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式Hidden Agenda 封印民主之声

撰文: 关震海     摄影: 关震海

17 May 2017

img_8240

音乐人陈辉阳曾在访问说:香港八十年代音乐的辉煌是说出一部份的事实,当时亚洲在一个没有民主的封闭状况,他国出色的音乐走不出国外,成就香港流行曲辉煌的历史,这是事实的另一面。上月短游胡志明,对这番话有深刻体会,民主与音乐从来是直线的因果关系。

甫进入郊外一间餐厅,被一首忧怨民曲吸引,不明其意,只闭目欣赏。向侍应打听,原来是越南创作人郑公山(Thinh Cong Son)的作品。郑公山离世后,音乐散落在越南每一角落,影响年轻人思想。每个地方也有青春、民主与抗暴的代表,香港有黄家驹,日本有尾崎丰,越南就有郑公山。

郑公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创作多首反战歌曲,交由拍档庆璃代唱。民主之声早响遍西贡大学,反战歌曲由南传至北,郑公山与庆璃甚至到日本开演唱会。1975年越共解放胡志明,郑公山的亲人与庆璃逃往美国,剩下郑公山一人。郑公山被下放劳改,歌曲也被禁。至1999年他重新投入电影《夏天的滋味》的配乐工作,可惜郑于2001年4月1日逝世,他生前创作了600首歌曲,有作品翻译成日语英语的歌曲。

胡志明的唱片舖服务员、年轻侍应踊跃向我介绍郑公山,在他们的脸上我看到自由的喜悦。一个月后,今日的香港竟出现Hidden Agenda被打压的事件。用“Hidden Agenda”无形之手打压音乐人,灭去创作人之声,是极权国家所为。经常说“犯法就是犯法”的人,香港需要这种“Hidden Agenda”吗?

关震海‧专题组

sea2_editor

热门文章

延伸阅读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湾嘉业街18号明报工业中心A座16楼       电话:(852)3605-3705       传真:(852)2898-2590

《明周》图文均有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载互联网。如有侵权,本刊将循法律途径追究。特此声明。《明周》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