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獨樂不如眾樂 古典音樂界黃子華Twoset Violin:失敗事小 無火事大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趙斌禧、HKFO提供

26 Aug 2017

 

two01

「各位觀眾,表演者Twoset Violin晚餐後失蹤了,我們正嘗試尋找他們,暫時由樂團首席代替獨奏。」

台上香港節樂的指揮神情凝重,惹來全場觀眾哄堂大笑。

只聞 Jules Massenet 哀怨纏綿的小提琴獨奏聲徐徐響起,倏地喝一聲「且慢!」,兩個衣着隨便的男生從大門狂奔——Eddy連褲子都沒有拉上,露出「孖煙通」噗地一滾上台,「裙拉褲甩」趕開騷。

與安靜肅穆的演奏會不同,這是古典音樂楝篤笑——是史上第一場眾籌成功的世界巡迴古典音樂演出,也可能是唯一一場獨奏者亂來,不會被要求退票的音樂會。

這一場,全院滿座。

不在乎評語 自信重奪未來

打開 Facebook,Twoset Violin 擁有近二十萬likes,加上其他社交媒體,共三十萬人,超過七千萬人看過他們的短片。Eddy 和 Bret t二十來歲,是台灣藉澳洲小提琴手,二人短片拍攝方式搞笑,將小提琴、音樂界行內笑話發揚光大,幽默抵死:「Viola 笑話」、七樣伴奏不應做的事、如何正確演奏 Shostakovich、樂團休息中不同行為……甚至與朗朗一起合作拍廣告。

2014年成立,正是南韓 PSY 的《江南 style》在 YouTube 破了十億瀏覽之時,隨即受啟發開 YouTube 頻道。

Eddy 和 Brett 兩人當時先後從昆士蘭音樂學院畢業,前路迷茫,「我們當時沒有聽過小提琴拉流行歌。」 初時試過許多 cover,如權力遊戲和 Interstellar,Bret t說比較 “Forced”,他們本來就愛搞怪,大學樂團練習,老是趁指揮背對指揮大提琴時站起來搞怪,轉去拍搞笑片了,日積月累越來越多粉絲。

一年前,有好友失驚無神提議:「Bro,你應開場show! 」Brett當下說不,但想法卻在心中生根發芽。一直拖延,直到今年一月,Eddy忽然「拍板」預訂了場地,宣佈四星期內就開show,Brett仍不敢置信。

破斧沉舟,事出有因。古典音樂界要成功,往往要攀上上流階梯,自幼學音樂,考級,讀音樂學院,贏得大賽,成為獨奏家,競爭殘酷。他們本來也是其中一份子,五六歲開始學琴,中學參加補習社和青年樂團遇上,一路過五關斬六將,考進昆士蘭音樂學院,畢業後在專業交響樂團任全職樂手。Brett是優等生,曾在G20高峰會議表演,而Eddy則贏得許多獎項和獎學金,眼看就要踏進康莊大道。

two00

「我一度在古典音樂和Twoset之間遊移,以為,也許我還能贏得比賽。」當時他參加著名的Kendall全國音樂小提琴大賽,辛辛苦苦殺入準決賽,輸了事小,評判評語卻是「與鋼琴伴奏的眼神接觸不夠」。「許許多多玩樂器厲害的音樂人,付出年年月月的努力,『求你,坐在評判席的二人決定我們未來吧』。太瘋狂了,我真的不在乎,當下就憤怒了,立即就預訂了場地。」

結果他們一連在悉尼,布里斯本和墨爾本中開了三場表演。

 走另一條路言志  

「頭兩年,Twoset Violin完全賺不到錢。」Eddy和Brett家境不俗,Eddy的媽媽曾經想他當醫生,常常說:「『Make money la』,一條片有一萬人看過,換到錢嗎?」

「我有許多朋友已經屈服了,但我當時堅持。」Eddy爸爸是牙醫,性格平和,放任他,「他正正就是其中一個對父母期望屈服的人,跟我說:『每天早上八點起來,花十個小時盯着牙齒,你最好抱有熱情,不然沒有任何人、金錢或認同值得你花上人生大部份時間去做。』」遙遙路上,他說『只好相信自己。」

2017-08-18-photo-00000036

Brett則大笑:「我比較幸運,我弟弟是個牙醫,填補了我父母的期望,而我就是不成器的兒子。」二人立即哈哈大笑。

一邊經營Twoset Violin,一邊在專業交響樂團當全職小提琴手,維持生計,足足兩年。除了經營週邊商品,兩三日就拍一條片,別人在樂團排練時二十分鍾休息,聊天打屁,Eddy就密密剪片,Brett大笑說:「他沒朋友的!」

在傳統古典音樂界要突圍而出,成為獨奏家,甚至達到開世界巡迴演奏會的成就,非常困難,最大問題是資金。二人想過未來,讀過許多研究論文,古典音樂界正在衰落,樂迷變老,投資人也變老,資源緊絀,已有樂團因此倒閉。他們認為不能坐以待斃,青年音樂人必須另闢蹊徑。

街頭樂迷是
唯一不放棄的理由

同一個好朋友說:「Your take is overseas」錢呢? “Bro, Kickstarter!” 今年三月份,Twoset Violin宣佈Kickstarter眾籌,以五萬澳元為目標,餐風露宿街頭表演,不到目標誓不罷休,Facebook上live,結果連續睡了五日,超額完成。

連日曝曬,不停拉琴,不定時吃飯,到了第三四日,他們已絕望(desperate),狀態迅速下降,甚至擔驚受怕。深夜曾經有人踢他們的睡袋,初時籌錢好快,後來慢下來,他們從一開始就擔心不能成事,幾乎想放棄。

two03

幸然,不斷有粉絲來,初時同一時間有廿人買來飲料、食物,像「迷你交響樂團」,甚至有來自香港的旅客、工程師……「他們是我們唯一沒有放棄的理由,他們在看,而我們不想令他們失望。」有酒店主動邀請睡一晚,他們也拒絕。

 眾籌是古典音樂的未來嗎?

Eddy笑說:「可以是,但我只是小角色,我有好多朋友,是傑出的音樂人,銀行裡只有47元,甚至需要為一杯咖啡擔憂,這也是我們的宣言,」Brett接著Eddy的話說,「我想他們做到我們做的事。」

古典音樂+棟篤笑:
How to do?

子華神在圈內浮沉二十年,以棟篤笑《娛樂圈血淚史》殺出一條路;古典音樂界要開棟篤笑,也少不了行內人笑話,以及演出硬功夫。

掌聲固然響亮,創意卻是硬功夫努力熬成的。為了技藝,職業鋼琴家每天練習八小時,許多音樂人對練習又愛又恨。Go Practice是他們音樂家百笑不厭的老笑話,女高音Jeannette在演奏會完結中唱《快樂頌》改編歌詞:「每天練習四十小時……」

那你們到底一天練多少小時?「這是非常敏感的問題。」Eddy一臉嚴肅,隨即哈哈大笑。Brett補充說他們大學的時候,日日只顧練習,現在則不定。

且看台上使出七十二變,坐着,躺着拉琴,一人控制弓弦一人彈琴弦,默契無間奏完一首曲子。基本上《Concerto Battle》,是為今次演出而編,揉合了許多著名的小提琴協奏曲和交響樂主題,大玩布拉姆斯、貝多芬、柴可夫斯基莫扎特小提琴協奏曲……

2017-08-18-photo-00000038

古典音樂以喜劇形式演奏非首次,如四重奏組合Salon Salut,就擅長以默劇方式輪番演奏,但揉合棟篤笑的完整表演,Eddy形容「無教科書可跟」,二人絞盡腦汁去試。將平面facebook 片段的幽默,轉化為表演上的棟篤笑,絕非搬字過紙般簡單。每一次寫好段子,Eddy都會拿給朋友傳閱,不好笑就重寫,練習了三到四個月,花費大量時間跟香港節樂成員溝通。抵港後,只有三次練習,雙方每晚排練至凌晨三時才睡,就是希望為台下帶來歡笑。

棟篤笑要在生活找連貼,他們的「Gag」加入不少香港本土玩素 ,大玩毒男A0、在台上飲茶,甚至變身哈利波特,愛情喜劇,化身醫生對抗家長的壓力、對於成為獨奏家的渴望……聽到台下的笑聲,他們才鬆一口氣。

「香港節樂指揮Sean Li這是其中一場史上最複雜的表演,有交響樂團,戲劇、喜劇、效果加上燈光,有許多事發生。」這是第一次他們跟交響樂團合作,剩下的世界巡迴三站都會是二人表演。

「堅持,是指可以試音失敗,上台犯錯,卻仍然挺下來,我們失敗太多次,每一次都試到新事物就算成功。若果我們從未試過在台上扮小丑,就不會發現自己擅長這件事。」表演中,他們一再引述貝多芬的話:“To play a wrong note is insignificant. To play without passion is  inexcusable. ”

「感謝你,我們犯錯搞怪,卻仍因此而喜歡我們。」

 

熱門文章

其他影片

19575004_1911127785809953_7656441536372721045_o

【星期日人物】現代戲曲接班人 一才鑼鼓:要把樂師放回舞台上

城市焦點

godric_171029_ha_featured-pic

【星期日人物】暫別Hidden Agenda 許仲和:只是休息,先忍政府一口氣

城市焦點

img_1399

【星期日人物】兩代社工 一個月亮 曉暘母親:兒子,你不是英雄

城市焦點

2545-jessica-video-cover-fb

【星期日人物】西非行醫記 || 吳文倩:世界可以公平一點嗎?

城市焦點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