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重回街頭‖陳皓桓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13 Aug 2017

img_0536自決派當選,多了年輕人進入議會。被DQ的議助當中,長毛(梁國雄)議助陳皓桓(Figo Chan)年僅21歲。去年擔任黃浩銘的參選經理,長毛當選,順理成章入立法會做議助。經歷9個月的前議助生涯,陳皓桓連番搖頭說很多政治事不理解,也不認同。從10歲開始憧憬議會抗爭,今日從議會重回公眾席為基層吶喊。五味雜陳,他在立法會門外冷笑一聲:「嘿,搞政治原來唔簡單。」

「如果不是被DQ,我們這班議助,很多人也不會拋頭露面。」記者問政黨在區議會立法會,總需要資源,是嗎?「有些人天生做將領,有些人助手,我是天生做助手的料子。」瘦削的陳皓桓外貌純良,街頭人羣中總有他這種熟悉的面孔。跟他論政治,一呼一吸,空氣瀰漫煙草味,混和社民連的味道,有異於吃喝玩樂的年輕人。

啟蒙於社民連三子

長毛被DQ,外界關心,長毛的徒子徒孫始終有人接立法會的棒,但社民連的少壯派陳皓桓卻斷言不做議員,甘心做素人。

「喺社民連,好自由。毛哥無話唔俾你接受邊個媒體訪問,一切自己決定。你點問,我就係咁答。問幾多次都一樣,你唔報道係一件事,毛哥都係咁。」陳皓桓多次揚聲提及「毛哥」,其實他少時受社民連時期的黃毓民啟蒙,說到「合約工時」,無意間裝黃毓民議政的招牌動作,半身向前傾,揮單臂咬牙切齒大罵「呢班建制派!」

小學五年級,每逢行政長官答問大會,陳皓桓定必錄影慢慢咀嚼社民連三子(梁國雄、黃毓民、陳偉業)的質詢。小子憧憬總有一天在議會抗爭,為基層發聲。

如何選下去

事隔十載,政治人物合久必分,陳皓桓終於能入議會見識,他發現在立法會做倡議一點也不簡單。他說,勞工議題缺了前輩李卓人一席,標準工時聲音不足,代表基層的議員太少,毛辦只能延續以往堅持的全民退休保障。陳皓桓擺街站,關心基層,已經沒有開拓新議題的時間。

figochan 回歸廿周年前夕,陳皓恒到灣仔洋紫荊掛黑布,首次被捕。(相片源自Figo Chan Facbook)

政府一下子DQ了代表18名選民的六名議員,不單是基層與規劃的議題,陳皓桓認為需要年輕人聲音如教育議題,也大受影響。如今,長毛當了張超雄議員的顧問,而陳皓桓有時在議會公眾席照樣質詢。

「04年之前,毛哥未選入去都係咁啦。我哋來自街頭,今日只係重回街頭。」

記者訪黃之鋒,黃說四人全數被DQ有點意外,陳皓桓說打從律政司入稟提司法覆核,早有準備。去年底,黃之鋒問陳皓桓的看法,陳向黃直言要對選民交待,不能讓公眾「有希望」,「當時毛哥都話:『佢(政府)無理由唔DQ四個』。」

 結果,四人同告被DQ陳皓桓憶述,當時心境平靜,一個月來忙於籌款,擺街站跟市民解釋,感受到市民怒意難平。雖然從政者分析香港走新加坡的威權政治,陳皓桓仍然抱有希望,「打壓政黨,還有政黨的支持者,再打壓政黨支持者,我們還有公眾把口。」

img_4320去年長毛在新東取最後一席,在會場陳皓恒緊隨其後。

公眾焦點在補選,傳媒追問社民連會否派人選。記者問被DQ的主角與議助,都提不起勁,要通過選舉主任的「忠誠測試」,也要過其他未知的關卡。陳皓桓形容今次DQ案無疑「常人唔會諗到有咩合理」,相信社民連日後難以入議會,但目前對於社民連最大的阻礙是,黨中大將均有官司纏身。

「成人有人問我,社民連派邊個選?你睇下啲檢控數字,仲講選舉。」

外務副主席黃浩銘與主席吳文遠同樣官司纏身,陳皓桓說黨內大大小小有二十多宗,而自己在回歸廿周年前攀上金紫荊掛黑布亦首次被捕。

「我們做得出,就預左,並非嘗試什麼底線,係表達訴求。但公眾要知道,被捕是一件事,被控什麼罪是另一回事。政治檢控係全香港人的事,被控公眾妨擾罪的陳淑莊、邵家臻,其他素人,我哋都要關心。」

從政第一次失望

回顧議會生涯,他坦言最難捱的日子是特首選舉,陳皓桓一聞記者問「曾俊華」,他即說 :「失望,理解唔到,好唔認同,好嬲」。年輕人直接了當說出當刻的不忿。

「為何支持曾俊華?真係理解唔到。他承諾中央表達港人『反對831決定』?沒有。」當時泛民普遍支持曾俊華,陳皓桓說市民不理解,政黨有責任去解釋,但支持曾俊華的政黨,他認為是完全違反「反對831」的理念。

img_0555 陳皓恒今年21歲,小學時已受社民連影響。

「從政者最重要的是什麼?是理念」,陳皓桓眼神堅定,逐字吐出他對堅持的理解。

在議會最令陳皓桓感動的,是DQ後第一個記招「議會從始不一樣」,但言猶在耳,陳皓桓說見不到民主派有「其他事做」,他強調「不是批評」,只是「是其是」。「政府還可以DQ其他議員,這是關乎全香港的事,需要很漫長的抗爭,視乎組織者與香港人有沒有堅持下去。」

不切割 珍惜民主

 陳皓桓的抗爭想法始於中學時代,那時還在社民連的黃毓民走到他的中學演講,說年輕人要「毋忘六四,關心內地維權情況」,他深受黃的感染。學校安排6月5日考試,他上前質問校長:「為何六四悼念之後一天要考試?為何不休一天。」近年本土派與大學生會長聲言與中國割席,陳皓桓仍堅持小時候的看法,「在中國版圖最自由的地方,你都唔去表態?」

「從政,理念是不可以改變的」,經歷風雨,21歲陳皓桓不斷警醒自己。

 

【議助系列】延伸閱讀

● 黃之鋒|遊走議會與社區之間

● 黃之鋒| 社運逆流

●小麗辦軍師 | 黃永志:政治令人累 被DQ一刻如釋重負

● 蘇文英| 拒絕被空白

 陳皓恒| 重回街頭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