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伊斯蘭藝術】伊拉克Wissam Shawkat與阿拉伯文字共舞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5 Jan 2017

Wissam Shawkat穿著筆挺的西裝,與觀眾解釋牆上作品。「書法一直最能代表伊斯蘭的傳統文化,它的文字本身已藏着美學。即使不明白阿拉伯文,你不覺得字體的形狀(shape)也很漂亮?」

兩年前,他正式從傳統書法轉向當代書法,飄揚的字體更像意義曖昧的抽象藝術。「對我來說,阿拉伯的文字形狀如一種舞動(movement),字與字之間流露抽象的美學,自由地流動着。」

書法是庇難所 

Wissam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南方城市,生活艱困,書法成為生活的唯一出口。「我從八歲已開始迷上書法。我仍記得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字,那是第一次接觸『書法』。」他回憶,那位在黑板上寫字的藝術老師,是他視為終生的書法老師。「書法需要耐性去學習,同時也需要老師指導。」

八十年代,伊拉克已然戰亂不定。「那時候學校經常停課,我們會逃到庇難所。我第一次的書法練習就是在庇難所的牆上,一邊聽着外面的炸彈聲音。書法成為我逃逸的方法。」

經歷了漫漫戰火的洗禮,他對書法更加篤定。即使在大學修讀工程系,畢業後仍決定當一位書法家,替人設計書法,並逐漸獲得名氣。

不過,2001年發生舉世轟動的「九一一事件」,翌年美國派兵攻打伊拉克,成為他人生的歧路。「2002年底伊拉克的情況很壞。剛好我被剛開幕的沙迦書法博物館(Sharjah Calligraphy Museum)邀請我的作品參展,於是我來到阿聯酋後便沒有再離開。」

融入設計

現定居杜拜的Wissam,將書法融入當代藝術與設計。今屆Islamic Arts Festival的標記亦是出自他的手筆。「我來到阿聯酋後在設計公司工作。我一直視設計為藝術,因此我不會只依從傳統的書法,而是嘗試創造一些新的形式,尋找書法的靈魂。很多傳統的書法家認為我的方法是錯誤的,但我不認同。我只是推進書法作為藝術的思考,再往前踏步。」

轉變是由2007年開始。他說到,一次展覽的成功,讓他了悟屬於自己創作的形態。於是從2008年起,他開創自己的公司,反覆破除書法與藝術的界限與規條。

「我認為要解放書法,讓書法變得自由。」他舉例,書法是伊斯蘭傳統藝術的最重要一部分,但同時被馬上聯想到與宗教的關聯。他認為,伊斯蘭書法不一定是宗教的載體。「宗教是更加巨大與超然的存在,而書法要尋找它的創意形式。兩者被連結在一起是錯誤。」

伊斯蘭書法深埋悠長的歷史與價值,當代書法會拔除傳統的根嗎?「我只是不想成為傳統的奴隸,不希望書法必然是傳統的表現形式。我並沒有忘記書法的根源。我也是從傳統書法習起。當代書法創作也應當認識傳統的書法,由衷相信與喜愛書法。」

Wissam說到,近五至十年裏,伊斯蘭書法不再限於中東地區,而是朝向國際發展。藝術也飄泊無根,問他思念伊拉克的家園嗎?他頓一頓,然後道:「當然想。我每看到這些書法都會想起故鄉。」回頭看那凝固在畫布上的一筆一勾,一字一淚水。

▂▂▂▂▂▂▂▂_________________

PROFILE

Wissam Shawkat,生於伊拉克,1996年畢業於Basra University的工程系,2002年遷往杜拜至今。其作品遍及當代藝術與設計,亦替大量商業機構設計標記,作品曾在多間畫廊與書法博物館展出。曾為杜拜金融中心(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e Centre, DIFC)等地方設計大型的公共藝術。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