和導演都肯試新人,只要做得好,就有機會繼續做,但是表現不好,就自自然然被『擺埋一邊』。」當年因為驚青,每次遇上戲分較多的角色,表現就會失準。看着之後一期期訓練班的新人「遲來先上岸」,他沒有眼紅,因為一切都只能怪自己。「別人起步好,不少新人的表現確實比當年的自己出色,我只怪自己以前浪費了大好機會。」

有合約在身的藝員,每年都會有一定數量的工作安排,但是「羣眾演員」極少「爆騷」(超過既定工作量而獲得較高薪酬),趙樂賢每月實際收入通常只有數千元。入行第五年,是一個瓶頸位,他第一次想過要放棄。然而,每每真要放棄時,一下微不足道的稱讚,卻又把他拉回這個不能自拔的「深淵」。劇本只用了兩個字來形容的情緒,他反覆琢磨,用自己的方法揣摸,結果出位的演繹,導演收貨之餘,還贏得幕後工作人員的掌聲。「我真的喜歡演戲,覺得好有滿足感。」為了維持生計,入行前曾做過裝修學徒的他,決定正式入行做油漆師傅。「公司通常會早兩日出通告,我收到就向裝修公司請假。老闆是我學師時的師父,我很感謝他的支持。」

我有好多個令人尊重的身份

趙樂賢最初並不想別人知道自己做油漆,特別是圈內人,因為擔心別人突然拋下這句話:「你都唔係專業嘅演員,返去做油漆啦!」身為裝修工人,阿樂平日深切感受到這個身份如何帶來不同的目光。「試過穿住件開工衫坐電梯,有位女士一進來就掩鼻。」他起初的確很介意別人的目光,除了要戴帽食午飯,地盤其他師傅問起都不會主動承認自己是演員。直至鄭世豪拍攝新歌《仍堅持》的MV,邀請他出鏡,才第一次公開油漆師傅的身份。「身份帶來的『定型』,是由別人加諸在我身上,但是我可以選擇用另一個心態看待不同的身份。我做油漆工人是為了維持生活,又不是做賊。我只是用裝修這份工,養住演員這份工。

「爸爸、丈夫、兒子、演員、工人、朋友……」趙樂賢列出他擁有的身份。我們每個人都帶着不同身份生活,他想起裝修前輩的一番話:「做嘢就要有做嘢嘅樣。」他解釋說:「當年在片場﹐曾經有服裝部同事提醒我說:『阿仔,你是一個演員,不要著住戲服到處亂咁坐。』正如我不會穿西裝開工做裝修,我做油漆同做演員一樣,會做好這個身份要做的事。」無論是演員還是油漆工人,都只是一個身份,請記住他的名字,他叫趙樂賢。

tan161027yan_0109

(趙樂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