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s Love妄想世界】YUI:Cosplayer/腐女子,將妄想化為現實的執著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周耀恩、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6 May 2017

Studio的白色射燈亮得嚇人,一閃一閃 的鎂光燈落下,目光全部聚焦在他身上。他活生生是最新熱門遊戲《最終幻想 XV》中的人物 ─王子Noctis,走出現實世 界,氣場全開,一舉手一投足,精緻完美如瓷 器,又彷彿水中幻象,一觸就碎。現實生活中,他是她,名叫YUI,一個 cosplayer,也是一個腐女子。

y170503cy0337

YUI在三次元中是個平凡女子,cosplay男角彷彿成為另一個人。

角色置換 移形換影

鏡頭下的她,變成過許許多多角色,可 男可女:《攻殼機動隊》的草薙素子、《刀劍 亂舞》的光忠、《Jojo的奇幻冒險》的瑪萊 雅、初音未來……她也數不清。 鏡頭背後,累積了十年cosplay的功力。 戴上假con,一絲不苟的妝容不過是基本,光 為假髮set頭就要一小時,兩頰髮下黏了專門 膠紙,拉長眼型,衣服下藏了厚厚的和服肩 墊。為了扮演好角色,她試過剃掉眉毛,因王 子一角會拍到手,索性拆去護甲gel,薄薄的 指甲因而碎掉受傷,也不在乎。 還原一個角色,殊不簡單。王子華麗的 皮衣、皮手套及皮鞋套,全是她親手縫製。她 專門走到深水埗基隆街買布,用了四日四夜, 足足花了八捲底線。為了追求效果,她不斷比 對手機中百多張遊戲cap圖,成竹在胸,才畫 紙樣。官方衣服與名牌合作,王子的衣服索價 二萬多港幣,她只買了原版的手套跟 T恤,可 惜前者過大,戴不上,還是要自製,結果是 ──比官方還似。

為了變身 首先變心

「我份人好玩命,最愛挑戰官方,我會開 始車衫是因為『唔執輸』,我以『與官方一樣 靚』為目標,因為我買不起。」YUI說。2008 年,她唸初中,第一次cos初音,訂回來那套 衣服質量太差,她決定剪爛重造,於是買衣 車,改改改,最初連紙樣也不會畫,由零開始 學起。她慶幸香港買布非常方便,而且便宜, 相反在日本cosplay是極燒錢的玩意。

YUI自稱「超級細節狂魔」,隨着技藝精 湛,狂態有增無減,似日本職人。每一個角色 都是挑戰,訂了拉鏈顏色不滿意,自己重染; 《FF7》主角肩上狼頭配件,用「超級麻煩」 的紙黏土,製作了整整一星期;《Fate/stay night》女角Saber的裝甲,委託專業道具師 製作……cos一個角色,動輒花上四位數的金 錢,只因追求更好質感,她不禁感嘆:「到頭 來,自己造衫也沒有便宜多少。」

扮演虛擬人物,她有她自己一套。日本 coser多追求還原二次元,走濃妝、將頭髮gel 得硬硬,「我是 2 . 5次元,即想像角色活在現 實的模樣。」

BL是什麼?是愛啊!

投入一個角色,不分男女,靠的是先天 外形,還是後天學習的技藝?答案是投入對方 世界的想像力。「BL就像空氣一樣,沒有想過 分開來談論。」她說。

YUI速度頗快,由決定cos某角色到完成, 往往數天內完成,其他人追不上,因此常常自 己獨自一人出cos。近來《刀劍亂舞》的光忠 和俱利,《最終幻想》的王子Noctis和Prompto,都是難 得找到partner的創作。找拍檔之難,難在配 合角色認知。「道具、假髮、服裝和甫士出問 題,後期都可以執,但唯一眼神同神態無辦 法靠後期去做。」這是cosplay決定生死的關 鍵,「所以我和拍檔兩個都好執着,就算樣子 不像,都要讓人感覺我就是角色。」

記者看她和拍檔第一次拍攝光忠和俱利 那輯照片,親密意味濃厚,難以想像兩人是第 一次見面。「她被我嚇倒了,我是激情派,她 是先從交換日記開始那種人。」YUI忍不住偷 笑,往往全情投入,湊得很近,目不轉睛地望 着對方,她拍檔害羞得受不了,往往一個甫士 結束,就躲到一旁冷靜。

BL是什麼?「是愛啊!出BL是自己想看 那兩個角色互動,與一般cos性質不同。」

「當花了好多精神時間實現妄想,見到成 品,格外珍貴,所以不滿足於畫畫和寫文。」 作為腐女,cos俱利的時候,看着光忠,她說 特別幸福。

扮演就是進出異次元領域

Cosplayer領域,她打出了名堂,Facebook 有三萬多粉絲,來自馬來西亞、澳洲、新加坡、越南和台灣等地的event,都邀請她擔任表演嘉 賓。想不到的是,她一直崇拜的日本cosplay 攝影師「桂」,竟然邀約拍攝。明明兩人語言 不通,憑着對角色的喜愛,仍然一拍六小時, 還一起看BL書,如同「奇蹟組合」。當下認定 非對方不可,決定籌備出王子的寫真集。「已 經去到想補shot就飛過去補shot的程度,我只 是想圓滿。」

「我接觸過時裝,在現實中見過美麗的人, 很想自己成為那種人,但現實中不可能。」 「我追求自己執相後的樣子,我知道我要 靠執相、角度、靠攝影師技術才令我靚,我 想永遠這樣。」她說,自己「天生藝術家脾 氣」,讀設計執着細節,怕「眼高手低」,常 常自信自卑並存。「看着官方圖,王子太漂 亮,我知他是二次元的人,我完全沒信心,但 我不會因此放棄,一定會盡量還原。」由看BL到扮演BL,其實是一種內心鍛鍊。YUI 最後說:「唔似啊!吹咩!」看着YUI在眼前由她變成她,或由他變成 她,將妄想化為現實,往往能看出跨越定型的美。

熱門文章

其他影片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