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豬,可以去到幾盡

撰文: Janice Li

19 Jul 2017

film
奉俊昊的Netfilx電影《玉子》(Okja)入圍康城主競賽單元的原創電影,卻被質疑沒有在電影院上映的不算電影。電影的價值該如何定義?拍過《殺人回憶》、《韓流怪嚇》、《末世列車》,導演對故事的推演,大場面的處理,以及普世議題的關懷,一直保持水準,向來口碑不俗。《玉子》只在Netflix放映,或者考慮到家庭觀眾的觀影模式,少了陰鬱深沉的心理流動,故事節奏明快,人物形象誇張鮮明,色彩艷麗得似奇幻電影。基因改造豬Okja的演繹恰到好處,像真卻不過分擬人,與小女孩親密無間地成長,進而成為生死之交,為未來落入屠宰場的命運鋪墊了致命的衝擊。看畢後每想要吃一口豬肉,都會想起Okja的命運。
相較前作,明顯可見商業計算更為準確,同樣關乎道德價值的批判,人性刻劃卻相較從前的電影淺薄。當一些導演在追求電影的藝術性,要躋身影展的鎂光燈下,有些導演卻在意想說什麼,對誰說什麼。關於基因改造、肉食還是是素食,歸根究柢,還是關乎生態循環的道德考量。小女孩奮不顧身拯救Okja,卻救不了其他豬,回到平靜的日常,並沒有《韓流怪嚇》般可怕的想像,《玉子》的道德批判僅限於為了肉食供應與商業形象包裝的人性泯滅與偽善。簡潔有力的情感導向故事編排,導演明顯選擇了直接的感染力,多於宏大的藝術思想。如電影中最後成功拯救Okja的是小女孩不可動搖的情感力量,多於解放動物組織隨時行差踏錯,而盲目空洞的理想主義。

Janice Li‧文化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