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Love妄想世界】關於BL你要知道的七個問題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01 Jun 2017

seven-question-03

香港原創Only 2.5只有一個搞 手,千辛萬苦才找到場地。

衝破性別界限的美學欣賞,少年愛的歷史,早於二千多年前開始。不僅古希臘男人崇尚少年之美,男人和少年之間的少年愛尉為風尚,十字軍東征時代的聖殿騎士團,日本的「僧侶」亦喜歡「稚兒」的男色,在中國戲曲亦一向有反串傳統,由《紅樓夢》的蔣玉菡到京劇的梅蘭芳,乾旦(男人扮演女角色)地位每在坤旦之上。
一千多年前,白居易與元稹詩路接近,惺惺相惜,不足為怪,奇怪的是,兩人之間竟然通了超過八千封書信。白居易的《與元微之書》有文句如下:「微之,微之,不見足下面以三年矣……況以膠漆之心,至於胡越之身,進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實為之,謂之奈何!」情深至此,難怪令後世腐女子想入非非。

時至今日,BL文化逐漸興盛,在香港,以至全球化發展,讀者仍然多是腐女,記者訪問日本流行文化研究生Cathy Fung和BL評論人/創作人Aka Chow,整理出有關腐文化各地趨勢中,你必須知道的七個問題。

afdafdfd

Rainbow Gala中,同人圈也自 發有人巡邏,目的是:警惕保 守人士。

清泉/Cathy Fung
東京明治大學國際日本學研究生,專攻流行文化,研究範圍是日本BL漫畫輸入香港的歷史。

Q:BL作為流行文化,在日本和香港社會有什麼分別?
在日本,BL是屬於御宅族分支,而日本的御宅族一般日常生活中不會提起BL,兩者涇渭分明,並不普及。日本的女性向漫畫讀者中只有一成看BL。六十年代少年愛出現前,日本自明治時代開始,歌舞伎已有男扮女的傳統,供大叔取樂,在綜藝節目中亦會為喜劇效果,邀請人妖,加入男男親密行為,亦有AV男演員擅於演偽娘角色。網上流行的Pocky Play,即兩個男生兩邊咬着Pocky餅乾條,直到親吻為止,或者早前排球賽事中,敵對球員吵架之後親吻,也由此而來,他們未必知道BL。

相較香港和台灣,常常將BL和LGBT混為一體,台灣在同人event中將BL攤位毗鄰LGBT,而香港的港腐女學會呼籲腐女支持同志遊行,但日本的腐女不會關心LGBT權益,將幻想和現實分開。九十年代,甚至有腐女守則指禁止萌三次元,她們想分享喜歡作品的感覺,但好怕打擾到人

Q:腐女在香港的人數為何不斷擴大?甚至全球化?

少年愛來源,因為女性無意識下遭受無形壓力。戰後六十年代,日本女性頗受壓抑,讀完大學後結婚,人生就圍繞老公和孩子,工作被看不起,而少年愛的世界戀愛平等,閱讀十八禁時,不至於像讀男女作品一樣,有被強行插入的不愉快感受,始終處於安全距離享受幻想。學者藤本由香里則提到,即使九十年代後BL作品風格由充滿暴力和死亡,轉往日常系,同時性別地位漸趨自由,女性仍選擇BL,正因為現在仍有不易發覺的枷鎖。

她亦提到,東南亞圈中,受中國文化思想影響的國家中,BL文化非常繁盛。德國的動漫讀者中女性佔七成,當中三分一是腐女,至於戀愛自由的法國,則幾乎沒有腐女。

香港好像男女平等,但當瀏覽高登、連登這些由男性主導的論壇,看到許多仇女post,令她們的觀念意識無形受影響,因此在讀BL時候有解脫的感覺。

Q:BL對性別定型的挑戰?

藤本由香里認為,攻和受亦是gender的一種,性別模糊(即男女特質混合),分別代表強和弱,由精神上、社會上和肉體上的權力關係定奪。她進一步提出,腐女是一種性別,即「由BL能得到滿足的sexuality」,包括腐男。因為比起正常配對,她們選擇BL,即利用攻和受這兩種gender來妄想,達到遊戲的目的,稱為”playing with gender”,甚至想像出千千萬萬種CP。

seven01

Aka曾出版多本BL小說,有認為必須以論述教育公眾, 才能為本地創作提供能量。

Aka Chow:獨立作者,資深BL研究者,曾入圍多項小說創作比賽,主持多個BL相關網台節目,為BL文化撰文,文章散見於立場新聞等。

Q:BL能幫助女性獲得情慾自主嗎?

這說法不太準確,我認為BL中至少存在兩種讀者。第一,是性別意識本身進步的女性,她們拒絕滿足於社會對女性的期望,拒絕閱讀社會生產、內化父權框架下女性性別角色的作品,譬如言情小說和少女漫畫。她們無法從這些作品得到滿足,甚至反感,於是投入BL文化。第二,嚴重內化男權、恐懼現實、對男性保持距離的女性,所以逃進BL空間──一個純粹幻想,不需要面對性別社會問題的世界,她們未必因此獲得情慾自主。許多接近典型少女漫套路的作品,會出現父權攻、陰柔受,但其實不一定如此。

BL中所謂女性意識的進步,正正在於學會表達情慾訴求,由不敢表達、承認情慾,到敢說出口,認知到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被什麼情愛場面吸引。對女性而言,有自由空間進行情慾創作,也可以平衡社會上她所感受的壓抑。

Q:BL由當初耽美浪漫情慾描寫,現時偏重到yaoi,有好強情色觀,這種演化又反映了什麼?

反映很多。首先父權社會缺乏服務女性的情慾娛樂、影像和讀物,BL於是成為最大的出口,步入全球化,至少香港的腐女人數一定不少。隨着女性地位和意識提高,BL愈來愈依賴情慾消費。日本曾統計過腐女年齡層,以學生和剛工作的上班族為主,腐女年齡層近年愈趨年輕化,出現更多初中生,她們覺得BL有gimmick、刺激,又juicy。BL本身已容易吸引女性,這一代我想沒有誰不看動漫,他們一定會接觸到宅文化。

Q:2014年雨傘運動,出現周永康和岑敖暉這對CP,BL第一次在政治上作為符號呈現在公眾眼前,可以如何解釋?

香港年輕世代看動漫長大,也是最關心政治的一羣,很自然會用熟悉的語言和表達方式。”Hehe”正正是BL在地化的其中一個表現。政治CP一向都有,譬如台灣就有陳為廷和林飛帆。

Q:外間曾以負面方式報道BL,香港腐/同人圈有否面臨困難?

整個保守派都不喜歡BL,不明白BL不等同同性戀,見到不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就反應好大。自2005年,第一次有幾份報章以負面方式報道BL,刊作頭版(按:《大學線》:《淫褻禁書唾手可得 女生沉溺男同志漫畫》),已有預設角度,說歪風不可長。直到2014年雨傘運動前那幾屆Comic World,每一場都有作者因《淫審條例》被檢控。

中港台日四地,香港同人圈發展不遲,但目前是最落後。腐文化,仍是次文化,不受到重視。政府一直沒有做過什麼支持香港動漫文化同整個同人圈發展。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