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香港】用音樂環遊世界 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踏上冰島音樂節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2 Nov 2017

godric_171113_gdjyb_web-01

雞蛋蒸肉餅成員(左起)結他手Soni、主唱Soft、低音結他手Wing 及鼓手Heihei。


翻開娛樂版,歌手們總說自己的夢想是去紅館開演唱會。但對於本地獨立女子樂隊「雞蛋蒸肉餅」(GDJYB)來說,她們的夢想是以自己的音樂環遊世界,其中一個目標就是冰島!

雞蛋蒸肉餅是一隊於2012年成立的算術民謠(math folk)樂隊。雨傘運動期間,她們推出歌曲《榴槤乜乜乜》諷刺當時「黃藍對立」的政治環境。港式英語為主的歌詞,加上獨特的輕快編曲,讓他們逐漸成名。

但她們怎也沒想過,2017年樂隊會先後入圍台灣金曲獎《最佳樂團獎》及摘下金音獎《海外創作音樂獎》。而且竟夢想成真,獲邀在剛過去的一星期遠赴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參與《冰島電波音樂節》( Iceland Airwaves Music Festival 2017)的演出。主唱Soft 難掩興奮之情:「最初set冰島做夢想,因為難度好高,以為十年內可能都有機會,點知突然有咁嘅機遇,好難想像。」

 

真的要去冰島了

機遇緣自於今年6月,西九文化區舉辦第三屆《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邀請冰島《電波音樂節》的經理Grimur Atlason 來港交流。期間,本地音樂策展人龔志成找來幾隊本地樂隊進行了一場音樂展演。最後,Grimur 決定邀請雞蛋蒸肉餅與另一隊本地樂隊ANWIYCTI,代表本地獨立音樂界,首度前往冰島演出。

「好驚,真係好似考試。其實平時演出都冇話好緊張,但嗰次真係好大壓力,如果今次唔得真係唔知幾時再有機會。」半小時的演出,便決定樂隊能否衝出香港。鼓手Heihei 與低音結他手Wing 坦言那次演出就像一場音樂界的試鏡。

她們在《電波音樂節》的演出在11月2日的凌晨,於雷克雅未克的Hard Rock Cafe。直至夢想成真的那刻,她們依然覺得一切也很夢幻。「好勁啊,我哋第一次接到咁夜嘅show!」

godric_171113_gdjyb_web-03

godric_171113_gdjyb_web-02

每年冰島的《電波音樂節》也會將首都演變成音樂城市,在不同的場地,如咖啡室、音樂廳、酒吧也是表演舞台。

 

冰島的音樂態度

去冰島演出的夢想由成團開始已存在。或許是因為遙遠的距離感,冰島總給予香港音樂人一股神秘的感覺。Soft 說:「冰島好大,人口好少,但有好多知名音樂人,例如Sigur Rós,Björk等等。點解咁少人都可以孕育出咁多好音樂?好想去當地睇吓。」

結他手Soni 同樣被冰島的音樂感染着,她認為不同國家對主流音樂的定義也有不同,而冰島音樂人的思維較闊,能容納不同音樂類型。Heihei 也曾聽過一名前輩這樣說:「冰島有好多音樂人,但大家都認識大家,所以佢哋要做其他人冇做過嘅音樂。如果有一隊shoegaze樂隊(瞪鞋搖滾,始於八十年代末的搖滾樂類型),就要做其他嘢,唔好重複。」

不重複,走自己的路,完全是雞蛋蒸肉餅的創團目標。在香港,確實沒有人以港式英語填詞,也沒有樂隊以算術民謠來自我定位,這種創新也是她們突圍而出的方法。

godric_171113_gdjyb_web-04

鼓手Heihei 認為冰島的音樂人不會跟別人重覆,這種創作態度與雞蛋蒸肉餅很相似。

 

超愛音樂節

去冰島之前,雞蛋蒸肉餅已有多次在外地音樂節演出的經驗。去年,樂隊發表了作品《Whatever》的MV,剪輯了四人在2016年周遊列國的畫面,包括台北、韓國、澳洲、新加坡等。為何她們這麼喜歡音樂節?她們形容音樂節是一個大型派對,可在輕鬆好玩的氣氛下認識新的音樂。Heihei 說:「樂手之間嘅交流好正,我會觀察其他鼓手嘅演出,完場之後都會傾偈,感覺好親切。」

作為表演者,Soft 也很留意音樂節的觀眾。「南韓啲觀眾好得意,佢哋會跟住我做小動作、跳舞同埋拍拍子。香港人聽左幾年都未跟到,但佢哋聽一個bar 已經跟到晒啦!」除此之外,她們也發現台灣音樂節的時間表很特別,爆紅的樂隊也會放到最前。「佢會打散晒啲樂隊,樂迷就會好早去現場。下晝12點已經有樂迷跑去大台,但香港可能得十個人。」原來從音樂節也能看到城市之間的文化差異。

 

主動爭取機會吧

一隊新晉樂隊到底有什麼渠道可以衝出香港?回想起2015年第一次去台灣嘉義玩《Wake Up 音樂祭》,雞蛋蒸肉餅是自動請纓的。Heihei 說:「有好多音樂節都會提供一個舞台俾大家自由報名。你肯報,佢又揀你,你就可以玩。」

音樂節裏也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節搞手,他們也會四處尋找新的樂隊。「香港的《Clockenflap》都有好多隱藏promoter,佢哋帶咗好多機會俾我哋,例如2016年帶我哋去新加坡嘅《Laneway Festival》。」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做好自己的音樂,若然自己也未準備好,又怎能說服別人給你機會?

雞蛋蒸肉餅笑說她們有一張音樂節Dream List。除了冰島之外,還有英國的《Glastonbury Festival》、美國的《Coachella》、日本的一系列音樂節等等。音樂節變成了四人的「人生 to-do list」,但連接國際的渠道不足,又怎能達標?Heihei 很認真地說:「我哋都係唔夠主動,要send多啲email。其實佢哋好好,就算今次唔可以去演出,都會建議我哋搵其他人。」有好音樂是不足夠的,還要有白撞的勇氣。

godric_171113_gdjyb_web-01

雖然忙於參與海外的音樂節,但雞蛋蒸肉餅也正準備新的迷你專輯,預計可以在2018年推出。

 

出走吧,少年呀!

雞蛋蒸肉餅現在的演出有一半也是音樂節,成員們笑言:「可以再忙啲囉!」拿着樂器穿州過省不覺辛苦嗎?Soni 輕輕地搖頭:「唔重要啦,對住自己有熱情嘅事,你點會覺得辛苦。」

慢慢地踏上國際舞台,但在香港呢?她們依然留在牛頭角的工廈band 房,亦依然很窮。Heihei 說:「我哋唔係出名樂隊,人哋唔會俾好貴嘅錢請我哋,但至少會cover我哋支出,唔會令我哋蝕錢囉。」對於錢,老實說她們看得很開。Soft 笑着說:「我哋生活從來都唔係靠音樂,我哋係靠副業維生㗎,我哋都係Slash!」

做獨立音樂,即使在國外得了什麼成就,回到香港好像跟主流音樂圈活於平行宇宙。樂隊音樂繼續消失於主流媒體之中,繼續缺席於香港人的生命裏。或許,我開始明白為何這四名女生這麼想去見識世界。正如結他手Soni 所說:「我哋嘅音樂喺某啲人眼中可能唔係啲乜,但我唔會太介意,你share到就會share到。」

努力出走吧,去一個懂得欣賞你們音樂的地方。

音樂節專題系列文章:

獲資助到南韓演出 本地歌者重燃音樂夢  

Clockenflap策展人:香港人不明白票價的意義  

為何《草民音樂營》不能生存下去?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