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過動物傳心

撰文: 伍詠欣

23 Aug 2017

img_5506
早前有報道探討動物傳心術,部分動物傳心師未能分辨記者提供的相片是一隻玩具烏龜,為「失蹤烏龜」的行蹤給出各式各樣的答案,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
筆者也曾學習動物傳心,老師形容,每一個人其實都有一條「天線」,只是因為人們已習慣用語言溝通,這條天線的功能才荒廢掉。所謂教授動物傳心,其實比較像一個深入的冥想課程,透過冥想,嘗試開啟這條天線。與一般學生不同,老師自小已經能夠與動物溝通,她所教授的方法,對於直覺不強的人而言,要明白當中的感覺,並不容易。
做完冥想的練習,老師開始讓同學們交換彼此的動物相片嘗試傳心,大部分同學都做到初步的傳心:有人可能看見影像,有人可能聽見聲音,也有人可能會感受到觸覺──當然,也有人什麼都感受不到,而且也不是每一個問題都會得到答案。
為什麼不與自己的動物傳心?道理就像子女總是對父母的說話愛理不理一樣,加上平日的主觀感覺,要與自己的動物溝通反而沒那麼容易。我們都是新手,與動物傳心之後,通常都要向同學詢問生活細節,才能解讀信息。
第一天,第一位同學請我詢問小狗,她平日喜歡吃什麼,以及喜歡去哪裏散步。那隻狗比較警惕,我花了很多時間才得到一些很片面的影像,第一個畫面是看似卡通片的雞髀圖,另一個則像是壞掉的電視出現的雪花畫面。我一邊猶豫畫面是否出於自己想像,一邊與同學對話。同學聽到之後笑說,小狗的確曾經在餐廳偷吃雞髀。至於那個雪花的畫面,大家都摸不着頭腦。直到她與我分享平日拍下的散步影片,我看見小狗在小河流旁高興擺尾的樣子,才想起那些像雪花的畫面,其實小狗視線水平看到水流滑過碎石的畫面。一問之下,同學也表示小狗的確比較喜歡去有河流的地方散步。
第二天,另一位同學請我詢問小狗是否不喜歡她夜歸,以及小狗在按摩時需要按到什麼身體部位。與之前那隻小狗的經驗不同,這次我什麼影像都看不到。當我開始焦急的時候,卻感受到一陣突如其來的傷感。我想起,同學在午餐時提過,小狗的兩隻同伴在近半年先後離世,會是這個原因嗎?可是我並沒有問過這個問題,但是我卻感覺到小狗強烈的焦慮與悲傷,並想我即時向主人傳達這個信息。我本來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那一刻卻不由自主地哭了起來。
當我向那位同學表達了小狗的感受之後,我的情緒慢慢平伏下來,小狗也開始回答我的問題。小狗先是給我一個抓痕的影像,然後我的後頸傳來一陣麻麻的感覺。我轉告同學,她解釋平日夜歸回家,家裏的東西總會被弄得亂七八糟,梳化上也長期有抓痕。至於後頸的感覺,也是她平日為小狗按摩常常按到的位置。這兩個經驗,聽起來好像不可思議,卻是我的個人經歷。我的經驗尚淺,直覺也不強,傳心時所得到的信息都比較含糊,需要與主人對照才得解得通,傳心的能力,也因為疏於練習,不太容易做到。但是在兩天課程的時間,我的確有一種未曾體會過的感覺。
在我看來,動物傳心與占卜命理有點相似。兩者的能力感覺上都有點超自然,普通人又無法驗證,坊間亦有課程可供報讀,書店總不缺乏風水占星命理等書籍。筆者無意為報道中的受訪者辯護,正如一個算命師連客人的八字也看錯的話,那個算命師根本就是學藝不精。
要以科學的眼光解釋直覺或超自然的事情,並不可能得出一個客觀的結論,因為事情本身就是一件超越語言或科學可以理解的範圍。世上神棍何其多,利用人們的焦慮、傷心、不安來騙取金錢的人,當然需要被批評。只是我們又有幾寬廣的心胸,嘗試理解一些不是言語上可以容易解釋的事情?

伍詠欣‧專題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