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也要平權:後記

08 Dec 2016

記者很喜歡凝視長者的背影,幾乎是一種癖好。不管是台南的花褲大嬸、東京戴紳士帽的優游大叔,還是愛香港赤膊上身的大陸朱,我都為此着迷。他們的背影,充滿故事性,有時看得入神,忍不住偷拍他們,現在儲了很多長者背影的相片。

採訪期間,高婆婆引路,帶我到她的新耕地。高婆婆走過小叢林,長長背影實在動人。記者想起在金山餵飼馬騮廿多年的馬騮王一席話,他說大王離開這世界前,自行上山,不欲麻煩後輩。高婆婆說,死不可怕,最怕麻煩子女。其他受訪的長者也異口同聲說不怕死,只想做個獨立的人,在餘生發出最後一分光。

他們的背影教曉我:未知生,焉知死?人生就是天天探秘,答案從來不重要。

今日我們經常將「生涯規劃」掛在口邊,二十歲應該大學畢業,三十歲應該買房子,四十歲應該做管理層,六十歲應該退休。但是,我們「規劃」人生之前,學校從沒有教我們人生要忠於自己。只有忠於自己的人生,人生的規劃才有意思,長長的背影才有故事。長者的故事標誌着一個年代,他們走過的路不應該只有社會學者的概括分析。外國流行為平民長者立傳,我們為何不替自己的父母書寫傳奇?記錄城市,別缺了我們身邊的寶貝。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