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ffiti與塗鴉】編者的話:街頭藝術的黑暗與光明

撰文: 佟鎮南

23 Jun 2017

k170608duen-389

Graffiti在香港一直被人視作「地下」的、破壞秩序的象徵;但國際上,graffiti這種街頭藝術,早就進入藝術殿堂。

1990年代先有早夭的Keith Haring替graffiti攻下了藝術市場,他源自graffiti的作品,在受到國際拍賣會加持後,登堂入室至西方達官貴人的大屋,讓人意識到graffiti的光明「錢途」。而真正將graffiti帶出那種雅俗共賞新藝術和時代精神特質的,是Banksy。他一幅幅帶有社會意識的幽默graffiti作品,被人連牆帶畫移/偷下來,再放在畫廊甚至在拍賣會上替偷竊者賺得以百萬計的金錢,而藝術家本人亦以一連串帶有行為藝術意味的手段,讓graffiti走出了本來屬於年輕人次文化的小圈子,一舉讓大眾認識到graffiti那種街頭藝術的本質。

然而在香港,graffiti這種最能反映當代精神的藝術,卻還停留於「塗鴉」這個中文詞彙帶有的負面解讀上。本地graffiti長期被視為「無公德心的塗鴉」,就算政府/品牌開始利用graffiti這種新藝術手法進行宣傳,在主流印象中,graffiti還是「地下」的塗鴉產物。

今期封面故事以graffiti與塗鴉來做對比,說的就是香港graffiti artists的藝術,以及他們面對着怎樣的創作空間。

佟鎮南
專題組資深編輯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