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的晚年

撰文: 張帝莊

07 Jan 2017

ac_131ac_129《老夫子》是我女兒最早可以自行閱讀的書籍,給她一本,換來「咭咭咭咭」不絕的笑聲。手上有一本《老夫子45周年經典珍藏版原畫集》,裏面有不少手稿複製畫,其中有兩張淘汰畫特別動人。一張寫於六十年代,講老夫子用電油替一位婦人理了個「爆炸頭」;另一張寫於二千年,當時王澤已經七十七歲,還在寫畫,但從鉛筆打稿筆迹不斷覆寫來看,他當時寫畫已經非常吃力。王澤逝世,不勝欷歔。我仍會買《老夫子》給孩子看,因為真的好好笑。有些人為反右時不能再畫漫畫的《老夫子》原作者朋弟抱不平,不妨略盡綿力,到大陸網站購買國內西苑出版的《原版老夫子》。兩位來自天津的畫家先後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們都經歷了時代的變亂,一個遭受文革折磨,一個兩度逃離自己的家園。漫畫以外,形勢比人強,人在這個世局,顯得多麼渺小。以前常為許多人事感到憤憤不平,現在年紀漸大,看人,經常帶着一種悲憫。

張帝莊 ‧ 採訪主任
cheung-tai-chong-1_editor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