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light】《尋求無情小姐》-選美模式見階級流動

撰文: Janice     攝影: 圖片由Para Site提供

03 Jul 2017

4-ka-man-tse-untitled
謝嘉敏作品《無題》,其影像作品探索LGBTQ羣體及亞太島民社羣之間的交錯與交涉。
a-s-f-d-f-s-da-f-d-sa-f-d
(左)Ngoc Nau錄像作品《她為慾望舞動》以來自北越太原市的女神宗教舞步儀式,帶來另一種女性文化形象的對照。
(右)Jes Fan,以barbell(槓鈴)質疑健美文化為身體帶來的扭曲定義。

香港小姐,由美貌與智慧的競技,到一場關於文化身份的角逐,在選美形式的包裝下,隱藏了各種符號與意識形態的定型, 而在流動的歷史下,選美的取向與定位,亦反映了文化族羣的價值取向。《尋求無情小姐》以「無情」出發,揭示選美文化背後透過流行文化呈現的單薄形象,同時開拓另一種文化形象的可能。

階級流動停滯

「採用『無情』這個字眼,是因為我們感到,當下香港正處於十分艱難的境況。而正正與一般人對選美皇后的想像相反。在我們的印象中,她們總是溫柔、文靜而恭順的。」策展人陳思穎指出,香港小姐於1973年開始時,是一個階級流動的場所,給予來自較低工作階 層背景的婦女機會,成為電影明星或會成為特權階級。

然而過去幾年,他們觀察到香港小姐參賽者的背景有所轉變。這些年的港姐背景,均受過良好教育,來自中上階層家庭。這種現像,某程度上,也是香港社會的體現。「例如要進入好的學校,你不僅要聰明,考試取得好成績,而且更要有好的人脈連繫。 不似 七八十年代,僅根據你的個人能力,就可達到階級流動。」

文化身份再想像

「勝出選美比賽,不只是關於美貌,而是成為被你所屬的社羣視為的代表,甚或是社羣對未來想像的代表。」陳思穎續說。香港小姐以外,來自世界各地的華裔小姐,更是一種連結海外華人社群,關於文化的保存。早於香港小姐競選,五十年代開始,已有”Miss Chinatown”的出現,有社區籌款團體組織。「她們都無法說好廣東話,而這些競選不只以美貌取勝,更要看你有多能代表中國,而這正取決於她們的廣東話有多純熟。」這同時牽起文化身份的疑問。這些身處海外的華人,往往正面對這樣一種處境,身處異地從而勾起對種族的迷思。

謝嘉敏的攝影作品《Narrow Distances》在香港取景,卻以LGBTQ與一羣她認定為家人的人物,打破身份與社區的定形與想像。 她一連串的質問包括:「在一個支離破碎的城市中,誰操控對事物主宰的話語權?誰有權愛香港?誰有權成為香港的一分子?」

過渡中的城市

展出開幕正值回歸二十年, 除了人物作為象徵,藝術家李穎姍則在維多利亞港的地景與聲音景觀中演出。她觀 察到在黃埔海濱平台上,有 一些孔洞,會產生與潮汐一致的和諧音調。她將於現場 表演中,以當下聲音混合人聲叙述香港環境的微妙變化,還有演繹香港的經驗原型:過渡。在單一與平面的文化想像以外,透過聲音與環境開展城市文化的想像。

dasfdsafddf

(左)策展人之一許大小對經濟社會化感興趣,同時從事藝術書寫,正研究中國當代小說中的市場狀況。
(右)另一策展人陳思穎為藝 術研究員和社區記者, 透過社區媒體從而團 結網絡。

《尋求無情小姐》

日期:即日至9月10日
地點:Para Site
票價:免費
查詢:2517 4620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