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向界邊的故事】想像共同體 IMAGINATION

撰文: 匡翹     攝影: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4 Dec 2016

deee

孫遜的作品《通向大地的又一道閃電》位於展覽的入口位置,以藝術家對遼寧故鄉的想像與回憶,開展了整個展覽對邊界、身份的討論。

這是怎樣的一場展覽呢?這一刻在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正舉行一場全是「中國」藝術家作品的展出。由香港的何鴻毅基金會贊助的《故事新編》,是基金會與古根漢美術館合作的中國當代藝術計劃第二場展覽。作為三部曲的中章,《故事新編》不同於首部曲汪建偉的個人展覽《時間寺》,換成了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十位較年輕藝術家的聯展,這難免讓人聯想,這是一場「大中華」概念的藝術展覽。然而,當你走進展覽,卻會發現所謂的「中國藝術」元素幾乎缺席。是通過缺席才能找出身份?還是某種身份的邊界,其實存在於某些視線觸及不到的位置?

「藝術就是可以言不及義。」這場展覽的策展人侯瀚如用廣東話笑着說。於是,這是一場大中華的展覽,同時也不是一場大中華的展覽,然後人們就可以在這個遠離中國的核心位置,開始辯證。

deee12

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的展覽,往往是全世界當代藝術圈的關注核心。

「暴君是理想的幽默對象,因為在他身上,判決和執行是一樣的。」《故事新編》的策展人侯瀚如在場刊中引用了本雅明的這句話。為什麼他要引述這句話呢?「他問我為什麼要引本雅明的這句話呢?」侯瀚如對另一位策展人翁笑雨說。「那你回答啊!」翁笑雨笑着說。

|幽默的藝術|

ddeee4
藝術家闞萱的作品《圐圙兒》,以多個獨立屏幕展示了中國邊界古城的風景。

deee4

陽江組的創作重視民眾的介入,今次他們在古根漢的參與性裝置《無法不破》,將中國戶外園林移植到美術館廳內部,讓觀眾參與藝術家舉辦的非正式茶會。

「藝術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有幽默感。」侯瀚如說,「因為幽默感是對自由最有力量的表達,同時也是最有政治的表態。幽默不是嘲笑別人,而更多的是嘲笑自己。在一個受壓抑的狀態,我們可以用嘲笑自己的方式去散發能量。同時,你也可以讓對方,那壓迫你的對象,看不透你。這個時候,自由就有了。」

壓迫的對象是誰?策展人們沒有明言,但在這場展覽中,看不透的當然有美國的觀眾,沒有明確可見的中國元素,只有細微晦澀的隱喻,往往置於「大中華區」觀眾才明白的歷史背景中,例如說,那借用魯迅作品的名字《故事新編》。

「說故事可以是書寫歷史的一種方式。尤其在極權主義逐漸形成霸權的今天,虛構加上隱喻,反而有機會讓我們接近真實。」侯瀚如說,「而中國當代社會的一個特徵,就是無可避免地向世界開放,於是所謂的中國性,其實是不斷被重構的吧?」

其實,就如侯瀚如在場刊中寫道,大中華這概念,「包含了住在中國、香港、台灣和世界各地的所有『華人』,被用來延續一個想像共同體的神話;但最主要地,它為政治幻想提供了一個立身之地。」


延伸閱讀

《【航向界邊的故事】寓言裏的現實 FABLES》
《【航向界邊的故事】邊緣身份的焦慮 ANXIETY》


|人的條件|

這場由何鴻毅基金會贊助的展覽,其實是與古根漢美術館合作的中國藝術計劃的展覽之一。基金會委託了翁笑雨及侯瀚如二人當策展人,而他倆就以走訪藝術家的工作室開展這次活動,希望走到藝術家工作的地方,了解他們是怎樣創作的。起初他們希望盡量包含大中華區更多不同背景的藝術家,包括香港、台灣及澳門,最後他們在香港找了曾建華,台灣找了饒加恩,澳門則從缺。而中國地區則有闞萱、孫遜、周滔、孫原、彭禹及陽江組。

「這是一個委託作品展,我們在開初時給了他們一些關鍵詞,例如說領土、疆域、邊界、分歧等,他們就圍繞這些字詞開始創作,但我們不會限制他們的發揮。」翁笑雨說,「美國觀眾在這展覽中看到的,可以是一種human condition,我想在這點上,世界的觀眾都是相通的。」翁笑雨這樣說,「但中國藝術家是否一定要做出有『中國性』的東西?到底什麼是中國性?誰也說不清這個概念。龍鳳呈祥、政治符號就是中國嗎?我們是想提供一個新鮮的狀態,在大中華地區,在香港、台灣、中國,有很多藝術家正在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並不一定要是很『中國』的。」

|看似牢固的核心|

所以這是一個給「老外」窺視中國的展覽嗎?還是一個中國人的「藝術私人聚會」?策展人認為,在當代中國的特徵無可避免地要開放,同時又矛盾地面對種種壓迫時,回到藝術最根本的功用,它可以反映了界域與反界域之間的矛盾角力。

「中國的觀眾,有可能可以看得出藝術家的國籍。那不只是由於作品中的歷史元素,而是作品中的時代氣氛。我們是同代人。當然,例如饒加恩,在作品中加入了極多台灣與中國、美國、日本之間的串連,就需要觀眾對歷史有更多的了解。但這是觀眾應該做的功課!藝術不只是一些美麗的東西,而是需要帶來思考衝擊。」侯瀚如說。

「這仍是一個充滿『神話』的時代,」翁笑雨說,「全球主義的神話、民族國界的神話,甚至『中國』這神話。但藝術可以助我們反思這些神話。」用一種「讓人猜不透的方式」,套用策展人們的說話,藝術可以在核心說着核心以外的故事,以致影響核心的構成,無論那所謂的核心為何,又是否極權得看似牢不可破。

frrrrr44444

曾建華的作品《No(thing/Fact) Outside》以圖像文字方式延伸到展廳之外。

與文學對照

為了給展覽帶來更多深度,展覽同時委託了駱以軍、李娟、韓松、穆柏安、劉宇昆、王梆及韓麗珠等華文小說家,創作全新的短篇小說作品並翻譯為英語,雙語刊於場刊,可以與現場作品產生互文對讀。「我們相信文學可以讓藝術作品互相指涉,挑戰更多所謂的神話。他們也與藝術家一樣,得到了一些關鍵詞就開始創作,而在這些小說中,你可以找到與藝術作品的內在關連性。」翁笑雨說。

deeeeeeggggg

侯瀚如(左)是中國當代藝術的著名策展人,今次他與翁笑雨(右)在兩岸三地尋找相對年輕的藝術家參與這次聯展。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故事新編 Tales of Our Time

日期:即日至2017310日(逢周四休館)
地點:紐約古根漢美術館45樓(1071 5th Ave, New York, NY 10128
票價:US$25(成人)、US$18(學生)、免費(小童)
查詢:www.guggenheim.org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