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搜尋新抗生素 七不可思議地點

撰文: 張帝莊     攝影: 網絡圖片

11 May 2017

 

袁國勇醫生早前接受《明周》資深記者蕭曉華訪問,指出濫用抗生素讓許多致病細菌演化出抗藥性,是「好大件事」,香港人不要不聞不問。在外國醫療界,這更被形容為人類史上最大的醫療危機。東英格蘭大學(UEA)抗生素專家哈金斯博士(Dr. Matt Hutchings)說:「到了2050年,估計每年會有一千萬人因感染超級細菌而死亡,超過因癌症而死亡的人數。」

正如《明周》3月封面故事「濫用抗生素.隱形禍患」報道,目前大部分抗生素是在二十世紀中期發現的,但是自1987年以來,全球再沒有新類別抗生素藥物面世。抗生素多為大自然產物,但每發現一百種,大約只有一種能通過臨牀測試。面對超級細菌危機,哈金斯博士和其他科學家正從種種匪夷所思的地方找尋拯救人類的抗生素。根據UEA大學網站,科學家努力搜尋藥物的七個不可思議的地點如下:

一、阿塔加馬沙漠:主體位於智利,是地球最古老也最乾旱的沙漠,生物幾乎絕迹,有科學家甚至指這裏猶如火星的地表,偏偏這裏發現的細菌具有製成新抗生素的潛力。

二、高爾夫球場:2015年諾貝爾醫學奬得主大村智教授,曾在東京近郊靜岡縣的川奈高爾夫球場土壤,發現治癒河盲症的新細菌,被譽為「拯救了二億人生命」的化學家。

三、海綿動物:原始多細胞生物,生於水底,已有六億年歷史,有科學家以基因推算,指海綿是目前所有動物和人類的祖先。由於海綿沒有免疫系統而能生存,因此科學家相信或能在海綿身上找到抗菌微生物。目前有好些抗癌藥物都由海綿身上的物質製造。

四、海洋沉澱物:1989年科學家在美洲巴哈馬羣島海岸附近的海洋沉積物中發現有抗癌性質的新細菌。

五、唐寧街10號:土壤是傳統找到抗生素的地方,不過,近三十年幾乎毫無發現,直到2015年科學家才在一片草地上發現新的抗生素。科學家決定呼籲大家擴大搜索範圍,其中英國的唐寧街十號首相府花園也在搜尋之列。

六、切葉蟻:來自南美的切葉蟻是最早的農夫,比人類早了一千萬年懂得耕種,牠們把葉切下,拿到潮濕的蟻穴內發酵,種出菌類作為食糧。牠們還會使用自己背上的抗生素避免「農作物」生病。奇怪的是,牠們用了這種抗生素至少一千萬年,但至今沒有催生出對其產生抗藥性的細菌。

七、男人的鬍子:倫敦大學的Adam Roberts博士,發起一個名為swab and send(樣本採集與送交)的計劃,鼓勵有興趣參與者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可能有抗生素的地方,取樣並送去化驗。初步結果是,我們能在貓鼻、男人鬍子、車票和鈔票上找到特殊的微生物。

關於何謂抗藥性,可看反抗藥性網站:antibiotic-action.com/antimicrobial-resistance-causes-consequences-and-resolution/

張帝莊‧採訪主任
cheung-tai-chong-1_editor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