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你可以選擇?

撰文: 蔡倩怡

27 Mar 2017

3_t2-trainspotting-2

 

想看《迷幻列車 2》 (Trainspotting 2),很簡單,想看那幾位叛逆的人,二十年後,如今活成怎樣。T1的結尾停在主角出賣朋友,放棄洗心革面後,「在路上」的一幕。就這樣,滿以為他將永遠「在路上」。T2的開首,他在跑步機上倒下來──時間將他拉回故鄉,拉回他曾經想撇清關係的生活。他與一切的人與事相隔了不可跨越的二十年,回來後欲重新介入/修復朋友的生命軌道。「薯嘜」仍沉迷毒品。他是永遠的失敗者,在監獄裏學會冒簽的能力,卻被犯罪技術的演進淘汰。他深愛家庭,最後卻被日照狠狠地甩掉一小時。於是,又回到毒品去,因為那是他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他幽幽地道。

然後鏡頭轉向一圈的空椅。
電影沒有作出value judgement,只是在記述,一羣人各自交錯的生命,以及在這樣的社會,還能如何尋覓獨有的生存方式。好像最smart ass的sick boy,如今繼續運用僅存的小聰明,與蠱惑。他永遠遊走於社會的邊緣狹縫,仍希望能尋找新的機會,改變生命。Franco以為回到現實社會仍能如過去以拳頭掌握世界。但他不知道如今的世界不再明刀明槍,連hotel management都不知道的他,當然不會明白。他的masculinity也被性無能與抵抗其指令的兒子深深重擊。
T1的至理名言”choose life”,隨着世界運行而轉。現在是choose Facebook/Instagram,還調侃了世界的不公系統與制度(選擇中國跳樓女工所製的iPhone然後放進血汗工廠所製的汗衣)。在T1我們以為自己能作自主的選擇,然而二十年過去,才明白,所謂選擇,仍走不出世界龐大的運行機制。選擇,不過是一個false hope, false dream。
那主角能夠修復他人,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嗎?電影沒有清晰回應,卻像在說,歷史在不斷重複,正面迎擊,認清身位,大概才是出路。
(T1最好看的「拼貼」影像,快速節奏,在T2仍能延續。好像突然停下的定格,凝住,甚或放大一些尷尬時刻。另外大量採用CCTV的片段,仿「真」甚具玩意。還想到的,是他們的生命被框住在監控的鏡頭裏,永遠被全知者凝視。)

《迷幻列車 2》
導演:丹尼波爾

蔡倩怡 ‧ 文化組
emilie_editor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