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在台灣

撰文: 關震海

06 Jan 2017

oldold-1

身處走在線上的年代,才發現以前的流行文化確能將世界連起來。太太是台日混血兒,在戀人未滿的階段,《老夫子》是我們的共同話題。奇怪了,一個日本成長的女子,為何認識老夫子?而且我倆同樣為終日受欺負的大番薯而感同情。她幼時在台灣長大,當時路邊雜貨攤、文具店、餐館與美髮廳總放一本《老夫子》,大人在聊天忙理髮,小朋友更歡歡喜喜的翻《老夫子》過日子。太太期後更將漫畫帶到東京,一再回味,可以說我們分享的是漫畫內六、七十年代老香港的人文景象。王家禧先生離世一天,台灣朋友感婉惜,互相分享兒時點滴,朋友告訴我不少台灣人一度以為「王澤」是來自台灣的漫畫家。有一年港鐵推出老夫子八達通限定版,我買下幾套送給太太的台灣與日本的親戚,她們樂透半天。

《老夫子》魅力,真是耐人尋味!

關震海 ‧ 專題組
sea2_editor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