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香港】獲資助到南韓音樂節演出 獨立歌手周華欣重燃音樂魂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場地鳴謝:1563 at the East

10 Nov 2017


每逢香港有音樂節,社交媒體上總湧現一堆「打卡照」。這項早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已在西方盛行的文化活動,為何到近年才在香港盛行?明周文化將一連四日報導商營、非牟利及民間音樂節的幕後故事,探討如何讓世界聽見香港樂隊的聲音。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1

個子矮小,訪問時經常嘻嘻哈哈的她,在台上卻充滿爆發力。獨立音樂人黃靖形容她唱歌激動時,會縮起一隻腳,這種可愛的適時小動作總是引人注目。

她是周華欣(Linda Chow),剛從大學畢業一年,是一名本地新晉獨立唱作人。早上的她是一名報館的通識組編輯,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拿起木結他卻發現家人已熟睡。創作空間少了,作品也比以前住在大學宿舍的時候少。「可能係根深蒂固嘅想法,覺得畢業後嘅作品會比做全職音樂人差,連結他都唔會每日彈。」

今年10月初,她代表香港到韓國參與當地最大型的音樂節 —— Zandari Festa。連她也想不到,這六日五夜的韓國之旅,竟重燃了她的音樂靈魂。

「可能每日都同bandmate(樂隊成員)一齊過,我喺韓國得到好多鼓勵,佢哋會話『其實周華欣幾特別啊,可以繼續做!』雖然好老土,但我得到好多motivation,而家每日都會做demo!」

在香港,獨立音樂人的演出機會不多。能到外地音樂節演出,周華欣絕對是幸運的一羣,但演出的形式千變萬化,又為何要選擇到音樂節演出?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2
周華欣(左)與黃靖(右)分別以學員及導師的身分,前往韓國Zandari Festa 音樂節演出。


戶外音樂節代紅館演唱會 

2016年,周華欣參加了文藝復興基金會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學習有關版權、音樂產業運作、品牌建立等行內知識。經選拔後成為最後六強,踏上《搶耳音樂節》的舞台演出。而這趟韓國音樂節之旅,就是透過由創意香港資助的新計劃《Ear Up Music Global》達成,主辦單位亦安排了黃靖與她同行,在音樂創作上成為她的導師。

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總幹事柴子文認為,音樂節對於香港及內地來說都是一件新鮮事。在他眼中,音樂節不再是香港固有的「紅館演唱會」形式,演出場地多以戶外為主。而且,音樂節以獨立音樂為主。「歌曲必定是原創的,而音樂種類也較豐富,例如搖滾、民搖、電子、龐克、爵士樂等等。」

音樂節在香港也特別受年輕一代歡迎,因為這是生活品味的象徵。「音樂節作為一種生活方式(lifestyle)是一種新的文化消費需求。這不只是聽音樂,而是戶外體驗,在上一代的華人社會中這並不常見。」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3

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總幹事柴子文認為,音樂節在香港及內地也是一件新興的文化產品。

 

解決資金問題
讓世界「聽見香港」

大型戶外音樂節,如Summerfest、胡士托音樂節等,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已經盛行於西方社會。可是,香港的歌聲一直缺席於國際音樂節之中。柴子文以往跟國外音樂節的主辦單位交流時,常常聽到這一句:「嘩,真係好少聽到香港樂隊,無論國際間大大小小的音樂節都無!」

當時的他,總是無言以對。現在,他開始帶樂手到外地演出,才明白原來要衝出香港是很困難。「如果沒有創意香港的資助,這件事是沒有可能的。」

首先,一隊新晉的香港獨立樂隊很難申請到國外的工作簽證。一隊在國際間籍籍無名的樂隊,未能為海外音樂節帶來龐大收益,對方又有什麼意欲去幫我們申請繁複的證件呢?

其次是缺乏與國際音樂節的接觸。「一個新晉音樂人點會認識這些搞手,又點知音樂節如何運作呢?至少我哋有非牟利組織背景,要敲開國際業界嘅門檻都容易啲。」

叩開了第一道門,香港樂手又怎樣把握這趟機遇呢?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4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5

除了音樂節演出,二人亦參觀了韓國的音樂展演空間 Platform 61,了解南韓的獨立音樂生態。

過來人單對單指導
真.音樂交流

與過往《搶耳音樂廠牌計劃》不同,這趟韓國之旅更注重音樂上的交流。獨立歌手周華欣表示,她從導師黃靖身上得到許多「一針見血」的建議,例如演出時她與咪高峰之間的距離,這是她從沒有發現的。

黃靖指他在綵排的時候,便發現了這個問題。「佢同個咪距離太遠,把聲好細,個mix推極都唔work。我同佢講你大部分時間都可以錫咪,距離是自己控制的,細聲都可以有dynamics。這個tips 對佢影響明顯最大。」除此之外,黃靖也提醒周華欣要注意自己在台上的姿勢。「以前她在舞台上經常表現得迷失,尷尬怕醜。其實每一個動作都要清楚大方。」

二人在韓國各有兩場演出,黃靖回想自己看周華欣的第一場演出時,已發現她的進步,讓他十分感動。當她唱到自己的作品《遠一點》時,她突然坐在台上,連原本站在台下的觀眾也跟她一起坐下來。觀眾的反應是誠實的,周華欣的魅力吸引住他們,要跟住她的節奏。

那麼,在舞台上的她又在想什麼?「可能我喺香港參與唔到呢種演出。我喺韓國唱咗一次之後,就好想我嘅生命裏有performance,希望有多啲唔同場地俾我表演,總之關於音樂嘅嘢我都想做。以前真係好少有呢種感覺,而家真係超有動力。」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7

周華欣第一次在外地音樂節演出,心情興奮的她更決定脫掉鞋子唱歌,作一個新嘗試。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6

黃靖在演出作品《Shipwreck》的時候弄斷了電結他的電線,索性拿着結他走入觀眾群清唱。這一幕,周華欣說她看得「起晒雞皮」。

 

創立本土特色音樂

走出香港之後,新晉音樂人還能做什麼?柴子文認為,香港一直以來只有流行音樂,但音樂工業已受全球化、科技及市場的影響而改變。「現在跟本不用簽唱片公司,自己都可以DIY做音樂廠牌,你首歌夠好就可以傳播到海外。」改變是危也是機,他認為香港音樂人只是未習慣,依然在迷失。

「亞洲區有好多音樂節,泰國蒙古都有。其實大家都喺度,只係未連接到香港,大家都剛起步。」在一個地產主導的城市做獨立音樂當然不容易,需要政策、業界,以至整個社會的配合。我們如何能追上國際業界?柴子文只說:「Music First。」他坦承香港音樂人未有足夠能力與外國大型樂隊競爭,但具本土特色的作品總能推出國際。「Fuji Rock 有國際巨星,但策展人都會搵唱傳統方言嘅樂隊。」

一位想帶動香港音樂工業的策展人、一位想傳授經驗的音樂前輩、一位開始想建立自己音樂路的後輩。在他們三人的眼中,總是看到希望與熱誠。雖然起步比別人慢,但能在國際中慢慢亮相,總有一天會讓世界聽見香港嗎?

godric_171110_ear-up_web-08

 

音樂節專題文章:

靠實力衝出香港 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踏上冰島音樂節

Clockenflap策展人:香港人不明白票價的意義

為何《草民音樂營》不能生存下去?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