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calization全球在地4】BEAMS:點解展覽設計一定要浪費?

撰文: Chan Sam     攝影: 譚志榮、周耀恩、部分圖片由法新社、受訪者提供

28 Jul 2017

有人認為時尚業是環保重災區,因為時裝講求每季轉變;另一重災區則是展覽業,幾天展覽,用料即廢,物料壽命比時裝更短。

「如果一個行業停滯不前超過廿年,當中肯定存在進步的空間,卻又同時意味着很多無謂的陋習,香港的展覽行業便是如此。」曾在本地著名展覽設計公司工作的Judith(顏善羚)說道。

據說,展覽業每年平均生產的垃圾超過六噸,「展覽佈置歷時兩、三日就要扔掉,但明明很多都可以重用。」對行業現況看不過眼,於是構思何不引入物料重用的概念。去年她與另外兩個建築及設計師朋友,在綠色建築議會的創業提案中奪冠,三人因此孤注一擲,自立門戶,成立了BEAMS;Donte Dandridge負責建築、阿卓(卓健智)主理設計,而Judith則負責公司營運,各司其職,期望如公司名字一樣,Build Environment at Minimal & Sustainable。「其他行業可行,為什麼展覽設計不可以?」Judith主張minimal設計,「不用事事複雜,簡簡單單,重用起來更方便」。

BEAMS亦會採用點對點的方式,直接將已造好放內地倉庫的物資,由承建商包辦運送場地及組裝,用完,拆好,儲起下次再用。「以往的做法是在展覽當地找師傅裝拆,現在則相反;只要夠細心,planning做得好,設計上方便裝拆和運送便可以了。

「其實在生意角度上,如果你在同一budget底下,運作上不麻煩而又可做到sustainability,想必無人抗拒的。」阿卓表示,客人永遠都是被動的。Judith舉例說:「平時做一個攤位十五萬,三年要四十五萬;而做個好一點、可以用三年的大概是四十萬,對公司來說,幾年慳五萬未必好吸引,但垃圾會少好多。」他們剛在新加坡及美國完成的兩場展覽,正正是一個成功例子,亦在協商下年合作的計劃,「客人的回應是,重用為他們節省好多行政審批的時間」。

有時需要公共約束制度

「行業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一套具約束力的指引。」阿卓表示:「日本歐美之所以有回收行業,重點不是環保,而是有制度約束,不依從就罰錢,成本好貴。」香港成本是低,但環保代價太大。Judith亦曾跟供應商討論:「在日本,自己要先做分類,小至一粒螺絲都不放過,分好後有專人來回收。香港的清場時間只有幾小時,所以拆場都是破壞式的,完全不會分類,什麼都堆在同一架車上。即便是泰國,收得的都會收,在他們眼中是寶的東西,在香港都是草。」

「你問日本人是否好環保,不是的,他們都是被迫的。」阿卓突然的一句,似乎另有深思。小本經營的BEAMS,呼籲大型機構如貿易發展局盡早推出回收規定,但是現在他們只能靠自己「做得幾多得幾多」。

 

延伸閱讀 :

● 什麼是「全球在地」?
● 林超英:發展不應只靠消費 
● 速食時裝與環保不一定是對立 
● 不離地大企業 在地培訓永續技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