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与《你的名字》是世代之争,也有批判之声

撰文: 关震海     摄影: 网上图片

17 May 2017

d2003424

两出日本人气动画之作《你的名字》与《谢谢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风靡全球。《你的名字》失国内奖项,三月的日本电影院最佳电影奖项落在《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手上,日本年轻一代不是味儿,替《你的名字》导演新海诚不值。日人朋友认为,《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传统观念太强,那种环境再劣也要乐观面对的思想套在今天,确令人有点吃不消。

新海诚的《你的名字》隐含对311大地震的反思,片渕须直的《谢谢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用广岛少女铃的第一身讲反战。两出不论讲天灾或人祸,可以说同样是“反核”之作,是今日日本年轻人的声音。

《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老套吗?一出求真的电影不老套,导演片渕须直接受媒体访问时一直强调要求真,还原战争的细节,也要反映当时年轻人的心态。在生存比死更难受的时代,女主角铃开首选择乐观面对,她的心愿就如青梅竹马的男生赠言:“只希望你在疯狂的世界平静安然的渡过”。电影期后色彩对白的变奏,由苦中作乐到悲从中来,娓娓道来当时年轻人的心声。

1490097771_1c19

当天皇宣布降战,收音机面前的婆婆只淡然一句“这代表什么,战争完了……”转身离去;铃听罢像疯了咆哮:“你不是说奋战吗?我还有一只手,还有脚。”走到山头,过路的都是丧亲的年轻妇人抱头痛哭。在山上,铃敢问苍天“难道我们都输给暴力吗?”

“身边的人满口‘这就好了’。好?我不知有什么好!?”《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影片结尾铃内心的独白,这正在讽刺日人惯用的客套语“这就好了”。片渕须直仔细地描绘当时年轻人得悉被天皇哄骗,如梦初醒的失落,在今日的日本社会仍然需要坚持说下去的勇气。

《你的名字》刻划在城乡、世代与反核的迷思上,故事有一种“我要改变,是可以改变”的当代之声;而《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说出1945年年轻人的声音。年轻人不满电影颁奖赛果,不是《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拍得不好,是不接受上一代比较含糊被动的人生观。

大时代选择咆哮求变,还是只求在角落中找到心中所爱,电影只是时代的一种呈现。日文经常用“时代の流れ”形容时代。大时代如流水,渺小蜉蝣能否改变水流。有些日本新一代倾向“You can change”。《你的名字》破格,就在此。

关震海‧专题组

sea2_editor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湾嘉业街18号明报工业中心A座16楼       电话:(852)3605-3705       传真:(852)2898-2590

《明周》图文均有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载互联网。如有侵权,本刊将循法律途径追究。特此声明。《明周》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