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族平權】我有權做中華民國人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10 Dec 2016

 

ernkopl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1971年,代表中華民國的香港球員,參與由馬來西亞主辦的默迪卡盃國際賽,香港球員最後一次在會場唱出中華民國國歌。同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意外地取得過半票數加入聯合國,原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宣布退出聯合國。

這件事當然是影響深遠的國際大事,對曾代表中華民國出賽的香港足球員而言,卻也是一個意味深長的烙印。時代巨輪輾過,一班在港出生的「國腳」元老經歷了半個世紀的變遷,始終沖洗不去他們對中華民國身份的認同。

|新一代不明白的國家情意結|

剛過去的「雙十節」,屯門青山紅樓,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筵開八十一席,賓客人數為回歸以來的高峰。69歲的何容興,在席上顯得鶴立雞羣。他是1967至71年中華民國足球隊的首席龍門,在球壇有第一長人的稱號,也是有名的「救十二碼王」。當年球星之中,以他的女球迷最多,至今風采依然。

「我們代表中華民國參賽這麼多年,為何我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這是很多香港足球名宿心中的疑問。從「國家隊」退下來後,何容興與一班舊隊友一直想爭取中華民國的護照,直到1997年回歸,仍未能成功爭取。2013年何容興結集中華民國元老隊,聯同黃文偉、張子岱與陳鴻平等前「國腳」向台灣政府爭取中華民國護照。但兩年來,台北辦主任多次冷待他們,更曾着元老隊拿出證據,他們一聽,氣上心頭:「我們代表中華民國這麼多年,竟然找不到我們一張照片?」

元老隊一再訪台爭取,直至去年,事情好像有了轉機。總共十九名元老隊成員取得護照,但何容興指這種護照沒有國民權利,包括居住權,跟外國人一樣,只可在當地停留三個月。一班銀髮元老,面面相覷,多年的願望再次落空。「今年3月,馬英九接見我們,當面叫下屬說要『快點辧』,蔡英文上台後,又不了了之。」剛過去的10月,何容興再聯同隊友飛往台北,希望爭取蔡英文政府給他們頒發真正的中華民國護照。

一班年過七旬的長者穿梭港台兩地,只為尋回當年曾代表過的中華民國身份,何容興拿起煙斗,吐出煙圈輕嘆:「現在的香港人不會明白我們,亦不知道我們曾為中華民國留下的印記,畢竟當時我們心中的中國,是中華民國。」

img_6025

(19位前中華民國元老隊成員成功申領中華民國的護照,怎料護照只准逗留三個月,令他們大失所望。)

 

|力阻張子岱十二碼 斷手養傷一年|

人稱「高佬」的何容興,身高六呎二吋半,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明星守門員,先後代表星島、東方、精工、光華與南華。他代表光華時勇救愉園張子岱的十二碼勁射,救球後手腕斷筋須休養逾一年的事迹,傳誦至今。

何容興的綠茵故事,豈止如此。在西貢鄉村長大的何容興從小在小型足球場踢球,什麼位置也踢,從沒想過當守門員。1967年被選入星島預備組,第一場正式比賽許竟成教練吩咐他「今場做龍門」,嚇得他六神無主。詎料,教練眼光獨到,身高手長的他臨場發揮,有如神助,力保大門不失,從此發展成獨當一面的鋼門,素有「長人興」的美譽。何說,年輕時一天操三課,下午2時放兩個足球在門柱兩個死角位,假設射手射中左右兩角,左右瞓地撲球,「以前在石仔場照撲,兩個膝頭傷痕纍纍。」

img_6003

(何容興先後兩次勇戰受重傷,他今天不諱言當年因傷患提早退休。)

 

1967年適逢中華民國挑選青年軍,選了廿歲的何容興代表出戰亞青盃。67至68年球季,星島正選門將朱柏和因停賽缺陣,何容興後備頂替,極速上位,成為甲組球會的正選,數年間更成為球壇炙手可熱的明星級門將。何亦很快在中華民國取得正選門將位置。

早於何容興入選中華民國前,在港出生而代表中華民國的球員,已引起國際足協注意。事實上,當時不少本港球星都傾向選擇效力和代表中華民國。自小在鄉村長大的何容興坦言,年少時無分左右,選擇是時代使然。「我的村落99%是左派,自小受左派教育。當時香港是一個殖民地,在香港和中國之間,作為足球員,當然選擇國家(而不是代表香港)。事實上當時許多華僑擁戴的,就是中華民國,許多香港球迷支持和關注的,都是中華民國隊,所以能代表中華民國,是一種光榮。」

4456633

(左)當年效力右派光華球隊,慘被左派報紙攻擊一整年。
(右)能司職多個不同位置的何容興守龍門作風積極,敢於出門撲救,但當年有記者批評他過於輕率。

 


延伸閱讀

《銀髮也要平權(一):我有權從政》


 

|我是「國腳」 不是「港腳」|

他說最難忘是在馬來西亞舉辦的默迪卡盃足球賽,對主隊馬來西亞,比數維持零比零至比賽末段。馬來西亞三分鐘內兩次博得十二碼,他連救兩個十二碼,成為和波功臣。他說歸功於球會教練一向嚴格要求球員「多看多練多記」,令他記得馬來西亞的華籍射手有射左面的習慣。鳴笛完場,龍門按慣例最後一個走進更衣室,全場三萬名球迷突然跨欄魚貫入場,他暗忖不妙:「難道我救了兩球,球迷衝着我報復而來?」球迷四方八面湧來,擠滿通道,他無處可走只好呆在球場中圈,不料百多名球迷跑來抱起他,用一種英雄儀式把他送到更衣室。

「主場球迷捧起敵方龍門,歡送他入更衣室,真是聞所未聞。抱起我的球迷,很多是華僑。這一幕畢生難忘,這些榮譽都是中華民國足球隊給我的。」

何容興回想以前赴台灣主場出賽,有高官接見,政府曾經承諾他退休後來台拿護照,他感到代表一個國家的光榮。他憶述一次國際賽有人引誘他打假波,對方打開行李喼,滿袋銀紙,只要他承諾落場不撲球,便隨便拿走「行李」,他當場拒絕說:「我代表一個國家出賽,這種錢我不能收!」1971年後,國際足協與香港足總不批准居港球員代表中華民國,有左派球隊高薪利誘他代表香港,他亦斷然拒絕,自此他再沒有參加國際賽事。

eeeebbbhhyyy

 (今年是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周年,一眾足球元老在紀念活動中大唱中華民國國歌。)

|一把年紀 還怕什麼?|

早於1966年足總執委就曾質疑在港出生的球員可否代表中華民國,因為在港出生球員已可擁有英國護照,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申請「中華民國」護照。「六七暴動」後,當時球圈報紙分左右派,涇渭分明,曾代表中華民國的球星轉到東昇或愉園等左派球隊,會被右派報章《香港時報》炮轟;而不願轉投左派球隊,會被左派背景的《新晚報》筆伐,而何容興亦曾經因不加盟左派球隊,轉投光華,而被左派報章罵足整整一季。

事過境遷,何容興回顧過去,年輕時活在激烈左右爭拗夾縫之中,他慨嘆今天社會又走向政治化。他坦言,近年為國籍四出奔走確實疲累,曾想過放棄,但近年想爭取的中華民護照的舊隊友反而有增無減,大家都想堅持下去。何容興坐在西貢的小型球場看小朋友追逐皮球,氣定神閒說,人到暮年,要忠於自己:「很多老隊友也怕給人口實,其實都一把年紀了,還怕什麼?我們不過爭取一個應有的身份罷了。世界上哪有國家代表隊連自己國家的護照也沒有?」

000000

(一個圖案,分量孰輕孰重?)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taiwan02

亞洲足球王國

香港足球員代表中國出席國際賽事的歷史可追溯至1913年的遠東運動會,當年南華足球會代表中華民國參賽,在香港大坑長大的李惠堂以隊長身份率領中華民國代表隊第一次出征奧運。國共內戰後至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派人到香港選拔中華民國代表,結果在亞運和奧運取得佳績,在五、六十年代堪稱「亞洲足球王國」,著名球員有前鋒姚卓然和張子岱;後衞有羅北和林尚義;中鋒有張子慧和李育德(李惠堂之子),李惠堂是那時期的教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