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伊斯蘭藝術】沙地阿拉伯Heba Abed: 爭取女性的權利

撰文: 蔡倩怡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 Jan 2017

se-r-ge-s-z-gv
Heba其中一系列的作品改變經典畫作,挑戰傳統藝術的規範。

一如其他的伊斯蘭女性,Heba披着頭紗,露出靈巧雙目。

在伊斯蘭文化裏身體是禁忌。對於沙地阿拉伯的女性來說,駕車同樣被禁止。一次,Heba的司機跑掉了,她坐在無人的車上感到徬徨。「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做,只能等待別人來接我走。我感到很沮喪。為什麼我們不能駕車?」於是Heba造了一張屬於自己的車牌,沉默地回應。她在社交平台上展示作品,引來極大迴響。很多沙地阿拉伯的女性也請求為她們度身訂造「車牌」。「我只是單純地表達,我們需要擁有駕車的權利。」

社會的盲點

Heba自小在沙地阿拉伯成長,後來順利考上大學。「我本來是主修醫學的,因為父母喜歡。但唸了一個學期後便忍不住轉了到藝術系。」父母沒有反對嗎?「當然有。」她吃吃笑道:「但我已經轉了學系,他們也阻止不了。」

Heba坦言時常思考女性在社會上的權利,「但我們沒有機會表達,而藝術是最容易表達的途徑。我並非希望主動爭取,而是純粹展示在我們社會文化上存在的一些問題。」好像她的碩士論文便是以視覺上的一種幻覺症狀”scotoma”作題目,討論社會上的盲點。「我經常觀察那些隱埋在周遭環境的問題。不單是存在於我們生活裏,更是植根在我們的思想與文化當中。」

好像一些生活上的微小經驗予她靈感:「部分阿拉伯文不存在於英文的輸入法中,或是字義是不相對的。長此下去我們會否不再懂得這種語言?」她花了四年時間創作了一系列的”scotoma”作品,如置放了一塊剔透的鏡片,折射那不可察看的。


延伸閱讀:
【發現伊斯蘭藝術】亂世裏的藝術盛宴


沒有越過界線

Heba喜歡與人聊天,也總愛拿着手機與身邊的人合照,看不出已是三位孩子的母親。唸大學時她首次懷孕,唯有休學。這些年來亦因照顧小孩而多次暫停創作。問她兼任母親與藝術家,面對的最大困難,她不用細想便直道:「Nothing is hard.(沒有事情是困難的。)」

作為中東的女性藝術家,總會被問及一些敏感的問題。關於自由,關於限制,她總幽幽地答:「我們不如西方國家所想像,我們也擁有權利。每個社會都有自身的問題,我相信作出修正便能成為一個完美的社會。」不過她亦自覺藝術創作不能越過底線。好像曾在2012年的科威特關注女性權益的展覽展出的車牌作品《Scotoma, We need to drive》(2012),她便一直強調只是個笑話。「我相信每個國家的女性也經歷不同程度的困境。我只是製造一個可接受的笑話來呈現我們的狀況,沒有越過界線。」

她說到其創作不涉及政治與宗教,但這次在Islamic Arts Festival展出她的最新作品,仍對世界作出隱然的祝禱:「我們每次禱告時,伊瑪目(Imam,領袖之義)也會說”Estaww”這個字,意思是力量、正義與團結。然後我們很和諧地並肩默禱。但現實是,當禱告完畢,教徒們便會分散,因宗教或更多不同的分歧而爭執,甚至互相傷害。」

訪問完畢,外面陽光猛烈。Heba拖着長長頭紗,與被拉得扁平的身影遠去。

▂▂▂▂▂▂▂▂_________________

PROFILE

Heba Abed,生於1983年的沙地阿拉伯,在The University of King Abdulaziz(KAU)修畢藝術系的學士與碩士,現為藝術家與設計師。作品曾在不同的國際展覽與畫廊展出,例如The Gallery、第五十五屆威尼斯雙年展與佛羅倫斯雙年展等。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