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送櫻

撰文: Janice Li     攝影: 徐子豪

15 Apr 2017

h170411norris070

不是唯獨日本有櫻花,但日本的櫻花無可取代。因爲那個地方,為櫻花賦予了精神意義。那種對短暫,脆弱,毫無作用,唯美的東西的膜拜,可以是衰艷,卻也可以消解某種虛無的失意。距第一次賞櫻已過多年,於是今年託一對初次一起去旅行的戀人朋友,給我拾朵掉落的櫻花回來。邊追看他們facebook上的甜蜜update,邊靜待女友人歸來分享,幾乎已忘記櫻花的事。結果她剛好在頗為消沉的一天歸來,不忘遞來菲林筒裝好的櫻花,說是地上拾來的。

送來時日本花期大概已過,但把菲林瓶蓋打開,那正值綻放的櫻花彷佛面帶微笑安然躺在雪白的瓶身內,滿瓶淡雅花香撲面而來。櫻花的每一次出現,好像在告訴你,帶來觸動,就是它一輩子的意義。比起葬花,又或化作春泥,還未見過如此動人的落花。

Janice Li‧文化組
janice2_editor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