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於直布羅陀,發現原來這個地方很香港

09 Jul 2016

在旅行社心目中,直布羅陀似是搭在西班牙與葡萄牙之後的豬頭骨,最多只會停留一至兩天。

是次採訪,我們在當地逗留了6日,嘗試像一個當地人般生活,出入邊境,了解他們的歷史,明白為何他們總是抗拒西班牙,就如香港人抗拒中共政權一樣。抱着尋找香港的心態出發,最令我深思的是Gibraltarian的身份。

有一位沒有出現在正文的受訪者,本身是足球教練,我們在升班護級球賽時遇上他。Owen Bossano如此形容自己:「我的媽媽是Gibraltarian,爸爸是西班牙人,我在英國出生,目前在直布羅陀生活。」

Owen是我們在行程中遇到唯一一個批判Gibraltarian的人。「假如你無法跟大隊成為Gibraltarian的一分子,你就會被孤立在外,正如最好的工作都只留給本地人。舉個例說,The Rock上的猴子都有專人負責他們的食物,我也曾在該處工作。機構中有兩人是公務員,他們每日的工作就是切好食物,上山拋給猴子,之後就可以收工。他們的年薪高達3萬鎊。收入很高對吧?這些工作只會留給圈內人。」

其他人,就像之前辛苦爭取居留資格的摩洛哥人,只能在圈外掙扎求存。

一直以來,我們珍視「香港人」這個身份。

殖民時代、抗日戰爭、六七暴動、八九民運、九七回歸、〇三沙士、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教、雨傘運動―一段段歷史構成了香港人的身份。

近年「本土」一詞崛起,一句「我係香港人」,背後代表着誰?

少數族裔?新移民?外籍傭工?藍絲?黃絲?熱狗?大中華膠?基層?中產?地產?

我也說不上來。

你又怎樣說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